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第 24 章_失忆后我把渣攻当替身
米读小说 > 失忆后我把渣攻当替身 > 第24章 第 24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4章 第 24 章

  [笔迷楼]

  谢寒逸捧着这部旧手机,像捧着一个珍贵的宝贝,坐在桌边,让自己先冷静下来。

  该回什么?是该表现出看到了宋钦扬发的所有消息,还是装作没有看到他之前的话?是该寒暄一下,还是直切主题?

  其实他最想的是直接说:不许放弃我,你要继续喜欢我。

  但这显然不符合“谢沉”的人设,宋钦扬这么聪明,一定会起疑的。

  他回忆了一下之前的自己是个什么样子,斟酌了半天,最后只是输进去了一个“?”,深吸了一口气,点击发送。

  过了两分钟,毫无回音,谢寒逸又开始有一点焦虑,会不会一个问号太简单太冷淡了?宋钦扬本来都想放弃了。

  另一边,宋钦扬正和几个经理一起走去会议室,一边讨论着近期的一个项目。

  忽然,他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几声,他顺手拿出来看了一眼,接着手机“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

  同行的经理们回过头,看到他们的总裁一副被雷劈了的表情,整个人定住,地上躺着一个手机。

  迷茫中,一个心思灵活的经理先弯腰捡起了手机,擦了擦递还给宋钦扬:“宋总?您的手机,没有摔坏。”

  宋钦扬怔怔地接过来,说了声:“谢谢。”

  他再次低头确认了一遍,微信新消息确实是一条来自那个黑色头像的,简简单单的:

  [X:?]

  “你们先去会议室,我等一下就到。”

  宋钦扬抛下这么一句话,就转身加快步伐走回了自己办公室,到相连的阳台上吹了一下冷风,感觉到一个激灵,再次看向手机。

  居然是真的?谢沉给他发消息了?

  他赶忙打下一行字,因为指尖都在微微发颤还按错了两次。

  谢寒逸坐在桌前,终于听到了一声消息提示音,抓起来一看:

  [Y:谢沉?是你么?]

  谢寒逸嘴角弯了起来,很想回一句:是我啊,小羊,快继续喜欢我!

  可是他不能,他只能发送了一条:[X:是。]

  他忽然开始恨自己从前话怎么那么少,为什么那么冷漠?

  宋钦扬站在天台上,忽然抑制不住喊了一声,望了一眼空无一人的四周,忙乱又止不住惊喜地笑了,目光所及萧索的冬日景象,也像魔术一般变得阳光明媚,连四周温度都在上升,他的额头甚至渗出了细细的汗。

  谢寒逸那边一连收到了几条消息。

  [Y:你怎么会忽然登上这个号?]

  [Y:你现在还是在波士顿吗?这些年过得还好么?]

  [Y:抱歉,我好像有点太激动了。]

  谢寒逸看着这些文字,简直都能想象出宋钦扬此时的表情,肯定一脸难以置信,不停地眨眼睛,嘴角却疯狂上扬。

  他忽然感觉有点心酸,马上回复:

  [X:忽然想起,还好。]

  宋钦扬捏着手机,忽然想到,那他之前发的几条消息,谢沉岂不是全都看到了。

  他的脸一下烧到了脖子,在露台上转了好几圈,把旁边摆的绿植叶子揪掉好几片,才鼓足勇气回复。

  [Y:我之前发的那些话……你不会都看见了吧?都是我瞎说的,你千万别在意。]

  谢寒逸嘴角的笑意更深了,就是说嘛,宋钦扬怎么可能放弃他呢。

  他回了一个:[好。]

  然后又觉得太冷淡,去表情商城里找了个小猫咪的表情包,忍着心里的不舒服,给宋钦扬发过去一张。

  宋钦扬看着屏幕上的小猫捂嘴笑,震惊得眼睛都瞪大了。

  谢沉居然会发表情包了!今天是什么日子,太魔幻了,谢沉怎么给他发了这么萌的表情。

  如果他再年轻两岁,可能已经开始转圈了。忽然间,他想到,谢沉会用和他完全不符的可爱表情包,会不会是有了女朋友?

  滚烫的胸口猛然像被破了一瓢冷水,宋钦扬清醒过来,他们现在只是多年未见的老同学而已,对彼此的事业感情一无所知。况且他都决定放弃了,与其穷追不舍搞到失联,倒不如做两个遥远的朋友来得长久。

  想到这,他郑重地打下:[你忘了就好,就像我说的,我不会再追你了,我们以后做朋友。]

  写下“做朋友”三个字时,他的心里难免还是有一丝闷痛。

  谢寒逸在家里看见这么一句,整个人都愣住了。

  这怎么和他想象的完全不一样?他还以为宋钦扬会欣喜若狂地继续跟他表白,谁要跟他做朋友啊。

  不行,他从椅子上站起来,很想直接打个电话过去问问宋钦扬究竟怎么想的,该不会真被姓严的迷住了吧?可这又不符合“谢沉”的人设。

  谢寒逸去倒了一杯冰水喝了,心说没关系,宋钦扬不再追他也可以,他难道就不能反过来追宋钦扬么?

