米读小说 > 伐清1719 > 第五百七十章 靠不住的准格尔

第五百七十章 靠不住的准格尔

  或许有人会认为,如果局势出现变化,那么宁渝根本就没有机会用到这些事前隐藏起来的沙坑与铁丝网,也根本不可能利用它们来重创噶尔丹策零这样的枭雄,而这种可能性才是极大的,毕竟战场瞬息万变,任何情况都有可能会发生。

  可是对于宁渝而言,这并不重要,因为即便是没有能够利用这些事先准备的东西,他也可以打败准格尔军,只是无法彻底留下噶尔丹策零罢了,最差的结局也只是让噶尔丹策零逃走,然后跟复汉军在大漠上再纠缠许久罢了。

  当然,如果是那种情况的话,宁渝也根本不会让禁卫师贸然进攻,他自己也不会有任何危险,到时候结果只会变成复汉军重创准格尔军罢了。

  对于宁渝而言,他只不过是利用在目前仅有的环境下,能够创造出来的有利因素罢了,而为此所获的收获也是极为巨大的——已经确定下来,噶尔丹策零在逃亡过程中已经战死,而他的尸体也会很快就会被运回来,接受宁渝的核实。

  当然,目前虽然已经斩获噶尔丹策零,可是残余的那些准格尔汗国大台吉们,开始带着仅剩下的残军逃窜战场,因此战事还没有彻底结束。

  宁渝脸上也带着些许振奋之色,高声向着将士们呼喊道:“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此战一定要彻底剿灭准格尔残军!”

  “大楚陛下所向,胡虏灰飞烟灭!”

  成队成对的复汉军士兵们高声颂扬着皇帝,他们坚信在皇帝的率领下,大楚将会一举荡平天下,彻底统一草原,完成上千年来都未曾完成的丰功伟绩。

  浩浩荡荡的复汉军开始进行了全方面的合围,特别是复汉军剩下的数千名骑兵也开始席卷残云一般,绞杀着准格尔仅剩下的残余力量,而那些准格尔残军或死或降或逃,根本无人站出来阻止溃散的发生,大局再也不会发生任何变化了........

  在经过了整整一天一夜的追逐逃亡后,复汉军同准格尔军在孟克脱罗海所进行的这一场关键决战,终于到了收尾阶段,而这一战所造成的影响却彻底改变了整个漠北草原的格局,因为这一场决战比所有人想象中来得更早,也比所有人想象得更加顺利。

  仅仅只是出兵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复汉军就在误打误碰的情况下,遭遇了准格尔军,并在极为高效的追逐下取得了决战的胜利。

  而在这一战当中,准格尔汗国的损失几乎是难以想象的,首先新上任不到一年的大汗噶尔丹策零在战场上战死,而且准格尔的六万主力大军损失接近五万人,其中超过一万五千人战死,被俘者多达三万余人,仅剩下大台吉格策以及其他几位台吉率领残军一路往东逃窜,一路丢盔弃甲,无比狼狈。

  除了消灭了准格尔军的主力之外,宁渝还收获到了一个好消息,在此战中复汉军光是缴获的战马就超过了八万匹,而牛羊更是多达上百万头,堪称是一笔极为巨大的财富,有了这批牧畜缴获,复汉军在这一战当中的所有损失都可以弥补回来了。

  “恭贺陛下,获此大胜,只可惜此战中还有两个关键人物没有抓到,要不然咱们的收获可就更大了!”

  董策披着铠甲,浑身带着鲜血站在宁渝的面前,他的脸庞虽然因此此战而变得有些瘦削,可是整个人的气质却是更显硬朗了。

  宁渝却是不以为意,轻声道:“大策凌和小策凌迟早也只会成为我复汉军的手下败将,再说眼下的准格尔汗国,光是内部的混乱就够他们吃一壶了。”

  “只是,终究没能跟他们正面对决,不免有些遗憾罢了。”

  说起来,董策已经不再是当年的董策,他从当年的小小雏鹰一直到如今的边路元帅,所经历过的战事也不少,所经历过了对手也很多,可是内心对于胜利的期待,却没有丝毫褪色,而这也是宁渝一向十分看重他的原因。

  宁渝笑了笑,“将来交手的机会还是有的,不过眼下还是要先收拾这里的残局,到时候咱们还要继续唱一出大戏了........”

