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第 17 章_失忆后我把渣攻当替身
米读小说 > 失忆后我把渣攻当替身 > 第17章 第 17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7章 第 17 章

  [笔迷楼]

  谢寒逸出差的第一天,宋钦扬觉得耳边无比安宁,身心轻松,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早餐时没找到他的大袋即食麦片。

  本来想着去公司食堂随便吃点,到了公司,赵秘书却立马送来了虾饺,流沙包,云吞面等等……各色各样的早餐摆了一大堆。

  宋钦扬有些意外:“谢谢,辛苦你了。”

  “不辛苦不辛苦,”赵秘书赶紧表明立场,“都是谢先生交代我的。”

  宋钦扬神情犹疑了下:“……谢寒逸?他什么意思。”

  “关心您啊。”赵秘书微笑道。

  看着宋钦扬脸色绝对算不上感动的诡异神色,赵秘书觉得大明星看见了,肯定要气得吐血。

  他心里那种莫名的畅快又不合时宜地蹦了出来,感叹了一下风水轮流转啊。

  接着赵秘书再次反省自己,不该偷偷点评老板私生活,顺便劝道:“宋总,您平时确实应该注意下饮食习惯,胃不好的话,早上不适合吃生冷的。”

  他印象里自家老板虽然是豪门出身,但特别能忍特别能凑合。现在倒还好,公司刚成立的时候,宋钦扬忙得脚不沾地,经常啃面包,有次胃病发作住院他才知道。

  “好,你说得对。”宋钦扬吃着虾饺,冲他笑了笑,“我们再对一下今天的日程。”

  哎,赵秘书在心里叹气,看宋总是多容易满足一个人,下属关心一句都会报以感谢的微笑。

  “上午9点半,和影视部开会。”赵秘书汇报了一串,最后说,“……下午3点,《时代财经》节目录制。”

  “这么快就要录节目了,说实话我还有点紧张。”宋钦扬坦诚地说。

  《时代财经》是每周五黄金时段的一档访谈节目,邀请的都是国内优秀的企业家,虽然名字严肃,但其实除了聊投资,聊时事,也聊生活和个人经历,收视率一直不低。由于每期都是请三位嘉宾在圆桌落座,还被网友们戏称为“总裁茶话会”。

  宋钦扬其实不喜欢把生活显露在公众视野,也不擅长面对镜头,之前一些杂志采访他都婉拒了,网上甚至没有一张他的照片。

  但之前综艺原片泄露事件后,网上对方糖视频有了不少不实舆论,甚至有明星粉丝在转发抵制,他想着堵不如疏,干脆亲自在节目里澄清。

  此外他还有个可能有些幼稚的想法,和家里出柜搬走时,他和家人闹得很僵,尤其是一向对他寄予厚望的爷爷,直接说对他失望透顶。他想知道凭借努力,让他们看到自己的成就后,会不会让他们哪怕抛下一点成见。

  “您根本不用紧张,宋总,我只担心您录完迷妹会爆炸增长。”赵秘书调侃,“而且这次很巧,另外两个嘉宾好像都和您年纪差不多。”

  “那还好,不至于让我跟叔叔辈的尬聊,”宋钦扬随口问,“都是谁啊?”

  赵秘书翻了翻那边发来的策划案:“严淮,宋子铭。”

  “……”

  宋钦扬嘴角抽了抽,还真巧都是熟人,估计比和叔叔辈聊天更尴尬。

  拍摄前,宋钦扬先到了电视台安排的休息室,推开门便看见一个男人坐在沙发上喝着咖啡,一身笔挺的深灰色西装,和他差不多的年纪,气质却更加沉稳。

  “严学长。”宋钦扬主动打了声招呼。

  严淮站了起来,眼镜背后的目光温文儒雅,微笑道:“宋学弟,好久不见。”

  “是,一晃我们毕业也八/九年了。”

  严淮是他高中时上一届的学长,要是说有什么特别,大概就是他送谢沉生日礼物被冷漠拒绝的时候,正巧被严淮撞见。严淮怕他难堪还当了他半天心灵导师,俩人后来就熟了,要不是严淮毕业时对他发出的一次“试探”,他们估计能一直做朋友。

