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_兼职无常后我红了
米读小说 > 兼职无常后我红了 > 第十七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十七章

  一干冤魂哪料到该进的大门还没进去,就在隔壁被两个无常抓个正着,简直好比偷盗偷进了警察家。被兰菏和老白撕了身上拘役的绳子,捆成一串前往觉慧寺,自始至终都是满头雾水。

  “你看你勾魂勾的也少,不知道我们无常有个手法,叫无常结,打上了后,便是勾几十个鬼,也难跑脱。”老白展示给他看,“不像阴曹地府,他们的逃脱率高多了。”

  他暗搓搓开始diss阴曹地府,因为已经知道了严三有过挖角的想法。虽说兰菏应该不会去,也要未雨绸缪嘛。

  技多不压身,兰菏真学了起来。

  老白哈哈大笑:“还说你不愿意走无常,这不是学的挺认真嘛。”

  兰菏看了他一眼:“老白,你有没有看到我头上写了四个字。”

  老白:“看到了。”

  兰菏:“念一下。”

  老白:“来都来了……”

  老白:“……”

  ……行吧,他懂了。

  到了觉慧寺,只见这里游魂众多,偶有路人走过,穿过他们的身体,那些鬼力低微的游魂就会面目模糊地散开一会儿,好半天才能聚拢回来。

  “今日怕是在办法会,这样热闹。太好了,趁机混进去一起超度。”老白仔细听了听,确实有念经声。

  寺庙举办超度法会,自然游魂围在旁边听经,希望获得超拔机会。科仪咒语中会有邀请鬼差带着魂魄前来赴会的内容,这算是一个邀请,能让他们进去。

  “来老爷,来老爷!”

  兰菏忽有声音喊自己,一看,是穿着长衫的徐贵,他的身形看上去比上次凝练了不少,“是你啊,徐贵。”

  “来老爷,还有这位老爷。”徐贵作揖,憨憨一笑,“给二位请安了。来老爷,我刚在里面吃了化食呢,你都来晚了,快进去吃东西吧。”

  “哦哦!”兰菏想起了觉慧寺的素斋,抓着老白,“冲呀!"

  进去后兰菏才发现自己想差了,法会上自然也摆着供品,却不是素斋,只是香花水果。兰菏挑拣着吃了一些,可他晚上吃得就是水果,实在有点腻了。

  “我要是在这里飘来飘去找吃的,会被和尚抓起来打吗?”兰菏犹豫地问老白。

  老白:“穿着制服呢,怕什么。要是遇到高僧,你就说来参加法会的,迷路了。”

  兰菏:“可以可以。”

  兰菏往觉慧寺的僧侣生活区域飘,想找找后厨,竟然在一处院落看到了宋浮檀,他随意地睡在靠窗的木榻上,窗户打开,月光和兰菏的目光就一起落在他俊美的脸上。

  “咦……”兰菏也没惊讶疑惑多久,宋浮檀和觉慧寺颇有渊源的样子,出现在这里也不奇怪。

  兰菏几乎没思考,就飘了下去,打量一会儿,蹲下来往他脖子吹凉气,“呼——呼——”

  宋浮檀持诵咒文,渐渐入睡,脖子上凉飕飕的感觉,让他慢慢睁开眼睛,一般这种阴风掠颈,都是鬼怪出现的前兆,他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一睁眼却看到了小来蹲在床边吓唬他:“略略略。”

  宋浮檀愣了一下,随即意识到,这应当是自己的梦境,金轮咒一念,他真的梦到小来了。

  既是在梦中,宋浮檀也直勾勾看着他道:“你来了。”

  “啊?你也太淡定了吧,难道一点都不惊讶吗!”兰菏还以为能吓宋浮檀一跳,这也太淡定了吧,不愧是常见鬼的,“我和我同事一起送冤魂过来,本来想找到吃的,没想到看到你也在啦。”

  宋浮檀:“?”

  他心中略有点奇怪,怎么这个梦还这么完整,甚至带了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剧情。同事,指的是那个阴曹地府的阴差吗?

  不过,到底是梦,还是有荒诞的bug。东岳阴司的阴差,怎么押送冤魂到觉慧寺来。

  宋浮檀忽略了这bug,只顺着道:“你是想让我带路去厨房,才叫醒我的吗?”