  ........

  九月下旬,当复汉军同准格尔军在孟克脱罗海的战事初步落下帷幕之际,一路穿过黑龙江赶往郓春的大策零敦多布,却还在跟俄人反复纠缠。

  对于这一次的出使,大策零敦多布的成果十分有限,原因就在于准格尔汗国到现在为止,依然是俄罗斯人西进的重大敌手,就在十年前爆发那一场亚梅什湖之战中,大策零敦多布就亲自率领一万多名准格尔骑兵,歼灭了远征的俄罗斯军三千余人。

  在这十年当中,准格尔汗国跟俄罗斯帝国的冲突也绝不只是这一起,双方早就打成了深仇大恨,而作为主导亚梅什湖之战的大策零敦多布,自然也受到了俄人的强烈仇恨。

  就在大策零敦多布进入郓春的时候,都险些被一些冲动的俄人军官所杀掉,对于他们来说,当年死在亚梅什湖之战中的不少俄人,都是他们的亲朋好友,如今见到了仇人,自然也想以血报之。

  这就是噶尔丹策零要将大策零敦多布派到远东来的重要缘故,他需要利用大策零敦多布来向俄人表达自己的诚意——我把你们深仇大恨的对手派了过来,就能说明我的诚意了。

  然而问题是,噶尔丹策零把这一切都想得有些简单,他也忽视了准格尔与俄人之间的恩仇,到底有多么深远,也到底有多么复杂。

  可是俄人还是记得的,就在一百多年前,还是明朝万历年间的时候,俄人派到远东的先遣队哥萨克人,就开始在准噶尔汗国的传统游牧地上先后建立托木斯克,库茨涅茨克、叶尼塞斯克,克拉斯诺雅尔斯克等军事堡垒,并以此威逼准格尔汗国归顺俄罗斯帝国。

  而后当时的准噶尔厄鲁特蒙古部(还没有成为准格尔汗国),就开始了反对俄人的战争,而当时像厄鲁特蒙古准格尔部的领袖巴图尔珲台吉以及他的儿子僧格,就已经开始进行同俄人的战争,而僧格的死也是因为不满俄国强行对准噶尔部征税,才出兵攻打俄军哨所,导致被族人杀害,给了噶尔丹上位的机会。

  因此,亚梅什湖之战完全就是僧格的儿子策妄阿拉布坦,不仅仅是为父亲报仇的一战,也是反对俄人入侵准格尔部的一次驱离之战,而遭受了巨大损失的俄人,自然对准格尔汗国抱有深深的敌意。

  然而,局势变化多端,当大清还在同准格尔汗国纠缠的关键时候,复汉军几乎以一种极快的速度,摧垮了偌大的大清帝国,以致于准格尔汗国和俄罗斯人都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甚至到了今天,他们都不得不开始尝试着站在一起,来抵挡宁楚的进攻。

  在这种氛围下,大策零敦多布的到来并没有受到俄人的欢迎,直到他向远东总督萨拉务拉伯爵的亲信赠送了大量的财物,才得到了一个引荐的机会。

  在郓春城中的远东总督府内,大策零敦多布站在了萨拉务拉伯爵面前,绞尽脑汁冀图于说服对方能够出兵,以便于策应正在漠北作战的准格尔大军。

  “尊敬的总督阁下,大策零敦多布代大汗向你致以诚挚的问候!”

  望着对面一脸风尘仆仆的大策零敦多布,萨拉务拉伯爵轻轻一笑,端起了桌子上的红茶,漫不经心道:“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当年亚梅什湖之战的缔造者——今天你敢来这里,难道就不怕再也走不出去吗?”

  “如果俄罗斯帝国需要我的人头,我绝不会有半句怨言,甘愿束手就死。可是这一次我前来,是为了拯救在东方的俄罗斯帝国。”

  大策零敦多布很显然做好了充分准备,他并没有被萨拉务拉伯爵的言辞吓到,反倒是颇为自信地侃侃而谈。

  萨拉务拉伯爵顿时一脸讥讽道:“难道现在要考虑被拯救的人不是你吗?亦或者是你们的鞑靼人的部落,至于在东方的俄罗斯帝国,为什么需要你们鞑靼人的拯救?难道你以为在南岸的那些汉人士兵,能够打到郓春来?”