  时隔多年,他们也有了各自的事业和身份,再坐在一起难免心生感慨。

  严淮先挑起话题:“你会选择做视频网站,让我很惊讶,但你确实做出了一个奇迹。”

  “这说法太夸张了,”宋钦扬笑道,“当年也是一念之间决定做视频,到今天全靠运气。”

  严淮不着痕迹地打量了他一下:“不,你对市场的眼光很敏锐,要说运气也是老天给的判断力。”

  宋钦扬觉得严淮还是和以前一样,稳重从容,和人相处如同温风拂面,就是吹捧人也能显得真诚。

  他也跟着放松下来:“比不上严学长,你们公司出的游戏可是火到了国外。”

  严淮笑了笑,问:“你玩过我做的游戏么?”

  “当然了。”宋钦扬很快回答。

  两人忽然同时沉默了一下,显然都想到了当年的事。当初严淮毕业时发给他一个小游戏,是解密类,要用到很复杂的数学公式,宋钦扬解了半天,结局居然是对方给他写的一段话。

  严淮先开口让他给自己公司最火的一款游戏提意见,打破了不自在的氛围,两人很快聊了起来。

  这时候房门又被推开,来者看到宋钦扬神色一滞,不可思议道:“钦扬?”

  宋钦扬抿了抿唇:“堂哥。”

  “真想不到会碰见你,出息了啊。”宋子铭下意识打量了一下自己的衣着,包括今天特意选的腕表。

  要和宋子铭聊天,对他来说比跟严淮聊还难。

  宋子铭是他的堂哥,也是宋老爷子的长孙,可从小所有人都能看出来,老爷子最偏爱宋钦扬。宋氏集团的根基一直都牢牢握在宋老爷子手里,几个儿女各掌一部分管理权,但本质还是给老爷子打工。

  于是随着宋钦扬的爷爷年纪越来越大,这种偏爱就让两家人生出了嫌隙,宋子铭从小耳濡目染,什么都要跟他暗戳戳比较。直到宋钦扬出柜离家,宋子铭彻底扬眉吐气,接管了宋氏的连锁酒店之后,更是每天春风满面。

  此刻宋钦扬分析,宋子铭登上《时代财经》心情一定很优越,没想到又碰见他,必定很憋屈,一憋屈就要找事。

  果然,宋子铭假意寒暄道:“爷爷上个月又心脏病发了,现在在海边的别墅疗养,你也该去看看。”

  宋钦扬无语,他要真去了,把老爷子气出个好歹,才是全家人眼里的大逆不道,语气平淡地说:“爷爷估计也不想见我。”

  “怎么可能,小时候爷爷那么疼你,还能因为你做错件事就真把你当外人?他也是拉不下面子。”宋子铭笑容满面,责怪道,“别的就算了,我和如仪的订婚宴你都不来,太不应该了。”

  纵使了解对方,宋钦扬还是被他这个堂哥的脸皮惊到了,面色上依然冷静温和:“我去才不合适吧。”

  梁如仪是宋老爷子早早给宋钦扬指定的商业联姻对象,安排好让他20岁先跟人家订婚,谁知道宋钦扬直接出柜跑了,后来宋子铭和梁如仪,大概率也是他爷爷强力撮合,宋子铭心里肯定有芥蒂。

  宋钦扬瞄了一眼在旁边低头看书的严淮,暗示宋子铭别在外面说这些事了。

  宋子铭却像发现了好玩的东西,接着道:“哎,看哥哥这记性,一直不如你。其实你当年还是太幼稚,本来就是互利共赢,你跟她说好,在外面还不是爱找女人找女人,爱找男人找……”

  严淮手里的书放下了。

  “宋子铭,我过多少年也做不出这样的事,但我至少懂在别人面前尊重我的伴侣。”

  宋钦扬脸色也沉了下来,加重了语气。宋子铭发现自己竟被对方的眼神镇住了一秒,心里窝火,更加变本加厉地嬉笑道:“行行,知道你倔,其实就算是你喜欢男人呢……”

  说着他瞥了一眼旁边的严淮,刚才似乎看见宋钦扬和这人聊得投机,不知道他听见会是什么想法,结果严淮一点失常的表情也没有。

  宋子铭失望地接着道:“你找个门当户对的,时间长了,家里没准也会松口,哎,卢家那个卢烽不也是gay么,哥帮你介绍介绍?”

