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第 34 章_失忆后我把渣攻当替身
米读小说 > 失忆后我把渣攻当替身 > 第34章 第 34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4章 第 34 章

  [笔迷楼]

  宋钦扬听到他这话后,原地懵了两秒,才惊醒般地一把推开他。

  “莫名其妙。”

  说完他转身走了,留下谢寒逸在后面嘴角带笑。起码现在宋钦扬在被他吻了之后没有骂他了,也没有用厌恶的眼神看他,甚至能看出有一丝不好意思。

  谢寒逸猛然想到,这难道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情吗?都是因为之前宋钦扬一百分好地对他的时候,他不懂得珍惜,后来变成十五分,现在增加成三十分,就显得弥足珍贵了。

  几天后,就到了他们高中校庆的日子,宋钦扬想到谢沉之前说要和他一起去,提前一天跟他发信息约定时间。

  [Y:明天就是校庆了,你有空吗?我们9点半在校门口见怎么样?]

  对面很快回过来:

  [X:好,我有空。]

  过了一秒,谢沉又问:

  [X:你直接从家去学校么?]

  宋钦扬不太明白他为什么问这个,还是回道:[要先去一趟公司,不过我会准时到的。]

  谢寒逸在对面看着屏幕,了然地点了点头,然后跟旁边的助理小方说:“今天晚上我10点的飞机回A市。”

  小方呆住:“可我们上午刚到啊,后天还要去G市宣传。”

  “明晚我会直接去G市。”

  小方彻底不理解了,他们这几天在跟着谢寒逸参与投资和音乐制作的一部电影做宣传,第一站是他们刚抵达的S市,第二站是隔壁G市,本来行程很轻松,何苦从航程几小时的A市来回?

  他问出了疑惑后,看到谢哥居然无奈而甜蜜地挑了挑唇:“我要去参加校庆。”

  小方像被雷劈了一样,真没看出谢哥如此热爱母校。

  谢寒逸又交代道:“你留在这,明天剧组聚会,你登我微博定位拍照。”

  “啊?”

  小方想,感情他还得负责伪造“在场证明”,这是玩的什么无间道啊?他总觉得谢哥这段时间越来越不正常了。

  接着他就看到了更不正常的,谢寒逸掏出手机,轻车熟路地点开了一款恋爱游戏,伴随着轻松而甜蜜的音乐,锁着眉头研究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还叫他过去:“你来看看,这里为什么该选C?”

  小方挠头,战战兢兢地说:“呃……可能是应该制造一些惊喜,恋爱中偶尔的惊喜还是挺重要的吧。”

  谢寒逸慢慢点了一下头,打开手机备忘录往里面敲了几个字。

  校庆那天早上,宋钦扬提前处理完了公司的事,看了眼表,现在过去在校门口等一会儿,正好到和谢沉约定的时间,于是起身下楼。

  到了地下停车场,他的脚步却一下顿住了。

  他车位旁边停了另一辆车,谢沉站在车门旁边,微微低着头,在空荡的环境里显得有一丝寂寥,看起来是在等人。

  宋钦扬心里一热,喊道:“谢沉。”

  谢沉闻声抬起眼睛,身边笼罩的冷气一下消散了,看他的目光里带着浅浅的笑意。

  宋钦扬一时间感觉自己的心率又有些不稳,走过去惊讶地问:“你怎么过来了?”

  “早上没什么事,等你一起过去。”

  果然是等他啊,也不知道等了多久,宋钦扬嘴角忍不住抬起来:“你跟我说一声我就快点下来了,那我们走吧。”

  既然谢沉开了车来,他就自然而然地坐了副驾驶。

  扣好安全带后,谢沉递了个纸袋子给他,宋钦扬打开一看,居然是一个保鲜膜包着的三明治,还是温热的,还有一个乐扣杯,里面装的看起来是豆浆。

  这包装显然不是外面的店里能买到的,宋钦扬捏着这个袋子有些晃神,他今天赶时间,确实没来得及吃早饭,可谢沉怎么会知道?又怎么会做了饭给他带过来?太魔幻了。

  他转过头瞄了一眼谢沉开车的侧脸,谢沉仿佛知道他在想什么,望着前方的路开口道:“你不是在访谈里说早上经常吃麦片。”

  宋钦扬一愣,他不记得自己提过没有,原来谢沉看得这么仔细。

  “还是要注意身体。”

  谢沉说完,似乎不习惯这样表达,掩饰紧张般地抿了抿唇。

  宋钦扬心里又甜又暖,答应道:“嗯,确实是。”

  他在旁边喝豆浆,感觉到谢沉明显把车开得更稳了一点,转弯也很缓,这种细节让他更加被幸福击中,谢沉这是在关心照顾他么?