  所谓的南岸,便是指那条由南向北流经图们、珲春等地的江水,其中北岸便是由俄人掌控的郓春城,南岸是指位于图们江南边的庆源城,而就在此时的庆源城中,正驻扎了复汉军的一个团。

  “萨拉务拉总督,眼下的局势我想您应该很明白,宁楚对于北方的野心绝不仅仅止步于漠北和准格尔,等到他们彻底拿下了漠北之后,到时候远东就成为了一片孤悬之地,到时候总督大人莫不是还以为自己能独善其身?”

  大策零敦多布是一个文武双全的人物,因此即便是作为使者也十分出色,他很快就点出了俄人的意图,“我想,即便俄罗斯帝国希望准格尔汗国能够跟宁楚互相制衡,可是也绝不会坐视准格尔汗国的覆灭,你们之前在清廷身上犯的错,想来也不会再重演。”

  萨拉务拉伯爵手里端着一倍滚烫的红茶,一边倾听着翻译将大策零敦多布的话表述出来,一边用手里的勺子正在不断搅着手中的红茶。

  很显然,他虽然没有开口说话,可是心里却已经真正开始慌了。

  原因很简单,大策零敦多布所说的每一句话,其实都点到了他的弱点上去,萨拉务拉伯爵根本无力去反驳什么,因为那只会成为无意义的狡辩罢了。

  就好比俄罗斯帝国同大清达成的外交胜利,如今转过头来看其实是一个错误,因为他们实在过高预计了大清的实力,也小看了宁楚的强大,以致于在宁楚接管东北之后,对俄罗斯人在远东的布置造成了莫大的威胁,且一天比一天的威胁更大。

  尽管这次外交胜利是当时萨拉务拉伯爵自己亲自推动的,可是他如今却真正有些后悔了,因此现在面临准格尔汗国的危机时,他确实已经开始思考如何挽救了。

  “将军阁下,准格尔大汗派你前来的想法,我已经知道了,原则上我是希望能够跟大汗携手共击复汉军,只是这其中的具体方略,还需要仔细思考一下。”

  萨拉务拉伯爵停止了转动手中的勺子,一脸微笑地望着大策零敦多布,“还希望将军阁下能够暂时先在这里停留一段时间,等到我们的决定出来后,便会通知将军阁下。”

  “好吧,只是还希望萨拉务拉总督能够早日拟定方略,战况实在是不等人啊!”

  大策零敦多布有些无奈,他知道想要俄人出兵并不是简单的事情,目前能够说动萨拉务拉伯爵已经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眼下要催促他们赶快出兵也不现实。

  好在根据大策零敦多布的了解,大汗所率领的准格尔大军好歹也有六万之众,即便是在围攻复汉军时偶有小挫折,当下也不至于过于被动,这个时候应该已经撤兵到了尼布楚才对——由于距离的影响缘故,到现在为止,他还没有接到准格尔局的战果。

  然而,就在萨拉务拉伯爵正在跟城中的几名俄人军官商量出兵的当口,复汉军同准格尔军在孟克脱罗海的战事的结果,却是已经跟着溃军传到了俄人探子耳中,他们带着情报和一些溃兵回到了郓春,并且向俄罗斯总督府汇报了这个消息。

  “你说什么?噶尔丹策零战死?六万大军已经全军覆没?”

  就在俄人要出兵的关口时,这条消息几乎如同晴空霹雳一般,砸到了萨拉务拉伯爵的头上,他顿时一下子坐在了椅子上,整个人的脑袋都在不住地晕眩。

  收到消息的俄罗斯情报军官谢尔盖只得叹口气道:“总督阁下,最初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也不相信,可是眼下事实的确如此,噶尔丹策零中了复汉军的圈套,他们在一个错误的地方,同错误的敌人打了一场错误的战争。”

  “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噶尔丹策零是个真正的蠢货!”

  萨拉务拉伯爵脸上泛起一丝苦笑,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噶尔丹策零似乎都不应该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被消灭,可是眼下的结果却告诉他,准格尔真的已经靠不住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dxs123.com。米读小说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mdxs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