  可他这些年来,有无数被人追求的经历,却从来没有追过人,他也绝不会愚蠢到去百度搜“怎么追人”。

  忽然,谢寒逸想到,宋钦扬在数不清的追求者中让他牢记,把他给追到,还把他变成了现在这样,绝对是追人方面的大师,他想想宋钦扬怎么追的不就行了。

  宋钦扬在天台上等了半天,也没等到回复,心里有丝慌张,觉得自己措辞是不是有点问题。

  结果手机震了震,上面赫然一条:

  [X:今天A市预报有雪,穿厚点。]

  宋钦扬差一点再次掉了手机,难以置信地眨了眨眼,谢沉这是,在关心他吗?还专门查了A市天气?

  他的心口忽然又热了起来,赶紧回道:[好的,你那边明天应该天气很好,你是不是不太喜欢下雪啊?]

  谢寒逸想到滑雪那件事,心里不太舒服,回复:[我喜欢。]

  过了一秒,又发了一条:[我想看看A市的雪。]

  宋钦扬嘴角翘了起来,短短两句,令人高兴的事太多了。他多了一件和谢沉同样喜欢的东西,谢沉看起来也对A市有一点思念。

  他从来没有这样期待过下雪。

  他回过去:[好啊,等我拍了发给你看。]

  看了看表,马上到预定开会的时间了,宋钦扬只能不舍地问:[你是不是快要睡觉了?我等下有个会议,一定会记得给你拍雪的。]

  谢寒逸想,这时候波士顿是该到晚上了,不知道怎么就默认了宋钦扬给他的设定。

  于是他回了个:[晚安。]

  另一边宋钦扬的笑容更灿烂了,谢沉居然主动跟他说晚安?他也赶紧回过去一个,附赠一个猫猫头表情包。

  谢寒逸看着屏幕,觉得连猫都变得有一点可爱了。他松了一口气,宋钦扬已经好久没这么热情地跟他说过话,或者说好好地说过话了,再次感受到曾经习以为常的东西,竟像重新呼吸到氧气一样身心轻松。

  看来作为“谢沉”追宋钦扬这个方法可行,可以继续。

  宋钦扬一整天都像飘着过的,无数人问他:“宋总今天遇到什么好事啊,这么高兴。”

  失而复得确实是人生三大幸事之一了,宋钦扬想,现在他就期盼着一定要下雪。结果下午的时候,天上真的开始飘雪,到下班的时刻已经薄薄地积了一层。

  他让司机先把车停在路边,自己走路出了大楼,雪花在路灯的橘黄色光晕里翻飞,像星辉点点洒下,他举起手机拍了几张雪景,选了张最满意的发给谢沉。

  接着,他瞥到了旁边花坛大理石台面上积的一层雪,眸光一动,走过去将雪拢在一起,捏了一个雪球,又捏了个更小些的放在上面,再捡了两个小石子一小节树枝放进去。

  边捏,他还边时不时回头瞄一眼,要是有员工路过看到总裁在堆雪人,也太尴尬了。

  等一个简单的小雪人成型后,宋钦扬满意地拍了一张,发给了谢沉。

  他高中的时候也堆过这样的小雪人,谢沉的座位靠着窗户,他就在下雪的早上提前过去,把走廊围墙上的雪收集起来,堆个雪人,装点上阳光灿烂的表情,摆在他窗户外面。

  谢沉早自习要是眺望窗外的话,就能看到小雪人对他笑,不知道会不会让他的心情好一点。

  发送后,宋钦扬搓了搓有些冰的手指,忽然感觉到一把伞罩在了自己头上。他回过头,看到谢寒逸握着伞柄望着他。

  “你怎么来了?”

  谢寒逸看他的目光中蕴含着道不明的意味:“接你下班。”

  他刚才到的时候,看宋钦扬在花坛边鬼鬼祟祟地干什么,原来是堆这个小雪人,明明他就随口说一了句想看雪。

  谢寒逸伸手拍掉了他肩膀上落的雪,又扫了扫他发梢上粘的雪,顺带在头顶上揉了一把。宋钦扬刚要控诉他又摸自己头发,脖子上挂着的围巾却被谢寒逸抓了起来,耐心地绕了一圈又一圈,裹严实了。

  宋钦扬近距离看着他的脸,一瞬间恍惚地以为是谢沉在给他系围巾,反应过来后赶紧退后了一步。

  谢寒逸倒不在意,牵起了嘴角:“走吧。”

  回去的路上,宋钦扬心里还是止不住的雀跃,谢寒逸用余光瞟见,故意问:“什么事这么高兴?”

