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第 55 章_失忆后我把渣攻当替身
米读小说 > 失忆后我把渣攻当替身 > 第55章 第 55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55章 第 55 章

  [笔迷楼]

  宋钦扬总觉得,他彻底恢复记忆之后,谢寒逸对他比以前还要黏糊,比如恢复第一天晚上,就非要和他挤在病床上一起睡。宋钦扬本来就觉得早上医生查房时有点丢人,坚决不同意,结果关了灯谢寒逸又悄悄靠过来,宋钦扬被他弄得哭笑不得,只能随着他去了。

  等出院回去之后,也没好到哪里去,他们难得有几天两个人都闲在家里的时光,谢寒逸看个电影要把他圈在怀里,做个饭要把他叫去试好几次味道,试着试着就变了意味,连早上起床刷牙,都要从背后搂他,低头把下巴亲昵地放在他肩膀上,让他甜蜜又有一丝苦恼。

  宋钦扬发现谢寒逸不太正常,看他的目光时常欲言又止,像在藏着什么事。几次之后,他终于忍不住直接问了。

  谢寒逸神情不太自然,试探着问:“你想起了所有东西的话,那我从前做的那些过分的事……你岂不是也记得一清二楚。”

  没想到他这些天就是在纠结这个,宋钦扬失笑,用开玩笑地语气问:“你指什么事?是一言不发地放我鸽子,还是我去国外探病的时候说我太夸张了?”

  谢寒逸表情一滞,心说他果然彻底复原了,赶紧认罪:“我错了扬扬,以后我再也不会了,你忘掉这些好不好?”

  他自己回想起来,也觉得有些事错得太离谱,比如演唱会受伤后,宋钦扬千里迢迢拖着行李箱出现在门口,他其实很开心,几天的疲惫的烦闷都一扫而空。

  但看见宋钦扬眉宇间的一丝疲倦,想到宋钦扬估计着急跑过来,在路上恐怕担心得一直没合眼,不知道脑子怎么一抽,鬼使神差地对宋钦扬说:“你这也太夸张了吧。”

  回想起来,自己都直想皱眉,也多亏了宋钦扬能忍。

  “忘不掉了,”宋钦扬看他的眼神里含着温润的笑意,“但你偷偷替我做的事也很多,所以我愿意将它们一笔勾销。”

  “真的?”谢寒逸惊喜地把他拉过来,在他侧脸上亲了一下,又在另一边也亲了一下。

  宋钦扬点头,他现在能以这种态度说出来,说明在内心深处已经彻底放下了。

  他觉得经历了失忆,不只是谢寒逸改变很大,他自己也变了,在感情中不再像从前一样小心纠结,什么都憋在心里。虽然目前看起来不太可能,但就算谢寒逸今后再脑子短路搞出类似的事,他也能果断地让对方好好“清醒一下”。

  “本来人就都不完美,”他对谢寒逸说,“我也不能说自己每件事都挑不出错,以后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一起走,互相理解包容是应该的。”

  谢寒逸眼里,他整个人简直散发着温柔的光,把他搂得更紧了:“不,我觉得你就是完美的。”