  谢沉边开车,边用余光扫过副驾驶,看见宋钦扬惊喜又小心翼翼地吃着早饭,心底酸酸的,宋钦扬也太容易满足了些。

  到达附中的时候,校门口挂着校庆的横幅,除了捧花欢迎的学生,还有几个熟悉的身影站在门边。

  宋钦扬没想到这么大阵仗,校长副校长亲自在这里等他们,还有当年的教导主任,他和谢沉高二的班主任。

  他们下车后快步走过去,校长先慈祥地冲他们笑道:“小宋,小谢,欢迎回来啊。”

  同时有学生一边说着“欢迎学长”,一边把手中的捧花塞给他们,宋钦扬看谢沉跟他拿着一样的花束,站在人群中间,忽然觉得画面有点奇怪。

  “小宋跟小谢往这一站,真是一表人才,为校增光添彩。”老校长喜爱之情溢于言表,“我们在校门口拍张合影吧?”

  宋钦扬还在犹豫,他记得谢沉很不喜欢拍照,尤其是大合照,谢沉却先点头道:“好。”

  他们站好后,之前的班主任忽然笑道:“他们俩捧花站在中间,感觉像是要结婚了。”

  宋钦扬总算明白了这种奇怪感从何而来,耳根隐约开始热起来,旁边校领导们都在跟着笑,校长一拍手:“你别说,有准备。”

  两个学生上来拿着礼花一拉,五颜六色的彩带升空,徐徐飘下,十足喜庆。

  听见快门声响过后,宋钦扬心虚地偷看了谢沉一眼,正巧谢沉也侧过头看向他,撞进那双黑色眸子里的一抹笑意,他心头猛地一跳,又在周围的欢声笑语中,装作不经意地移开视线。

  周围人没发现这些小动作,进学校后,有同学替他们拿过花束,又送了定制版的校徽给他们,一行人的领口上都有一个。

  宋钦扬的衣服面料有点滑,在领子上别了一下没有成功。忽然,一只手伸到他面前,谢沉道:“我来吧。”

  他接过宋钦扬手中的校徽,低头拉起他的衣领,仔细地将校徽后的胸针穿了过去。

  两个人的距离忽然靠近,宋钦扬眼前是谢沉垂着的睫毛和挺秀的鼻梁,周围的空气也一下被他身上清冽的味道占据。

  带好后,谢沉眨了眨眼:“好像有点歪。”

  于是他又把胸针取了下来,重新戴了一遍,动作间宋钦扬感觉到他稍凉的手指扫过了他的脖子,他呼吸都放轻了,几秒钟的世界仿佛过了一年。

  谢沉撤离开时,他们的班主任感慨:“这么多年了,小宋和小谢关系还是很好啊。”

  “当年谢沉同学就不爱说话,只跟宋同学能说两句,现在还是朋友,真难得。”旁边一个一头白发的老师跟着说。

  宋钦扬心说,是么?在这些老师眼里,他们当时似乎还挺亲密的。

  他们先在校园里转了一圈,参观了一下母校的变化,走到一栋装修很新的教学楼前,校长笑容可掬地跟大家介绍:“这栋科技楼投入使用以后,实验室还有竞赛班都放在这里,广受同学们的好评,小宋就是太低调了,匿名捐楼,我想放个照片或者介绍上去都不让。”

  宋钦扬脚步一顿,旁边教导主任接话,用开会发言一般的语气道:“是的,宋同学在校的时候就品学兼优,内敛谦逊,现在成为了一名优秀的青年企业家,依然心系母校,是多么可贵。”

  后面学弟学妹们一片鼓掌,宋钦扬表面笑容温和,实际头皮发麻,早知道会被当着众人的面一通乱吹,他就不会和谢沉一起来,太尴尬了。

  谢沉偏偏还饶有兴趣地问他:“你怎么会想到给学校捐楼?”

  “咳,”宋钦扬维持着表情平静,“毕竟在这里留下了不少记忆。”

  他目光扫过谢沉的侧脸,心道也因为这是他和谢沉相遇的地方,他所有青春的开始。

  教导主任接着说:“当然,如果没有谢同学,它也不会是现在的模样,谢同学同样匿名地为我们捐赠了科技大楼所有的教学及实验设备,一千台计算机……”

  主任激昂地念着,学弟学妹们继续拼命鼓掌,宋钦扬震惊地望向谢沉,难以相信他们竟冥冥之中一起促成了一栋楼的建立。

  看着它,就像他们两个人被不自觉地连结在了一起,着实神奇。

  他也问了同样的问题:“你又是怎么想到的呢?”