  宋钦扬想了想,觉得不应该瞒着他,如实道:“谢沉联系我了。”

  “真的?”谢寒逸装作惊讶,“那你还要放弃他么?”

  “我跟他说了做朋友,相信他也会松了一口气。”

  完全没有好吧,谢寒逸心说,又瞄了他一眼:“如果他追你呢?还做朋友?”

  宋钦扬愣了两秒,弯起眼睛笑了:“不可能的事,想它干什么?”

  谢寒逸心里又突增了几分郁闷。

  接下来的几天,宋钦扬居然每天都收到了谢沉发的早安晚安,虽然时间和他正好相反,还有“A市天气预报”,搞得他天天都像在梦里。

  最要命是有一天,谢沉给他发了一段语音,他心跳加速地点开,是一段木吉他弹奏的旋律。

  他一连听了几遍,回复:[是你新编的曲吗?超好听!]

  对面很快回复:

  [X:嗯,还没完成。]

  [X:到时候给你弹完整版。]

  宋钦扬感觉自己又在傻笑,考虑了一下,忍不住问:[我能不能问一下,你现在在做和音乐有关的工作吗?不想说也没关系。]

  过了几秒,回复过来:[开了个琴行。]

  宋钦扬唇角的笑更压不住了,果然是谢沉的风格,他忍不住想谢沉会在国外教小朋友弹琴吗?那画面也太可爱了。

  另一边工作室里,谢寒逸又梳理了一遍自己的人设。这几天和宋钦扬聊天里,感觉他已经重新创造出了一个新的“谢沉”,住在波士顿,出国学音乐后半工半读,毕业后边工作边在酒吧驻唱,现在做琴行老板。

  这时,宋钦扬又发了一条消息,他看谢沉用猫咪表情包,以为他很喜欢,就把家里小饼的照片拍了一张给他。

  谢寒逸看着屏幕上这只和自己朝夕相处的猫,后背发凉,指尖发抖地敲下[很可爱],然后火速把照片删了。

  宋钦扬看他果然很喜欢,就说:[它叫小饼,你喜欢的话,我经常发照片给你看。]

  谢寒逸:“……”

  他忍辱负重地打下一个:[好。]

  又多了一个爱猫人设。

  两人也难得风平浪静地过了几天,直到星期五,之前录好的《时代财经》播出了,同时谢寒逸那一期的《无畏极限》也在周五晚播出。

  谢寒逸还是看到手机上的头条推送才发现,上面明晃晃一条——【方糖娱乐vs思诺科技vs弗丽嘉酒店,三位电视剧里走出的年轻总裁将擦出怎样的火花?】

  他目光瞬间冷了下来,他就说严淮什么时候找到的机会勾搭宋钦扬,不知道那么久的节目他们都说了什么,标题里那个“火花”碍眼得不得了,结束后姓严的肯定约了宋钦扬去吃饭……

  带着一身冷空气,谢寒逸准时打开了电视,收看《时代财经》,而宋钦扬拒绝跟他一起看自己的节目,在书房边撸猫边加班。

  没关系,谢寒逸看着屏幕上宋钦扬出场,台下的女孩子们一阵疯狂尖叫,边磨牙边掏出手机给宋钦扬发了条消息。

  宋钦扬在书房里揉猫的手顿住了,谢沉居然给他发:

  [在节目里看到你了,比之前成熟了很多。]

  他一秒起身,快步走进客厅。

  天哪,他应该没有在节目里犯傻,或者说一些奇怪的话吧?一想到谢沉在看他,周围的空气都热了起来。

  宋钦扬看到谢寒逸瞬间僵直的背,把怀里的小饼搂紧,在沙发最边上坐下,两人在沙发的两端遥遥相望。

  一直被迫和对方保持距离的谢寒逸心生郁闷,加上现在他有了爱猫人设,万一未来宋钦扬邀请他来看猫怎么办?