  他们的生活又恢复了安宁和甜蜜,但外面就没这么和平了。宋老爷子做胆管癌手术之前,公布了集团旗下企业股权重组的决定,相当于提前分了家,在整个宋家引起了一场轩然大波。

  媒体也一直在持续跟进这场豪门家产之争,一番讨论鹿死谁手之后,震惊地看到,宋老爷子居然把集团的基石产业交给了宋钦扬,他们之前甚至不知道宋钦扬和宋家有关系。

  网上也掀起了新一波激烈讨论,主要是宋钦扬的形象和他们以为的豪门继承人实在不太一样,上普通的公立学校,从头开始创业,还和顶流男明星谈恋爱,谈到昭告天下。

  【卧槽,方糖娱乐的总裁居然是宋秉文的亲孙子,这世界好魔幻啊。】

  【关键他也太低调了,平时感觉就是很谦和那种人,上次上节目也完全没提起,甚至看着和他堂哥都不太熟。】

  【可能是对继承人的一种保护?话说等交接完毕,富豪排行榜是不是要变动了……】

  【从前送个会员,看你们喊爸爸我还很鄙视,想问问现在叫还来得及么?】

  【其实也不低调,和谢寒逸的爱情故事全世界都知道,野啊,我本来以为他们这种继承人都得有个商业联姻对象。】

  【诶,那样的话,谢天王是不是算“嫁”入豪门了?】

  【哈哈哈哈角度清奇,想想还真是哦,恭喜谢天王!】

  【但谢寒逸本人也挺有钱的吧,“最有商业价值的艺人”排行第一不是吹的。】

  【不是说他跟宿平江有点关系么?是亲戚还是……】

  眼看着讨论热度越来越高,#谢寒逸嫁入豪门#的词条也被网友们玩梗刷上了热搜,宿平江偶然看到后,对于里面五花八门的猜测,脸色越来越黑。

  看到宿平江的秘书找了谢寒逸好几次,谢寒逸都反应很冷淡,宋钦扬问了他几句,谢寒逸才告诉他:“他是想见你。”

  “我?”宋钦扬有些意外,“为什么?”

  谢寒逸拧着眉摇头:“肯定没好事。”

  宋钦扬犹豫了一下,从上次公司闹信息泄漏危机的时候,他就发现解决得过于顺利,应该有人在暗中帮他打通了关系。

  后来宋家分家,他大伯彻底跟他们撕破了脸,在打官司之前,谢寒逸把收集的对方的账务漏洞和其他证据拿给了他,结果没等到开庭,宋思建和宋子铭因为税务问题被带走调查了。

  谢寒逸一看这就是宿平江动的手脚,对于在帮他解决问题上被捷足先登,还郁闷了两天。

  宋钦扬觉得,无论宿平江是出于什么目的,都算是帮了他,他理应道谢。况且他看得出宿平江这些年在尽力弥补谢寒逸,谢寒逸也没从前那么恨他了,就是宿平江为人傲慢,谢寒逸也是绝不会低头的人,就一直这么僵着。

  于是他同意了:“那我们和他一起吃顿饭吧。”

  在宋钦扬在场的情况下,谢寒逸难得跟宿平江风平浪静地吃了个饭。

  宿平江从上次去医院看谢寒逸,憋了两个月的气,终于看明白宋钦扬算是把自己儿子治得死死的。这次他放缓了态度和宋钦扬聊了聊天,发现对方出乎意料的知书达理,谈吐斯文,头脑清晰,为人又谦和,比他儿子好沟通多了。

  坐在旁边听宿平江似乎还越聊越投入了,谢寒逸在心里冷笑,怕宋钦扬被他烦得没空吃东西,一直在给他夹菜,虾都剥好了放在宋钦扬碗里,宋钦扬有点不好意思,直给他使眼色。

  宿平江本来就因为那条热搜有几分在意,又看见自己儿子小媳妇似的给别人剥虾,心里生出无名火,对宋钦扬还是彬彬有礼的,对谢寒逸就冷下脸:“你能不能专心吃你的饭。”

  谢寒逸不屑一顾:“我给我男朋友夹菜,跟你有什么关系。”

  宋钦扬又瞥了他一眼,谢寒逸冲他眨了眨眼,一秒收起低气压,变回了温风细雨的表情。

  宿平江在对面看清了俩人的眼神交流,从来没见过谢寒逸这么听话的样子,再次意识到宋钦扬在谢寒逸心里的分量。他是个会斟酌利弊的商人,明白现在只能认了,跟宋钦扬打好关系,说不定以后说话谢寒逸还能听进去点,而且宋钦扬作为宋家新的掌权者,也是个很不错的合作对象。

  于是他对宋钦扬的态度更好了,等到吃完饭回去的时候,宋钦扬听见宿平江邀请他改天去打高尔夫,说要介绍几个朋友给他认识,差点都愣住了。

  等宿平江走了,谢寒逸冷哼一声,揽过他的腰酸溜溜地说:“不许去,他什么意思啊。”

  宋钦扬哭笑不得:“这醋你都要吃?”

  不过他的确摸不透对方的用意,谢寒逸倒是能猜到,宿平江这是准备替宋钦扬铺路。

  他小声念叨:“多管闲事。”

  同时又有些得意,宿平江这么刻薄的人,跟宋钦扬交流之后,都能发自内心地欣赏他,他的扬扬就是优秀。

  接手家业之后,虽然大部分事务依然由他父亲代管,宋钦扬还是实打实地忙了一段时间,和谢寒逸相处的时间都变少了。谢寒逸表面上委屈,说他最爱工作,自己只能排第二,却总在他加班的时候亲自做了饭送过去,在旁边静静地陪着他。