  卢烽玩得有多乱众所周知,谁都看得出他这么说纯粹是恶心人。

  “有这个闲工夫盯我的个人生活,你倒不如思考下怎么减少亏损,爷爷看新闻的时候也能心情好点。”宋钦扬语气平淡地直戳他痛处。

  严淮同时开口:“他要是想找门当户对的对象,倒也用不上宋大少爷费心介绍。”

  宋子铭脸色僵住了,一时没说出话来。

  这时电视台工作人员来敲了门,节目就在这样波涛暗涌的气氛里开录了。

  女主持人显然比平时情绪高了很多,笑容甜美地介绍:“这可能是我们节目有史以来颜值最高的一期了,我们很荣幸地请到了三位优秀的青年企业家,他们的平均年龄是26岁。”

  三个人出场的时候,台下的观众齐声惊呼了一下,他们大多是金融类从业者和大学生,可能这和他们印象中的企业家不太一样。

  “欢迎思诺科技的董事长,CEO,严淮先生,目前大火的《疾速逃生》《天梯》等游戏都出自他的手下。”

  严淮先在一阵掌声中向下面风度翩翩地挥了挥手,落座时还有小姑娘在尖叫。

  “欢迎方糖视频,方糖娱乐公司的董事长,CEO,宋钦扬先生,相信很多人和我一样,每天都会打开方糖视频看电影,看剧,看综艺。而方糖娱乐旗下的谢寒逸,于霜,COL乐队等艺人也是很多人的偶像。”

  主持人说到谢寒逸的名字时,台下爆出了一阵尖叫,宋钦扬莫名感到有点心虚。

  “所以很多人都很好奇,宋总是个什么样的人。”主持人转向他。

  宋钦扬还不很习惯场边围绕的摄像机,冲台下抿唇笑了笑:“但愿不会失望。”

  观众们疯狂鼓掌表态,不少女生忍不住在镜头下窃窃私语:“妈呀,他好帅,这真不是游戏里抠下来的纸片人总裁吗?”“是啊是啊,又有精英感又绅士,以后我看总裁文都有形象了。”

  主持人最后介绍道:“欢迎弗丽嘉酒店CEO,宋子铭先生,宋先生的爷爷是我们著名的爱国企业家,宋秉文老先生,他的孙辈果然也是一表人才。”

  宋子铭嘴角的笑略显僵硬,本来这是个很让人有面子的身份,可跟前面对比下来,这个介绍就像是在说他没有自己的实绩,全靠背景。

  开场后,三个人照例在主持人的引导下先聊了聊股票,投资之类的话题,宋钦扬能感觉到,严淮在聊天的时候总在不着痕迹的略过宋子铭,而且有意无意地老跟他谈创业的事,搞得宋子铭在一旁尽显尴尬,商业微笑都快绷不住了。

  宋钦扬心里觉得好笑,没想到他这从学生时代就比别人成熟的学长,也有幼稚的时候,而他显然不准备救场,愉快地和严淮聊了起来。

  因为年轻,大家用词也比较接地气,频频引来场内的笑声。

  “我们这期收视率肯定会空前绝后的,你们要小心引来更多迷妹。”主持人也笑得格外甜,把话题引向了生活方面,“刚才听宋钦扬先生20岁在A大读书时就开始创业了,几年内就达到了这样的高度,平时会不会很辛苦?很好奇总裁一天工作几小时?”

  “没有定数,平均十四小时吧。”在全场的惊呼中,宋钦扬笑道,“说实话不辛苦,我很享受这个过程,自己独立创业之后,我才算找到真正的自我,认识到自己性格里潜在的东西。”

  “果然成功都不是轻易的,我觉得我还是比较适合打工,那这么忙,平常有什么放松的爱好吗?听歌?看自己平台的剧?”主持人问。

  “看书,也玩游戏,剧肯定要看的,还有听我们方糖娱乐旗下艺人的歌。”宋钦扬开玩笑着打广告。

  刚说完下面居然有人喊:“谢寒逸!”