  于是他对宋钦扬说:“你抱好它。”然后往那边挪了一小段。

  小饼似乎很喜欢他的声音,茸茸的耳朵动了动,跟着喵了一声,谢寒逸表情瞬间凝固,宋钦扬觉得好笑,一时间也没那么紧张了。

  电视上三位嘉宾开始入座聊天,谢寒逸看着宋钦扬和严淮天南地北相谈甚欢,宋钦扬不时被严淮说的话逗笑,眉间越锁越深。

  “你和严淮聊天很开心吗?”他问道,宋钦扬之前和他说话都没有这样神采飞扬。

  没来由听见这么一句,宋钦扬点了点头:“是啊,他思想挺成熟的,和他交流很轻松。”

  谢寒逸努力维持着冷静的表情,分析了一下严淮的说话方式,他应该有在观察宋钦扬感兴趣的内容,恰到好处地抛出问句,并在听的时候微笑看对方的眼睛。

  真是心机,但没什么难的,他也可以。

  这时,主持人问到宋钦扬的爱好,宋钦扬说出“听旗下艺人的歌”时,底下不少人齐声喊“谢寒逸”。

  谢寒逸嘴角刚弯起一个不明显的弧度,就听宋钦扬在节目里道:“《天梯》是我最喜欢的游戏。”然后严淮又来和他相视一笑。

  谢寒逸磨了磨牙,抽出手机偷偷发消息。

  [X:《天梯》好玩么?]

  宋钦扬一愣,莫非谢沉真的一直在看,他更紧张了,斟酌着回:[应该挺好玩,我没怎么玩,平时太忙了。]

  谢寒逸偷瞄了下手机,心情愉快了一些。

  [X:你们公司出的专辑都不错。]

  宋钦扬又愣了下,想不到谢沉还在关注他们的音乐,然后看到对面又发来一条。

  [X:尤其是谢寒逸的歌。]

  宋钦扬目光复杂地看了一眼正在面无表情看电视的谢寒逸,忽然很心虚,想了半天才回:[你喜欢就好。]

  节目播出的同时,微博,小组,各大论坛首页上也炸了一波,许多和宋钦扬有关的帖子热度飙红。

  【报!大家疯狂讨论的帅哥找到了,指路《时代财经》。不是小明星!是方糖视频的总裁!我打下这行字的时候都是懵的!】

  【怪不得他能和叶辞,明岫,谢天王都关系那么好,昨天还有人说哪家推的小明星蹭热度,现在看来是对面都要求着他吧哈哈哈哈。】

  【雾草?是叫宋钦扬吧?我一直以为方糖老总是个大叔,没想到是这么年轻的神仙哥哥,这颜值这谈吐,妈妈我恋爱了!】

  【我手里的总裁文瞬间变得不香了,从今天起请称我宋太太,谢谢。】

  【晚了姐妹,宋总正和我巴厘岛蜜月,勿扰。】

  此时,只要有人发节目里的截图,下面必定是一片:

  【老公!!】

  【宋总,夫人已经被您送去乡下三年了,您什么时候接她回去?】

  【老公!我这么叫的时候室友都骂我,怎么了?我一个男的就不能喊老公吗?】

  【都是什么风气啊现在,那些一看见别人有钱又帅,就叫老公的,真的很low,您说是吧?爸爸。】

  这种热度,谢寒逸自然很快就看到了,越看脸色越黑。

  老公?这些人都怎么回事?他们见过宋钦扬吗?和宋钦扬说过一句话吗?和他接过吻睡过觉吗?就敢叫老公。

  他正准备让团队去删删评论,就看到了更气人的东西。

  【李涛,方糖总裁和明岫到底什么关系?虽然弟弟有时候撩人玩,但是带到家里的从来没有吧?他好像和爸妈住的,认证的男朋友?】

  【明家是真豪门啊,这是门当户对吧?方糖这个选秀该不会就为了推明岫办的吧?我磕到了。】

  【磕什么小屁孩?明岫下月才满18,来嗑双总裁,男人之间的爱情!不觉得宋钦扬和思诺的严总之间眼神很微妙吗?他俩貌似是校友哦。】

  【你们都嗑错了,来嗑宋总x叶辞,替身文学了解一下!大概就是宋总的白月光是谢天王,和叶小辞的缘分始于一杯酒后的意乱情迷,却越发对替身无法自拔……有内味儿了吧?】

  谢寒逸的脸色已经黑到了极点,额角突突地跳,他现在看见替身这两个字就想摔手机。

  而且宋钦扬是个什么体质?短短一晚上就能有三个cp,他出道好几年也没见这样。

  他忍不住起身走到窗边,给小方打电话交代把这些帖子都删掉。

  小方感觉到老板语气中的怒气,连连应承下来,接着听见老板冷冷地问:“难道网上没人觉得我和宋钦扬是一对么?”

  小方赶紧积极回答:“当然有了!太多了,甚至有人给你们建cp超话了,不过哥,不用担心!我早就让人删干净了!”