  “被你发现啦,我看你肯定知道吃的在哪儿。”兰菏拿着勾魂索,“哎,不如,你跟我一起飘去吃吧,这样方便。我好像也更习惯看你的魂体。”

  “嗯。”

  既因为面对小来,又是在做梦,宋浮檀情愿离魂而出。

  兰菏把他一勾,就扯了出来,又伸出手。

  宋浮檀握住了兰菏的手,顺势完全脱离躯壳,站了起来。

  魂魄与魂魄的接触,是一种奇妙的触感,冰冰凉凉,似虚还实。他想,果然是做梦,才会手拉手,但感觉还挺真实。

  “跟我来吧,在单位吃得不好吗?”宋浮檀想到传说中饥一餐饱一餐的鬼差,觉得小来的确是很消瘦啊。

  “太不好了!”兰菏想到的却是柳醇阳,“呜,我上司都不让我吃饱。”

  虽是在梦里,但看到小来的样子,宋浮檀还是觉得太可怜了,这都是现实的映射啊。

  宋浮檀立刻把他带到了厨房,“这里还有一些萝卜糕和素牛排,是我表弟备下的夜宵,你都吃了吧。”

  白萝卜丝和粘米粉做的萝卜糕,透着萝卜的清香甜味,软弹可口,咸甜恰到好处,一点也不腻。而素牛排其实是豆干做的,浇上汤汁后几乎能以假乱真,色香味都十分接近荤菜。

  兰菏快乐地吃了起来,“我早听说觉慧寺的素斋味道一绝,终于吃到了,刚才找了半天呢。他们烧菜怎么烧的,味道怎么就特别好呢?”

  宋浮檀:“后厨告诉我,炒菜时会放《楞严经》。”

  兰菏:“……”

  兰菏大声道:“我不信!你不要骗我们东岳来的无常!”

  宋浮檀觉得他实在是可爱极了,“因为放了《楞严经》心境更加平静,就能烧出高水平的斋菜了。”

  兰菏:“好吧,这样还有一点道理。”

  既在梦里,也无所顾忌,宋浮檀问他:“如果以后你饿了,就来觉慧寺吃东西吧?你喜欢吃什么,可以告诉我,提前准备好。”

  兰菏:“好!!!!”

  宋浮檀看他高兴的劲儿,自己也带上了笑。随即有些怅然,如果这不是梦,该多好。

  正是这时,老白飘飘忽忽过来了,“小来,找到吃的了么,我也饿了——这谁啊?”

  “这是我一个朋友。”兰菏招了招手,又给宋浮檀介绍,“这是我同事老白。”

  宋浮檀:“老白???”

  他的表情太不可思议了,连老白都有些莫名其妙,“是……我啊,有什么问题吗?”

  宋浮檀忽然觉得不对了,他没见过老白,持金轮咒是夜梦所思之人,可没见过的怎么也会梦到。

  他冷静地问道:“我不是在做梦吗?”

  兰菏:“做梦?你在说什么?”

  宋浮檀:“……”

  兰菏反应了一会儿,才惊愕地道:“啊,你以为自己一直在做梦?”

  宋浮檀:“…………”

  他慢慢抬头揉了揉眉心,虽然想见小来,但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老白还在状况外:“啥情况,这人干嘛呢,到底死没死。”

  宋浮檀头疼地道:“可你是东岳阴司阴差,怎么会来觉慧寺参加法会,还答应我常来。”

  “等等,你觉得我不可能出现在觉慧寺,所以认为这是梦?”兰菏觉得自己是不是找到重点了,“但是我和老白是来占便宜的诶。”

  宋浮檀:“……”

  老白继续状况外:“干嘛了?我还有吃的吗?”

  宋浮檀从纱罩下又拿出了一碟菜,递给老白,老白就接过吃自己的,不吭声了。

  “哈哈哈哈哈,你也太搞笑了吧!我就说你被我吓了一跳,怎么可能那么淡定,原来是当梦。”兰菏后知后觉地回想起更多,“哈哈哈哈哈哈哈!”

