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9章 程泱与凌不疑?_影视之旅从知否开始
米读小说 > 影视之旅从知否开始 > 第309章 程泱与凌不疑?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09章 程泱与凌不疑?

  文淼出面帮王家父子求情的事情,

  传到长秋宫的时候,倒是一片欣喜,宣后和程少商都很高兴,宣后心里也终于放下了一块重石头,虽然她心里明白自己的孩儿不是那块料,但是既然文淼出面作保,加上皇帝赐下虎符,到是令她也安心不少,

  还有太子和太子妃,太子妃更是对着程少商小心逢迎,要不是当着宣后和太子的面儿,没准会更加露骨,在她想来,既然长公主都出面了,自家太子的位置应当是稳如泰山了。

  王淳也亲自来府里道谢,不过文淼自然没有见他,

  只有景昊郢出面接待了一番,其实景昊郢对王淳的映像一直还凑合,打仗虽然不行,审时度势却还可以,据说当年老乾安王离世麾下的势力分崩离析,文帝能获得不少资产,其实王淳是出了大力的,只是这个事情一般人并不知晓,

  王淳也没有把事情说出去,毕竟他也是老乾安王的女婿,帮助文帝多少有点不道德,他之所以能高坐车骑将军,除了因为是宣后太子的关系,也是因为有当年的功绩,

  也因为这个他对于文修君也是多番忍让,其实到也并非怕文修君,那个文修君除了宣后还顾念亲情维护她之外,其实已然没有多少势力可以依靠。

  王隆调兵的事情只怕还有后续,景昊郢就简单提醒了一下王淳,至于他是否能够领悟并且解决,那景昊郢就不管了。

  刚送走王淳没多久,凌不疑又来拜访,

  凌不疑来了,文淼自然不似对待王淳一般视而不见,很是热情的拉着凌不疑谆谆教诲,难免又提及凌不疑的婚事,

  凌不疑在霍翀祭奠的时候答应文帝要好好考虑的,只是行动起来确实没有成果,心里只有报仇,哪有其他,听到文淼问起来,只能是说暂时没有,

  一听这个文淼难免又是唉声叹气,

  景昊郢见这个画面太多了,自然是面露不耐,这古代找个媳妇哪有这么多屁事儿,还非得讲究什么情情爱爱的?真是矫情!

  文淼正好看到景昊郢的表情,顿时像是找到了出气筒,伸手拍了景昊郢一下,怒道:

  “你这臭小子,莫不是你有什么意见?

  你是有少商了,子晟还单着呢,你就不能……”说到程少商,猛然眼前一亮说道:

  “我恍惚记得少商家里还有一个堂姊吧,

  记得当初程家宴席的时候,我曾经见过,很是端庄文静,

  她是不是还未婚配呢?”想着要是子晟也娶了程家之女,也算是亲上加亲,不由的觉得这个主意不错,

  景昊郢一听吓一跳,您可拉倒吧,就是程家乐意我还不乐意,到不是景昊郢对程泱有什么想法,关键是不想让程泱掉进虎口,好歹程泱算是自己的大姨子,

  就程泱这样的,行事柔弱的人,真是在凌不疑身边站不住,估摸着都活不过三集,就被什么三公主,汝阳王妃之类的给弄的不成人样儿了,

  再说了人家程泱喜欢的是那种饱读诗书,温文尔雅的儒士,也不是凌不疑这样的武将,所以说道:

  “阿母,你可别乱点鸳鸯谱,泱泱阿姊跟子晟根本就不合适!”

  文淼却不以为然,

  “怎么不合适,咱家子晟少年英雄,有口皆碑,难道程家能不乐意?”接着一脸怀疑的看向景昊郢,

  “你不会是有什么想法吧,这才不愿意此事吧?”

  景昊郢真是有点哭笑不得,

  “阿母,您想到哪里去了,我是那种人嘛,只是觉得两人不合适罢了!”

  文淼闻言一脸不信,心道,我还不了解你嘛,不过当着凌不疑的面儿,没有过多说,反而看向凌不疑,刚才他一直没说话,不由问道:

  “子晟,你觉得如何,程家那位小女娘姑母我是见过的,是个温良娴静之人,如果你娶了他定然会夫妻和睦,万事顺遂的!”

  好在凌不疑确实是不喜欢这样的,估摸这也知道自己行事以后可能会有风险,摇头拒绝道:

  “姑母不用费心,程泱姑娘我曾经见过,确实温柔娴静,不过她不是子晟想要成亲之人!”

  景昊郢闻言还稍稍松一口气,看到文淼瞪了过来,连忙做出一脸为凌不疑担心的表情,文淼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也懒得多说,然后在看向凌不疑,看他真的不愿意,也没奈何,只好说道:

  “好吧,既然你不愿意,姑母也不好多说,不过你如今年纪大了,实在是不能再拖了,要把这事儿当作第一要务才是,莫要不放在心上!”看凌不疑点头,这才稍微安心,然后想到凌不疑马上要出征了,接着问道:

  “对了,你过两日就要出征,可是都准备好了?”