  谢寒逸:“……”

  过了一会儿,小方才听见老板淡淡地抛下一句:“不用删,留着。”

  之前他不想曝光宋钦扬,是不喜欢外人对他们的生活指手画脚,可现在这么多挑衅的来了,自然该让他们看看什么是真的。

  他顺手搜了一下,正好发现了他们俩的cp超话,网友起了个名字叫“抑扬夫夫”,里面非常热闹。

  【谢寒逸事业飞升期回国加入方糖,这不是爱情就很难解释。】

  【谢天王还给方糖旗下艺人,综艺和自制剧写了好多歌,外人都知道找他作曲难于登天啊,这不是爱情就很难解释。】

  【还有“滑雪梗”,节目还在一天播,这是锤死了吧,kswl】

  下面贴了宋钦扬在《当代财经》里说“每年都去一个地方滑雪”的截图,还有谢寒逸在采尔马特滑雪场目光带笑地翻“一个每年都来滑雪”的男生照片的图。

  可惜节目组后期给这位“素人”打了码,超话里一堆要组队去阿尔卑斯山见证爱情的。

  谢寒逸心情畅快多了,世界上还是有很多明眼人的。

  想到这里,他走回宋钦扬身边,因为小饼还在宋钦扬膝盖上睡觉,他只能掏出自己的钱包,放在茶几上推过去。

  节目已经到了尾声,宋钦扬从电视上移开目光,看了一眼钱包,又不解地望着谢寒逸:“干什么?”

  谢寒逸扬了扬下巴:“你看看。”

  经历了上次谢寒逸给他写支票的事,宋钦扬下意识觉得有诈,动作小心地把皮夹打开,里面放的照片一下映入他的眼帘。

  上面小男孩的小卷毛和笑的时候缺了一颗的门牙,他都再熟悉不过。他的手顿住了,惊讶地望向谢寒逸。

  谢寒逸带着些得意地唇角一勾:“滑雪俱乐部找到的。”

  宋钦扬看着他好像做了什么好事等夸的样子,表情一下子变得不太自然,谢寒逸微笑凝固了:“你就没什么想说的?”

  宋钦扬把钱包合上还给他,直接地说:“说实话,有点变态,你取出来吧,不要这样。”

  他觉得应该不会有被包养的情人放金主童年照在钱包里吧?

  谢寒逸拽回钱包,冷哼一声。

  接着他又偷偷用“谢沉”的账号给宋钦扬发了一条:[滑雪很有趣,有空可以教我么?]

  宋钦扬接到后直接站了起来,差点把猫掉在了地上,去喝了一大杯水才再次看手机,看起来谢沉认真地看完了他整期节目,谢沉是在约他吗?

  [谈不上教,你要是想去的话,我一直有空。]他回复道。

  看着宋钦扬一下亮了起来的眼神,谢寒逸莫名地有点酸,为什么他找半天照片,又求了老板复印夹在钱包,宋钦扬觉得讨厌。而“谢沉”只随便发几个字,他就能开心成这样。

  这时,宋钦扬的电话响了,他看到上面熟悉的一串座机号码,心忽然悬了起来。

  他深吸了一口气才接起来,不敢相信地问:“爷爷?”

  对面干咳了两声,似乎是在掩饰不自在,然后传来记忆里慈祥的声音,只是中气没从前那么足了:“扬扬,你长大了不少。”

  只是一句话,宋钦扬鼻子就开始泛酸,忙道:“爷爷,您是看到我上节目了吗?您上次心脏搭桥手术以后恢复得还好么?”

  “隔着电视看,和从前的小萝卜头真是大不一样了。”宋老爷子又咳了一声,“我上回做手术你偷偷来病房外面看我了吧,怎么不进来?”

  “我怕自己再惹您生气。”

  宋钦扬捏着眉心,把涌到眼圈的酸涩努力压下去。也许家人总归是家人,虽然几年没说过话了,听到声音心里积压的思念和委屈还是会拼命冒出来。

  宋老爷子那边沉默了片刻,才缓缓道:“扬扬,这些年爷爷查了不少资料,我也不是老顽固了,有些事谁都没法改变。”

  宋钦扬终于忍不住红了眼眶,尽量让自己声音平稳一些:“爷爷,您这是……原谅我了?”

  “谈什么原不原谅,我这年纪还有几年清醒的光景?何必跟你赌气。”

  对面传来一声叹气,宋钦扬想,年轻时在A市叱咤风云,闯下了一片天地的老头,终究也开始服软了。

  “您别这么说,我小时候说带您去环游世界的承诺还没兑现呢。”宋钦扬抽了抽鼻子,问:“我这周末去看您行吗?”