  宋浮檀内心比兰菏理解的更不好意思,他努力在兰菏面前保持淡定,“但你还是很少来这里吧,我带你走走。”

  他是时常来觉慧寺的,以往可没见过小来。

  兰菏立刻答应了,“我们溜达一下,等老白吃完了再走。”

  ……

  两人走了出去,隐隐还能听到唱经声,僧侣们的超度法会还在进行,要是飘得高一些,还能看到那些祈求得到超拔的鬼众。

  “其实昨天,我还想起你和小瘸驴了,不是在梦里哈,没想到又见面了。”兰菏笑哈哈地道,被刚才那一出逗得心情颇好了。

  宋浮檀听到他的话,心里就不自觉写起了散文,嗯,他也在想我。

  兰菏和他一起一边闲聊,一边往屋顶上飘,只见一个年轻僧人正在院子里,坐在石桌前一动不动,像是入定了。

  兰菏看着眼熟,心说这不是那什么思空法师么,据说是觉慧寺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当家,也就是监寺,方丈的左膀右臂,位置相当重要,加上长得又帅,还在网上红过一阵呢。

  据说不止网红,佛法也精深,在业界很有名……

  此时,又有几个僧人进了这院子,走在最前面的一个老僧人手里拿着一根拐杖,脸上布着皱纹,但眼神清明,身形高大,穿一身最普通的僧衣走在最前面。

  看到思空坐在那里发呆,那老僧问道:“思空在做什么?”

  思空回神,讷讷道:“我在想,暑气逼人,如何修禅。”

  “为何不回避?”老僧提起拐杖,就往思空身上抽。

  别看老头上了年纪,一动起来,袖子挽起,竟是肌肉鼓鼓,而且他比思空还高了半个头呢。

  原本安静俊美的思空法师一下跳了起来,脸也吃痛地皱了起来,战战兢兢对老僧一拜。

  谁知道老僧又是一下抽了过去,思空再受一棒,龇牙咧嘴地道:“知道了知道了,不可硬求心无波澜,我这就去吹着电风扇修禅!”

  老僧这才把拐杖收了起来,“去罢!”

  他看思空灰溜溜走了,又嘱咐起了身边的僧人。

  兰菏目瞪口呆,“这是谁啊?”

  宋浮檀道:“这里的方丈,不动法师,也是先前那僧人的师父。”

  难怪敢打思空,原来是师父加方丈啊,兰菏对这个名字也有点印象,有时会在新闻上看到,很有名的老和尚。但他想象中的不动法师,或者说每个老和尚,应该都是慈眉善目的,这位举棍打人的样子可太凶残了。

  兰菏喉咙痒痒,忍不住道:“刚刚那是什么意思,说着说着就拿拐棍打人。”

  宋浮檀:“那不是拐棍。”

  兰菏:“啊?是什么?”

  宋浮檀:“是他专门打人用的棍子。”

  兰菏:“???”

  兰菏震撼地道:“……年纪这么大了,这方丈还是武僧啊。”

  宋浮檀被逗得轻笑出声,“你听过当头棒喝吗?”

  兰菏就是不信佛也听过这个成语,“当然了,就是突然吓人,让他们领悟道理……咦,你的意思是大师刚才也是在当头棒喝?还真直接用棒子打的啊?”

  “这可是临济宗的拿手本事之一,佛学界有‘临济将军’之称。”宋浮檀悠悠解释。

  其实和尚也很有多种,并非人人都“拈花一笑”那么温柔,拳来脚去都有。

  临济宗这流派的风格就一直很峻烈。

  当初临济初祖,义玄法师修行时,那不是被棒喝一次两次啊,是问了三次,三次都被棍子打。德山宣鉴法师更是凶猛,徒弟说话也打三十棒,不说话也要打三十棒。

  德山棒,临济喝,正是“当头棒喝”的起源。

  不过人家动棍子,都是为了让人开悟。他们出名后也有人模仿,乱打,乱喝,但是没功力打了也白搭,那就不叫峻烈了,叫鲁莽,反惹嘲笑。

  这位不动法师,就非常复古,擅长棒喝弟子,在当今可算是很少见了。就因为颇有古风,还和德山法师一样,精研《金刚经》,他在业界也被称为金刚法师。

  而且吧,人家德山法师那棍子打下去,还分类型,有招式的,有让学者归正路的棒,有验证虚实的棒,有勉励性的棒,等等。

  最牛逼的一种叫盲加瞎棒,这种棒属于没道理,抬手就打……

  “盲加瞎棒?打你就打你,不挑理由啊。”兰菏第一次知道,“当头棒喝”还这么系统,而且是人家这流派的特殊风格,他咽了口口水,赞叹道:“厉害,这才是猛男应该修的佛啊!!”