  凌不疑点点头,

  “是的,兵马粮草正在点备中,只待吉时就可以出发!”接着顿了顿,先是欲言又止,然后问道:

  “姑母,这次王家……”

  文淼一听这才知道凌不疑来着的目的,原来也是这事儿,她到也不瞒着凌不疑,还是对景昊郢那套说辞,什么太子到底是个仁善的好孩子,自己作为姑母不忍心云云,末了看向凌不疑疑惑的问道:

  “怎么,子晟,莫非你对这事儿有什么不同的意见?”

  凌不疑自然不会说那些王家父子不成器只会拖累太子的话,王淳毕竟是车骑将军,位高权重没有接替之人的时候,是不能贸然舍弃的,所以说道:

  “不是,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姑母您觉得支持太子了,所以过来看看!”

  文淼摇摇头说道:

  “两位皇嫂都带予不薄,我怎么可厚此薄彼,

  这次只是念那孩子顾念亲情,着实不易,这才出手的!以后……看他自己的造化吧!”

  凌不疑听的点点头算是安心不少,要是文淼真支持太子,他到不好行事了,其实他倒也不是最开始就支持三皇子的,只是太子有时候太任人唯亲,又优柔寡断,刚才下朝的时候竟然还要把虎符交给他保管,实在是难堪大任,

  倒是景昊郢生出了旁的心思,太子纵容千百不好,但是有一点,就是对他们这样的亲戚实在是没的说,

  所以他现在倒是比过去倾向太子了,只不过这事儿还早,还得看看再说。

  不过这想法第二天,景昊郢又开始自我怀疑起来,

  太子竟然一大早就派人来请自己,

  景昊郢到了东宫一看,太子本人眼眶发货,精神疲惫,一看就是一夜未睡,不由的问道:

  “表兄,你这是……?”

  太子叹了口气说道:

  “子修,实在是不瞒你说,我昨日整夜未曾入眠,

  总感觉又人会盗取虎符,昨日我想让子晟保管,他不同意,

  而且孙胜他又刚刚被去职,新的护卫首领还没到任,再加上这些年东宫护卫有点不成样子,我怕……”

  景昊郢心道,你这时候知道东宫护卫不成样子了,早干嘛去了,不过即使如此也不用大惊小怪吧,东宫可是在皇城之内的,不由安慰道:

  “安心,你这东宫在皇城之内,不可能有人敢进来偷盗的,要不然这皇城大内不成筛子了!”

  太子听了还是不太安心,然后试探的说道:

  “子修啊,要不你帮我保管一二?”

  景昊郢真是难以置信太子竟然能说出这话,虎符是什么东西,这也能交给别人?心里不由的想到:

  “我要是真收了,就是便宜舅舅心再大,估计我也小命不保了,我可是诸侯王世子啊,天下刚刚太平还不够稳固,我要是有二心的话,搞不好立马改朝换代都有可能!”

  说实话,这时候他多少有点理解凌不疑了,只是小时候太子虽然优柔寡断,但是没到这个程度啊,莫非真是太子的位置压着他喘不过气来,才导致他现在这样?

  如此看来太子最大的问题到不是他的优柔寡断,用现代话来说,他这个心理承受能力太差了,比正常人都差的太多了,

  要是太子真的登基称帝的话,就他这心里素质,整不好就是个英年早逝的命运,

  到底那个位置对他真的是好是坏,景昊郢都开始怀疑起来,不过眼下之事也得解决,稍微一寻思,就说道:

  “这样,表兄你如今执掌虎符,虽然大规模贸然动用很不稳妥,

  但是小用一下问题不大,何勇将军执掌南军,统领羽林虎贲两卫,宿卫宫廷,正好东宫也在其管辖范围内,

  咱们让他派几对精锐护卫东宫也就是了,何勇将军治军严谨,可保万无一失!”

  太子一听高兴的连连点头,然后又稍微犹豫的说道:

  “只是不知道何将军是否愿意,子修你也知道,我和何将军素无往来,只怕……”

  景昊郢都想扒开太子的脑袋看一看,是不是里面都是一团糊涂泥浆,不说你有虎符在手,就算是没有,何勇是南军首领,护卫东宫也是在他的职责范围之内,

  你作为储君让他帮忙换防,派遣一下更精锐的士兵也是正常的,何勇又不傻这是顺水推舟的事情,怎么会不答应呢?

  怪不得程少商说这几日舅母这几日身子还是不好,没法回家,可能就是她作为母亲太了解自己的孩子,这才忧心忡忡,

  景昊郢也没有办法,只能说道:

  “放心,何将军定然回答应的,

  实在不行,我亲自去说,何将军于我素来交好,相信他会给我这个面子!”

  太子一听大喜过望,拉起景昊郢的手就开始摇晃起来,

  “太好了,这下,孤能睡个好觉了!

  哎,对了,子修,你说这东宫侍卫首领一职,你说交给谁来担任是好呢?

  吾身边可信之人不多,你帮忙参谋一二可好?”

  景昊郢实在不想多说什么了,只好说道:

  “回头你问问凌不疑吧,我这边也没什么好的人选!”