  “有什么不行。”

  宋老爷子说完停顿了好久,才略有不自然地开口:“扬扬,就算你和别人不一样,也不能随便和不清不白的人在一起。”

  宋钦扬还没转过弯来,老爷子接着认真地说:“我拟定了一份名单,上面都是和你一样有龙阳之好的青年才俊……”

  这个“龙阳之好”,让本来眼圈还红着的宋钦扬忍不住笑了出来。

  “笑什么。”宋老爷子显然也有点尴尬,“你来商议一下,可以试着接触接触。”

  “不用了真的,爷爷,”宋钦扬笑道,“现在我还是事业为重,不着急。”

  “你是不是有自己的打算了?是严家那小子么?他确实不错。”宋老爷子问。

  宋钦扬哭笑不得:“真没有。”

  老爷子一如既往地关心他的终身大事,又交代了好几句,最后说“有的话不管什么人带回来看看”,才放心挂断。

  宋钦扬握着手机,紧张着的肩膀终于松懈下来,鼻子发酸的感觉却又泛起来。这些年他有很多累得要坚持不下去的时刻,但每次要放弃的念头起来,随之而来的是爷爷失望的眼神,父亲在他转身离家时的怒骂,母亲打电话来的啜泣。

  他其实一直都很倔,不证明自己就不想灰溜溜地低头,但听到老爷子明显苍老了的声音,才发现自己有多想他们。

  谢寒逸在旁边静静地看完他打电话,红着眼圈一言不发的模样格外让人心疼。宋钦扬之前在他面前从来没有表现过一丝想念家人,说起来都是语气轻松地调侃,他也就没细想过,宋钦扬是不是在硬撑,不想把压力传递给他。

  他扫了一眼,小饼已经在不远处的地毯上睡着了,于是走过去在宋钦扬身边坐下,伸手揽过他的肩膀将人搂进怀里,在他背后轻轻拍了拍。

  宋钦扬忽然被抱住,包围着他的体温和胸膛相贴的坚实触感,让他一时有一丝眩晕。他们不应该在此刻相拥,但怀抱太过温暖,他竟然难以推开。

  他就这么安静地在谢寒逸怀里待了几秒,两人的温度很快融合在一起,呼吸起伏也开始应和,就在他决定挣脱的时候,谢寒逸又揉了揉他的头发,把他的头按在了自己肩上。

  “你肯定还是他的骄傲。”

  谢寒逸安慰人的语气还有些生涩,却像是一下戳破了他最脆弱的防线。宋钦扬绷紧着的后背忽然软下来,肩头微微颤抖着,在这个本来该算陌生人的怀抱里,难得有一小段时间败给了情绪。

  分开的时候,宋钦扬突然感觉很难堪,在包养的替身情人怀里掉了几滴眼泪,这种情感上的沟通,甚至比躺在一张床上醒来还尴尬,让他耳根发烫。

  谢寒逸不知道他的念头,问:“周末我和你一起回去吧?”

  宋钦扬怔了一下,故作轻松地说:“那我爷爷估计会被气死。”

  知道他居然学会包养人了,还不把他腿打断。

  谢寒逸被噎了一下,觉得自己才会先被气死:“为什么严淮就可以,我比他差在哪?”

  刚才宋钦扬声音开得大,他都听见宋老爷子推荐严淮了,气得他牙痒痒。

  “你是不是又要无理取闹?”宋钦扬皱起了眉。

  谢寒逸看到他眼尾还红着,又皱眉头,忽然有种负罪感:“行吧,我不说了。”

  过了一秒,又忍不住问:“那谢沉呢,谢沉总比严淮好多了吧?”

  宋钦扬还没来得及理会这幼稚问题,电话又响了,好巧不巧,正是刚被提起的严淮。

  在谢寒逸灼灼的目光中,他接了起来:“学长。”

  “没有打扰你吧?”对面传来严淮带着笑意的声音,“我刚刚看完了节目,忽然想和你聊一聊。”

  由于上次分别时严淮对他的示好,这种直白的表达他一时不知如何招架,只能笑了笑:“当然没有,我也刚看完。”

  “我怎么听你声音,感觉你心情不太好,有什么事我能帮上的吗?”

  宋钦扬没想到对方这么敏锐,简直要怀疑是不是他爷爷刚才去联系严淮了,清了清嗓子道:“没什么事,可能是刚才看得有些困了。”

  严淮也没追问,又和他聊了些游戏合作的事,最后才问:“明天华拓的慈善晚宴你也会来吧。”

  “嗯,我会去。”

  他一个月前接到了邀请函,这种活动的意义在于认识一下各行业潜在合作对象,内容倒是其次。

  “正好有几个也是媒体行业的朋友想介绍给你。”严淮笑道。

  宋钦扬感激道:“真要谢谢学长,改天请你吃饭。”

  “那倒不用,明晚结束后一起去喝一杯?长期紧绷着也该放松一下,我知道一个清吧环境还可以。”

  宋钦扬自然不好拒绝:“好啊,学长推荐的地方肯定不错。”

  挂断以后,宋钦扬觉得自己的手机都快被谢寒逸的视线盯穿了,扫了他一眼。

  谢寒逸立即压制着火气问:“他约你晚上去喝酒?什么意思?”