  宋浮檀:“…………”

  这时候,下头那老和尚突然一抬头,眼神清凌凌地看了过来,极为犀利。

  兰菏顿时像被北极的风拂面,不过不动法师也只看了一眼,就一笑了之,离开了院子。

  兰菏沉默了一会儿,才恢复,“他是不是看到我们了?”

  宋浮檀道:“一直能看到。”

  兰菏囧道:“那我刚说他们猛男,岂不是也听到了……”

  宋浮檀刚想安慰,兰菏很快活泼过来了,“那应该没事,我夸他们呢!”

  宋浮檀:“……”

  兰菏索性坐在屋顶和宋浮檀聊天,“我听说最近京城有些乱,难怪你老是离魂,要小心一点呀。”

  见他关心自己,宋浮檀点头,“我知道。你也很忙吧。”连吃饭也没什么时间了。

  “倒是还好。对了,上回那个给我们使绊子的守门吏,我朋友把他的牙给打掉一颗,哈哈哈哈哈!”兰菏给宋浮檀分享起上回一同下黄泉经历的后续。

  宋浮檀看他露着笑意的眼睛,忍不住心底不安的跃动,说道:“我姓宋……”

  要把名字告诉我?兰菏半是惊讶半是了然,就像他早也在等这一刻。

  只是,宋浮檀不过说了两个字,身形竟不受控制地向后移。

  “这是怎么了?”兰菏跳起来。

  “……要回魂了。”宋浮檀略带懊恼地刚说罢,已经被不知何处来的清风送走了。

  “诶!”兰菏一愕随即露出笑容,虽然没听到名字,但至少知道对方有这份心了,他跳起来招了招手,轻松地道,“算了,下回再说吧!”

  嗯……

  宋浮檀只觉瞬息之间,天旋地转,自己也回到了身体之中,再次睁开眼时,窦春庭正紧张地趴在床边看他,“表哥,你还好吧?我看你又离魂了,赶紧找思空法师把你弄回来,他说幸好你走得不远……太可怕了,在寺庙里也能离魂啊。”

  宋浮檀面无表情地看着窦春庭。

  窦春庭:“表哥?”

  宋浮檀站起来开始殴打表弟。

  ……

  应韶守到快天光大亮,实在困到不行了,还是什么都没出现。

  他都郁闷了,“是不是耍我呢,还说今晚要我好看,浪费我这么多钱!”

  师弟们也很郁闷,不但是满腔豪情被消磨光了,主要是花了钱啊,“就是,好穷的。”

  “不行,可能是为了麻痹我们,要在最后一刻来。”应韶洗了把冷水脸,努力睁大眼睛,这时身体忽然猛地一颤,吓得连个师弟都大叫起来。

  “师兄,师兄怎么了!”

  “是不是中咒了?”

  “没事……”应韶把手机拿了出来,“来短信了。”

  他点开一看,是个陌生号码,里面只有一句话:算你狠!走着瞧!

  应韶:“??”

  神经病啊。

  兰菏早起下楼吃早餐的时候,看到应韶挂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也在买豆浆油条,两人对视了一眼,“早安。”

  兰菏问:“你整晚没睡吗?”

  应韶勉强一笑,“是啊。”

  兰菏故意道:“嘿嘿,我睡得特别香。”

  应韶:“……”

  白蛊惑了!白蛊惑了!

  既没听到八卦,也没什么动静能吵到邻居!完全是在给邻居助眠!

  ……

  兰菏又在家休息了一晚,第二天才去郊区的拍摄地集合。

  这里的院子都相当有年纪了,或者说这一带的建筑都比较老,附近还有个民俗村景区呢。

  程海东迅速开始八卦,说导演原来勘景都看好了,租下房屋做拍摄地,谁知道临时出了差错,村里有人喝多了,居然一下把几处的院墙都给撞了,连屋子也有了些损毁,连布好的景也白费。

  柳醇阳气死了,临时又选别的屋子重新布景,这才拖了两天,因为急还多花了不少钱。

  陈星扬说,“然后这里都是炕,得睡大通铺啊。”

  拍摄期间嘛,条件比这困难的还有,兰菏点了点头。

  兰菏、程海东、陈星扬他们都和柳醇阳住在同一个院子的不同房间,这院子因为是临时换的,他们到的时候还没完全收拾好,在院子外头等了一会儿。

  这边的主人家姓杨,给他们张罗的是这家的小儿子,剧组的人喊他小杨,人挺热情的。

  有剧组来,村里不少人在旁边围观,“嚯,这钱又给杨家赚了,我就说他家那运是真好,这签了约的,都能撞了,跑他家去。”