  宋钦扬既感动又歉疚,跟他说忙完这一段时间一定补偿他,问他想要什么。

  谢寒逸搬了把椅子坐在他办公桌对面,撑着下巴看他:“除了你没什么想要的。”

  宋钦扬耳根一热,总觉得他现在说话越来越直白,动不动就撩拨他一下,下意识地左右扫了两眼空无一人的办公室。

  谢寒逸看到他泛红的耳朵,心里一痒,改主意了:“还是有的。”

  “什么?”宋钦扬看向他,正对上他勾着笑意的眸子,心跳猛地快了一拍。

  “我想听你叫我老公。”

  宋钦扬听见耳边轰地一声,热度在皮肤上蔓延开来,谢寒逸的声线清冷,说话时音色澄净得像念诗,一本正经地说这些话就更让人不好意思。加上办公室又大又空,好像都能有回音。

  看到他的反应,谢寒逸眼里的笑更深了,接着说:“也不用什么时候都喊。”

  他手撑在桌面上,倾身凑近宋钦扬的耳边,缓缓地说了一句话。

  宋钦扬的耳朵都红透了,连声道:“不行不行,你换一个。”

  “好吧。”谢寒逸装作妥协,唇角一勾,又在他耳边提了个新要求。

  宋钦扬直接靠着椅背后撤了一小段,睁大眼睛看着他:“你天天都在想什么?”

  他觉得自己接下来几天进办公室,看到这桌子,都会忍不住想到这句话。

  “这能怪我么,”谢寒逸委屈兮兮道,“我天天和小饼大眼瞪小眼,数着秒等你回来……”

  纵使知道他说得夸张,宋钦扬也心软了一下,搪塞道:“下次,下次再说。”

  谢寒逸早清楚他推脱的说辞,故意把他的椅子拉过来将他圈在桌子前,追问道:“下次什么时候?”

  宋钦扬红着耳朵:“等……等你生日。”

  “那以后我生日就是今天。”

  逗了他半天,谢寒逸才在他耳尖上亲了一下:“好吧,说正经的,等忙完了你教我滑雪吧。”

  宋钦扬愣了愣:“你怎么忽然想学滑雪?”

  “我说过以后每年都要陪你的。”

  等宋钦扬空闲下来,就真的带谢寒逸在度假山庄练起了滑雪,他教对方滑雪,谢寒逸教他拉小提琴,他觉得两个人的共同爱好越来越多了,不禁心怀雀跃。

  他的家人也跟谢寒逸关系越来越好,他母亲从第一次见面就很喜欢谢寒逸,父亲本来一直接受不了他跟男人在一起,接触了以后也开始觉得对方不错,他爷爷简直把谢寒逸当音乐鉴赏方面的知己,那一群堂弟堂妹更不用说,全是谢寒逸的忠实粉丝,每次聚会像是粉丝见面会。

  他看谢寒逸去他家,被各种关怀淹没,有些应接不暇的样子,又是觉得好笑又是暖心。谢寒逸从小到大都没有一个完整的家庭,他很想给谢寒逸一个家。

  见得多了,他爷爷也开始有意无意地暗示明示:“上次请的大师说咱们家今年必有喜事。”“小谢真不错,要真是我孙子就好了。”“扬扬,院子里我还埋了几坛好酒,就等孙辈们结婚的时候喝了,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啊。”

  宋钦扬当然也有这个打算,可之前失忆的时候,他都在谢寒逸面前透露了雪地求婚的计划,再用的话就没法给对方惊喜了,他觉得自己得再想一个。

  还没策划好,他收到了滑雪俱乐部的一封邮件,邀请他参加一个小型的山道滑雪比赛,有神秘大奖,他觉得看起来很有意思,正好很久没去,就答应了。

  本来他想和谢寒逸一起去,可正巧碰上对方新专辑宣传,谢寒逸这张专辑比从前的更加火爆,一发行就洗刷了各大榜单,向来苛刻的乐评媒体都称其为“划时代之作”。宋钦扬也替他骄傲,这时候忙他很理解,稍有遗憾地自己启程了。

  到了采尔马特雪场,宋钦扬发现这个小比赛还办得挺正式,有主持人,有摄像跟拍,选手也不少。只是他总下意识地觉得旁边的人都有种熟悉感,可大家都穿着厚滑雪服,带着头盔护目镜等一套装备,看不出身材和相貌。可能是错觉吧,他想。