  他本以为严淮还算个正人君子,现在看已经忍不住露出狼尾巴了。

  他这种充满占有欲的语气,让宋钦扬很不舒服,冷淡地说:“我和谁喝酒,或者晚上去哪,都不属于你能管的。”

  刚才两人之间难得的一点温情瞬间又被打破,谢寒逸感觉自己胸腔里有一团火在冲撞,可他知道,现在他和宋钦扬的关系已经比一根丝线还脆弱,他根本不敢再牵动它。

  最后他只是捏紧了手指,语调闷闷地问:“宋钦扬,你还记得你问过我明天要不要一起出席吗?”

  他没抱希望,宋钦扬当然也不记得:“怎么可能,让别人围观看笑话吗?”

  谢寒逸听见这话,胸口像被锤了一拳。这种慈善晚宴,也是各界名流互相攀比评价的主场,一个男人带女伴出席再正常不过。但两个男人结伴参加,除了公开注册结婚的夫夫,还没见谁这样做。

  所以宋钦扬其实很清楚,他就是冒着被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的风险,也想和他站在一起。宋钦扬之前,真的是非常非常珍重地对他。

  想到这,谢寒逸眼里的火光熄了下去,默默地看着宋钦扬起身进房的背影。

  第二天宋钦扬要出门的时候,发现衣帽间似乎和之前不太一样了。

  他打开衣柜,发现最外面放的衣服怎么都这么难看?还有过季的,只有最中间挂的一套定制西装十分顺眼,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它,毕竟是社交场合。

  再看领带和领带夹,都丑得没眼看,他没多想便选了其中唯一正常的款式。

  又拉开表柜,宋钦扬一愣,最上层的几块腕表也不是他经常戴的,只有右边的一块他很喜欢,他顺手拿了起来。

  出门的时候,宋钦扬打电话交代阿姨,今天晚走一些照顾猫,同时委婉表示,不要随便整理他的衣物。

  然而,等到他在慈善晚宴现场,和严淮介绍给他的新朋友相谈甚欢时,旁边忽然有几个名媛压低了声音道:“哇,谢寒逸来了!”

  宋钦扬顺着众人的视线一起望过去,一时间整个人僵住,差点没控制好表情。

  谢寒逸平时很少穿正装,此时剪裁精良的定制西装,更将完美的身材比例衬托得淋漓尽致,在场的媒体已经开始争相涌上前拍照,周围女士们也开始感慨“好帅”。

  平心而论,宋钦扬承认谢寒逸外形着实很出色,甚至比起谢沉来说,收敛了青涩的锋芒,雕琢出的男性魅力更加夺人眼球。

  但重点是,谢寒逸穿的这套西装,和他身上的一模一样。

  不仅是衣服,领带、腕表,就连小小的袖扣和领带夹,都没有丝毫差别。

  在宋钦扬努力维持神色平静时,身旁刚认识的一个老总惊叹道:“宋总,你和大明星撞衫撞了个彻彻底底啊,这也太巧了。”

  宋钦扬表面微笑着,实际在咬牙:“是啊,真巧。”

  他总算明白了之前选衣服时的诡异感从何而来。

  谢寒逸似乎也感受到了他瞪着自己的视线,转过身来,隔着人群望向他,薄唇微弯,冲他眨了眨眼。

  周围的名媛们低声私语:“天哪,他在冲这边眨眼。”“啊我觉得自己脸红了。”“怎么办,我爸不会同意我和娱乐圈的人交往的。”

  宋钦扬嘴角却紧绷起来,警告般地看了他一眼,示意他别过来。

  本来就完全一样,两人一定要保持距离,不然看起来就太明显了。

  好在谢寒逸很快被搭话的人暂时留住,宋钦扬装作不经意地将领带上的领带夹取了下来,放进口袋里,起码这样可以降低一点重合率。

  谢寒逸与旁边人交谈时,也时不时地往这边扫一眼,观察着他们尤其是严淮的动向。

  看到宋钦扬迫不及待拿掉了领带夹,他眸色一沉,看到宋钦扬和严淮几个人谈笑风生,他嘴角的笑越来越绷不住。

  而宋钦扬则再也没有往他这边看一眼,仿佛他是个透明人似的,哪怕有女人目的明显地来跟他搭讪,宋钦扬都没给过他一个眼神。

  直到有一个侍者经过的时候,差点摔掉了托盘里的酒杯,严淮迅速地扶过宋钦扬的肩膀,把他向后拉了一段避开,又很快松了手。

  就这么一个小动作,使谢寒逸心中的醋意不可控制地飙到了顶点,他凭什么敢当着他面搂宋钦扬的肩?