  “这里也有我最重要的记忆。”谢沉认真地回答。

  那时候他还没和宋钦扬在一起,听说宋钦扬决定给母校捐楼之后,他也抽空回来转了一圈。

  本来以为自己对这片冷冰冰的建筑没什么感情,可他走过校园小路的时候,脑海里会不由自主地浮现宋钦扬在后面跑着追上他,说要和他一起回家的声音,看到操场旁的领奖台,也会想起宋钦扬站在他旁边,为他鼓掌时眼神里的光彩。

  他惊讶乃至有些恐惧地发现,宋钦扬确实改变了他对这里的印象,或者说让他自己变了。

  他在校园的一角坐到了夕阳落下,做了两个决定。

  一个是他想把宋钦扬的那栋楼完善起来,也算感谢学校,能让两个人生轨迹完全不同的人相遇。另一个是他想问问宋钦扬,还愿不愿意和他在一起。

  有了这个念头后,他的心绪就变得更加凌乱,他无法预测宋钦扬还会把他改变到什么程度,他们未来会如何,甚至有一瞬间预想了宋钦扬发现他并不是想象中那样,坚决要离开他的场景。

  最后,他带着这种不确定性,跟宋钦扬说“我们试试”,宋钦扬同意了,他们就此开始。

  校长还在旁边跟宋钦扬聊什么,宋钦扬笑得眼睛弯了起来,阳光从校园道路旁的梧桐树叶间穿过来,打在他脸上,衬得这个笑容更加温暖。

  谢沉视线悄悄地投过去,事实证明,他的确没有成为对方理想中的男朋友,甚至不是一个合格线以上的男朋友,宋钦扬现在也确实要离开他。他一开始就错了,感情没有试验期,一旦投入就会越来越深,所有潇洒都是装出来自欺欺人的。

  还好,他还能有另一次机会。

  逛了一圈后,校庆典礼正式开始,宋钦扬作为“知名校友”上去致辞。

  这个礼堂就是高一时举办文化节,他第一次注意到谢沉的那个礼堂。宋钦扬上台后,看着台下黑压压的人群,从容地微笑了一下,开口道:“非常荣幸有机会参加隆重的70年校庆,感谢母校对我的邀请。”

  台下学弟学妹们都听得很认真,看他的眼神很期待,甚至带着满满的崇拜,和他们以前一样,单纯懵懂又有朝气。

  他目光掠过谢沉的位置时停住了,谢沉正十分专注地看着他致辞,专注得好像视线范围内只能看得到他的身影。

  他心跳一时间加快了一些,从前只是他在台下看着谢沉,感觉对方像在发光。这还是第一次谢沉看到他站在聚光灯中央,不知道会不会有一瞬间觉得他也很耀眼。

  讲完话后,在全场雷动的掌声里,宋钦扬回到了谢沉身边的座位,典礼还有很多道繁杂的程序,估计要两小时起步。

  这时,谢沉凑到他耳边问:“要不要出去转转。”

  宋钦扬惊讶地看向他,谢沉是在邀请他一起开溜么?不过在这里听领导背稿子确实无聊,现在所有学生都聚在礼堂,校园里很空荡,是出去走走的好时机。

  他学生时代其实过得一直很循规蹈矩,谢沉就自由得多,看不见人的时候可能就是跑去和乐队练习去了。

  宋钦扬忽然有种延迟体验逃课的刺激感,压低声音道:“走。”

  两个人在一片漆黑中起身从旁边绕着走了,半路宋钦扬差点被座椅绊了一下,接着,他感觉自己的手被牵了起来。

  温热的手心贴着他的手心,谢沉的手指不紧也不松地握着他的手指,周围很黑,台上很吵,视觉和听觉都起不到转移注意力的作用,只有相接的触感加倍清晰起来,体温在肌肤间融合,几乎要渗出细细的汗来。

  宋钦扬被他拉着手走过了长长的一段过道,他想,原来谢沉的手牵起来是这样的感觉,像有又痒又麻的电流。

  他们从一个侧门出去,阳光一下洒在了身边,照亮了隐秘的心思。

  宋钦扬感觉谢沉该把他放开了,可谢沉走了两步也没有要松手的意思,他听见自己耳边的血流变得更快了,杂乱地想他是不是该把手抽出来。

  就在犹豫的一秒,旁边的树林里,有人悄悄地拍了一张照片。

  穿着学生制服的女生把屏幕上的图片放大了点,不太清楚,但内容很令人震惊。

  今天校领导交代过他们,要来的校友很有名,不许围观或者摄影,但现在大家都在礼堂,也没人知道会是谁拍的吧,她就发在群里应该不要紧。

  一场风波正在酝酿之时,谢寒逸的微博账号发了一张照片,定位在S市,是电影剧组一起聚餐。

  考虑女演员要保持身材,位置选在了一家有机餐厅,装修得也很“有机”,玻璃墙壁,阳光明媚,周围都是绿意盎然的各种植物。

  墙上还挂着宣传语——“PureGreen”

  请收藏本站:https://www.mdxs123.com。米读小说手机版:https://m.mdxs123.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