  宋钦扬愣了一下,心说谢寒逸好像比他想得要火一点。

  主持人却抓住了玩游戏,问:“会玩我们严总做的游戏吗?”

  这么问了,宋钦扬自然要看向严淮道:“当然,《天梯》是我最喜欢的游戏。”

  “我的荣幸。”严淮把手放在胸前绅士地行了个礼。

  宋钦扬忽然想到:“还有滑雪,是我坚持最久的爱好,每年都会去同一个地方滑雪。”

  说到这,他脑海里没来由地跳到了谢寒逸出门前,跟他说到滑雪时,盯着他的眼神。

  另一边,瑞士采尔马特。

  《无畏极限》节目组开始了一天的录制,这档节目是公益性质的,每期嘉宾挑战一项极限运动,盈利都会捐做善款,这一期是阿尔卑斯山的高山滑雪。

  一行人先在镇上的滑雪俱乐部做准备,孙小语是这队唯一一个女明星,出发前经纪人就交代过她多和谢寒逸同框,这种运动类综艺,很容易在节目中擦出cp感。

  她从一早起来就开始努力,主动做早饭,请谢寒逸帮她系一下围裙,被谢寒逸以“没做过饭,不太会用”为理由婉拒。

  接着又站在他旁边,抱着胳膊嗔怪:“没想到这么冷,早知道就不穿低领毛衣了。”

  她觉得平常人都会展现下绅士风度,把围巾借她吧,谁知谢寒逸退后了一步,指了指旁边:“那里有卖冲锋衣。”

  最后她终于发现了谢寒逸的兴趣点:“你是不是在找什么东西?我和你一起找吧?”

  “找到了。”谢寒逸说着走向一堵照片墙,很多驴友都会在这里留下自己的身影,摄像机赶紧跟上。

  右上角有个相框,里面满满地塞了很多照片,征求俱乐部老板的同意后他取了下来。

  放在最前面的一张有点旧了,上面一个老爷爷和一个六七岁大的小男孩站在雪地,小男孩一头小卷毛,拿着滑雪板笑得灿烂,露着掉了一颗的门牙。

  他嘴角露出了个不经意的弧度,老板在旁边用不太流利的英语说:“这个男孩从六岁起,每年冬天都会和家人来滑雪,非常厉害。”

  看来宋钦扬没骗他,谢寒逸嘴边的笑更明显了点。

  孙小语终于找到了对方感兴趣的话题,忙道:“哇!他好可爱呀!”

  “嗯。”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孙小语觉得谢寒逸把照片侧了过去,让她有点看不见了。

  谢寒逸往下翻着,七岁的,八岁的……开始宋钦扬都是和爷爷一起,后来可能老爷子年纪大了,变成一家三口,从13岁起只有爸爸或者妈妈中的一个,应该是他父母开始分居。

  20岁是个分界线,往后几年照片上只有宋钦扬一个人,扶着滑雪板站在皑皑的雪地里,眼神沉静了很多。

  对比下来,难免显得有些孤单。

  最后一张很新,应该是去年12月,宋钦扬说自己六岁起每年都会去采尔马特滑雪,问他要不要一起。

  他当时说不喜欢雪,没有空,知道钟尧会陪他去就没管了。

  但钟尧并没有出现在这张照片上,可能对宋钦扬来说,这里收集的是他和家人的记忆。

  谢寒逸心里说不清的不自在,他应该去的,宋钦扬怎么就不能撒撒娇,缠着他非要他一起去,他肯定会同意啊。

  包括这次他在门口站半天,宋钦扬要说想来,他完全可以带他一起上节目。

  孙小语在旁边看着谢天王眸光变幻莫测,也不知道怎么搭话,就听谢寒逸拿着第一张旧照片问:“我可以复印一张么?”

  请收藏本站:https://www.mdxs123.com。米读小说手机版:https://m.mdxs123.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