  其实他身边自然是有人选的,只是要是他来安排真是不方便,凌不疑好歹是皇帝安排到太子身边的,安排一下无所谓,他不行,现在也不怎么愿意了。

  太子一听只好无奈的同意,还想着让景昊郢一步到位呢。

  ……

  从东宫出来,景昊郢去了何勇值班的地方看看,按说这个时辰,何勇应当还在,

  到了地方,果然见到了何勇,

  何勇一看很热情的接待景昊郢,要不是职责所在,没准拉着景昊郢就要喝酒去,

  景昊郢也喜欢和何勇打交道,虽然何勇的年纪比他大好多,算是父辈的人物,但是何勇的性格憨直,勇毅,心眼不多,是条真汉子,和这样的人打交道心里舒坦,

  二人简单的聊了一会儿,想到好些日子没见楼垚两口子了,景昊郢不由问道:

  “这几日怎么不见楼垚和昭君妹妹,上次我出面置办的宴席,二人也没来!”

  何勇一听捋着胡须哈哈大笑,

  “不瞒子修啊,

  我家昭君她有身孕了,自然不方便出来交际喽,至于阿垚,

  那小子整日围着昭君转,给她买什么各种小吃,美食,

  你说说,天天围着女娘转,真是没出息的很!”

  虽然是这么说,但是显然心情很好,女儿怀孕,女婿重视,他这个岳父自然欣慰,高兴。

  景昊郢心道,这楼垚旁的不行,这事儿倒是速度不慢啊,也跟着笑道:

  “何将军,恭喜,恭喜,

  我就说了嘛,阿垚心地仁厚,昭君妹妹的好日子果然来了!”

  何勇一听脸上的喜色还是忍不住的溢出来,故作谦虚的说道:

  “不行,不行,这孩子天天围着女娘转,没什么大出息!”

  “行了,行了,您可别装了,你看看您笑的脸上褶子都出来啦,

  回头我让少商带点上好的补品去看看昭君妹妹去!”

  何勇也索性不再装模作样,不客气的说道:

  “那成,你家好东西多,多给我家昭君带一点儿啊!”

  景昊郢心道这个何勇也是一个女儿奴,怪不得当初把何昭君惯成那德行,好在现在都好了不少,

  “成成,回头我从库房多找点儿!

  对了,何将军,此次我来,是有事相求啊……”

  接着把东宫换防,调换点儿精锐的事情说了一下,虎符之事,景昊郢提也没提,因为这其实都用不上虎符,这事算是何勇的职责范围,除非何勇本身不愿意,那才会用虎符,不过基本上不太可能,毕竟太子刚受重用,顺水推舟的事情没人不乐意。

  果然何勇一听爽快的笑道:

  “嗨,我当什么事儿呢,

  这事儿简单啊,回头我亲自调遣一匹精锐的虎贲卫前去就行了,

  不瞒你说,我老何早就看东宫那些护卫不顺眼了,那都是训练的什么玩意儿,

  这次正好趁这个机会好好操练那些家伙一番!”接着何勇看了看周围没人,低声说道:

  “世子,你这么帮太子,莫非……”

  景昊郢赶忙摇头,之前确实有这心思,但是现在又打消了不少年头,没有别的,太累,一点儿小事儿都得来回奔波,他有点受不了,

  “没有,没有,这次纯粹帮忙,绝无其他!”

  何勇仔细看了看景昊郢的脸色,见他不像说假话,也是点了点头,心里有数,也不在说这个,开始转移话题,又聊起了其他,两人还约好了晚上一起去吃酒,

  ……

  从何勇那里出来,景昊郢又去长秋宫那里看了看程少商,顺便在长秋宫用了午膳。

  因为事情解决,加上有程少商照顾,宣后看着到比之前强一些,

  走的时候,程少商是依依不舍,整个人都靠在景昊郢的怀里,泪眼婆娑,

  景昊郢其实也不舍得,不过毕竟他是外男,不好在滞留在宫里,轻轻揉捏了一下她的小脸儿,擦了擦眼泪,笑道:

  “看你,多大了,还哭鼻子,放心,我看舅母身子好了不少,

  要不今日你和我一起回家?”

  程少商在景昊郢怀里摇头道:

  “不成,娘娘虽然看着康健了许多,但是我知道,她还是郁结于心,再加上这几日长秋宫事务繁忙,我在陪娘娘几日吧,要不然我不放心!”

  程少商这是尽孝,景昊郢到也不好多说,轻轻的吻了一下她的额头,说道:

  “好吧,那你就再待几日吧,等舅母心情稍微好点儿了,你就抓紧回来!”然后轻声说道:“我可一直想你呢,不想独守空房!”

  程少商一听很是害羞,偷偷的环顾四周,见没人注意,也轻声说道:

  “我也想你呢!”然后也亲了景昊郢一口,急匆匆的跑了回去。

  景昊郢伸手摸了摸残留的余温,心里也很是热络,心道还是我家嫋嫋好啊!

  也不在想其他乱七八糟的事情。

  请知悉本网:https://www.mdxs123.com。米读小说手机版:https://m.mdxs123.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