  开始的哨声吹响,选手们开始行动,宋钦扬踩着滑雪板抢占先机进了滑道,动作灵巧地前行,在皑皑的雪原中穿梭,很快甩开了一批人,只有身后的另一个选手跟他追得比较紧。

  视野的远方是泛着金光的雪山峰峦,身旁的景色飞速掠过,耳边只有风在呼啸,自由肆意的曲调在他胸膛里奏响。一个断崖过去,他直接腾空跃出一道优美的弧线,然后平稳落地,激起眩目的层层雪雾。

  他一边感受着攀升的心跳,一边用余光看到另一个选手在他之后跳了下来,在他后面穷追不舍,忍不住想,要是谢寒逸和他一起来就好了。

  等到了终点,宋钦扬甚至在想,虽然是业余的比赛,这赢得好像太容易了些,除了他和第二名,都没看到别人的影子回来。

  旁边摄像一通狂拍,主持人和裁判也不等其他人,直接宣布颁奖。

  宋钦扬整个人都是懵的,主持人递给他和旁边的选手一人一个盒子,他觉得大概就是那个神秘奖项,低头打开,然后愣住了。

  蓝丝绒的衬布上,放着的是一枚戒指,款式简单但一看就是精心设计的,在雪景的衬托下璀璨生辉。

  他猛地抬头,看着自己对面的,陪自己一路滑过来的人,他早就觉得对方身型眼熟,就是不敢认。

  这时他们站的雪地上,灯光忽然变了,音乐声响起。

  隋意、岑安还有谢寒逸乐队的几个成员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边弹唱边带着祝福的笑看着他们。他再环视一圈,原来围观“比赛”的人群里,还出现了难得带着喜色的钟尧、其他朋友、他的弟弟妹妹……

  宋钦扬跟着他们一起笑得灿烂,谢寒逸解下了滑雪头盔,两人对视的时候,他又不由自主地眼睛泛湿。

  他觉得自己红着眼圈嘴角却止不住上扬的样子,肯定有点傻吧,谢寒逸看他的眼神却比任何时候都要亮,仔仔细细端详了他几秒,忽然单膝跪在了雪地中。

  “你可能觉得很意外,可我已经失眠了好几夜,闭上眼睛就在想这件事……”

  谢寒逸开口,宋钦扬就怔住了,这不是他16岁那年跟谢寒逸表白说的话么,他怎么都记得?

  他那时候紧张得发抖,手攥着校服的下摆,眼神却炽热而坚定。

  “谢沉同学,你好,我叫宋钦扬。我这么说你可能会很意外,可是我已经失眠了几个晚上了,闭上眼就在想这件事。为什么我会在人群里找你的身影,看到你的话一整个上午都会很开心。为什么我听到别人谈及你的名字,就会紧张得像在说我自己。为什么我总走神想到你,越是控制自己不能这样,越是起反作用。我觉得我肯定是喜欢你,按理说我应该先找人打探情况,然后跟你从朋友做起,可我一见到你就什么都忘了,变得都不像我自己。所以,我想冒昧地问一下,我可以追你吗?”

  清晰得好像昨天发生的事一样,可一转眼,他们已经走过了近十年的时光。

  他少年时期魂牵梦萦,挂在心尖的人,正在他面前单膝跪地,捧着戒指跟他求婚。

  谢寒逸抬头看他的目光专注到发烫,认真地说:

  “感谢十年前你选择了我,一直都没有放弃我,否则我没办法想象,我的人生会是怎样的一片荒芜。你知道我一直是个恐惧承诺的人,可现在我想对你发誓,往后的每天我会极尽所能让你幸福。宋钦扬,你愿意和我共度余生吗?”

  宋钦扬拼命忍才忍住漫上眼眶的酸涩,在周围的欢呼喝彩声中,笑着用力点了点头:“我愿意。”

  他留在采尔马特的照片又多了一张,这张和之前的都不同,上面有他的家人、他的朋友,最重要的是,照片的中央他和谢寒逸戴着同样的戒指,彼此相望的眼神是同样的深情满溢。

  宋钦扬知道,未来这样的照片会越来越多,他也毫不怀疑他们可以一直走下去,在对方的生命里刻下更多印记。

  他想起问过自己的问题,现在有了答案,如果重来一次,他依然会义无反顾地爱上谢寒逸,相信对于谢寒逸来说,也是一样。他们大概是命中注定,是两个人都拼命努力靠近的命中注定。

  请收藏本站:https://www.mdxs123.com。米读小说手机版:https://m.mdxs123.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