  他和旁边人说了句“失陪”,便迈步向宋钦扬那边走去。

  宋钦扬看向他的表情冷淡,话语更冷淡:“有什么事吗?”

  他实在不懂,对方做了这么久情人,难道都不明白避嫌么?

  “我找宋总,有重要的事要谈。”谢寒逸嘴角带笑,与他对视的目光里却火光暗涌。

  宋钦扬抿了抿唇:“作为艺人,你应该先找自己的经纪人,而不是越级直接找我。”

  话音落下,连严淮都略带诧异地望着他,显然想不到时隔多年,他这学弟竟能对曾经的男神如此硬气,反而像谢寒逸在穷追猛打。

  谢寒逸气得额角血管猛跳,宋钦扬的所作所为,完全是在所有人面前宣告,他们不熟。这对他来说比什么都难受。

  “我也可以在这里直接说。”

  宋钦扬感觉到了一丝危险,犹豫了一秒,站起身和他走了,两人一起进到旁边的休息室。

  关上门,宋钦扬看着对方身上和自己分毫不差的装束,瞪过去:“谢寒逸,你耍这些手段,真的很无聊。”

  “我该配合你装作我们不认识么?”谢寒逸语气中甚至有一丝悲哀,“即使这样,姓严的还敢明目张胆地挖墙脚,我能怎么办?我只能通过这种我曾以为很愚蠢的方法,证明我们的关系。”

  “不可理喻。”宋钦扬被他用这种痛苦的眼神看着,好像还是自己欺负了他一样,摇了摇头,“我现在就通知秘书来送衣服,你好自为之。”

  谢寒逸眼底的暗潮再也压抑不住,喉结滚动了一下,上前搂过宋钦扬的肩,顺手扯过旁边落地的窗帘,两个人一下被彻底罩在了后面。

  宋钦扬被他靠近时,前两次被偷袭的经验让他警惕地偏过了脸,温热的吻落在了他的脖子上。推拉间,相同面料的西装相互摩擦,产生的声响在窗帘后的狭小空间里更显暧昧。宋钦扬的手腕被他抓住压在了胸前,然后绵密的亲吻落在他的颈侧。

  他耳边轰地一声,一时动作都滞住了,怎么也没想到谢寒逸敢这样做。谢寒逸控制着不会留下痕迹的力度,又像要给他打上自己的印记一样,从他颈边吻到了耳根。

  宋钦扬被接触过的肌肤迅速发烫,柔软的亲吻落下的同时,灼热的呼吸扫过他的脖子,酥痒从皮肤下渗透散开,颈动脉在唇瓣下加速搏动。

  他惊醒过来,觉得谢寒逸真的疯了,这休息室根本没锁,随时可能有人进来。他手上无法活动,直接踹了过去。

  谢寒逸的小腿腿骨猛然被他踢了一脚,痛得倒吸了一口气,却依然没放开他。

  宋钦扬感觉对方的手伸进了他的西装裤口袋,后背一下绷紧了,还没来得及踢他第二脚,谢寒逸已经松了手,把他取下的那枚领带夹抽了出来。

  两人的视线在幽暗的窗帘后相交,宋钦扬的目光触及他的眼睛时,心里忽然抽了一下。谢寒逸的眼圈红了,不知是被他踢的太痛,还是别的原因。

  那双在荧幕上总是神色冷淡的眼眸里,燃烧着的浓重占有欲,混杂着绝望和委屈,没有出口,只能在他的身体中一遍遍冲撞加剧,令人触之惊心。

  宋钦扬一下都忘了要说的话,看到谢寒逸垂下眼睛,睫毛轻轻颤了两下,伸手抽出他的领带,仔细而执拗地把手里那个银色的领带夹在上面夹好。

  “不许再取下来。”

  宋钦扬一瞬间疑惑了,谢寒逸忍着痛也不肯放开他,就为了重新给他夹个领带夹?

  谢寒逸望着他,一向如唱片一般醇净的音色也有些哑:“扬扬,我现在觉得我是不是遭了什么报应。我哪里让你生气,哪里让你痛苦,我改,你快点想起我好不好?”

  半晌,他听见宋钦扬平静而理智的声音。

  “这问题我很难回答,因为你做的事,就几乎没有让我满意的。”

  请收藏本站:https://www.mdxs123.com。米读小说手机版:https://m.mdxs123.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