  “听说还加钱了,他一大家子,三四个院子呢,多赚多少……”

  程海东听了,小声道:“那这人家够不错的啊,虽然村子远了点,这么大块地呢,还特有历史,可以租出去赚钱,弄民宿也能赚不少吧。哎,比我是舒服多了。”

  他说着,又揉了揉自己的腰。

  “你天天想吃火锅,住这儿吃火锅可不方便。”兰菏安慰了他几句,看收拾得差不多,进去放行李了。

  换了地方拍摄依然挺累的,陈星语和老林只晚半天,特意带着淼淼来看了,这些天他们过得可轻松太多了。

  这时陈星语夫妇已经是十分信任兰菏了,他抱着淼淼的时候,老林在外头和陈星扬聊天,陈星语也打起了盹儿来——即使不大哭闹,这么小的婴儿,带起来还是很累的。

  兰菏趁机把胡大姑娘的指甲盖儿拿出来了,挫下来一小点,用纸包了点燃。

  随着火焰嗤嗤烧化指甲,爆出淡青色的光焰,兰菏觉得像是有股气蹿到了自己身上,他好像一下就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了,而且——

  兰菏抬起左手,指甲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像胡大姑娘一样长了一大截,尖利无比,泛着寒光。

  兰菏赶紧看了一下身后,还好,没长狐狸尾巴。

  他抓紧时间,长了指甲的手虚虚盖在淼淼头顶,淼淼看到他的手,也不害怕,反而笑了起来。

  “你不会也认得出这手吧?”兰菏也对他一笑,随即咒了三遍:“功德金光色,晖晖开幽暗,定慧生莲花,诸魂神永安……”

  咒罢,淼淼也就睡着了。

  兰菏出去和老林打了声招呼,就回自己那边洗澡去了。

  不多时,淼淼醒来哭了,老林赶紧抱起来,也没立刻去打扰兰菏,先哄了起来,看他可能是有些饿了,就喂了奶,喂完淼淼自然而然安静了下来,大眼睛四处张望。

  慢慢的,老林才觉得哪里不对。

  等一下,淼淼哭了,喂了奶,不哭了,这中间,没有兰菏,也没有兰菏的视频啊!

  他傻傻想,这不是巧合吧,淼淼这会不会是……好全了?

  待陈星语醒来的时候,淼淼已经一个小时没哭没闹了,陈星扬和老林正激动地抱着他,给陈星语分享这个消息。

  也是这个时候,兰菏才过来。

  淼淼一见他,就拍着手要抱——显然,虽然兰菏已经不是他的止哭良药了,但还是他最喜欢的人之一。

  “兰菏,淼淼好了!”陈星语擦了擦眼泪,把淼淼递给他。她打心底觉得,就是因为兰菏,淼淼才慢慢好的!

  兰菏接过淼淼,抱着他柔声道:“是么,爱哭鬼好了?”

  这夫妻俩是难掩激动,老林还拍了个小视频,转头就被陈星语发到自己微博上去了,激情发言:“我儿子最喜欢的人!!”

  如果没什么新戏,陈星语是难得发一次微博的,原创微博能带图、带视频更少,她一发,粉丝们立刻蜂拥而至。

  只是看了内容有点迷惑,陈星语的朋友就那么小猫三两只,这又是谁?怎么还成了她儿子最喜欢的人?

  而且以大家对陈星语以前微博的分析,但凡是她自己写的,很少用感叹号……

  网友那侦察能力多强啊,迅速就挖了出来是陈星扬新戏的搭档,前段时间陈星语还去客串了。

  原来是这样接触的么?但是以陈星语的性格,这么短时间内能和人交上朋友,也很难得了。

  这时也不知是影视基地的群演还是工作人员,还站出来爆了一张照,按理说是不能流出的,但人多了有时候也难免疏漏。

  而这正是在之前的片场中,陈星语一家三口加上兰菏休息时的照片,淼淼趴在兰菏胸口,兰菏拿着奶瓶,陈星语和老林还给他擦汗递水,爆料者表示:休息期间兰菏一直给陈星语家带孩子。

  如饥似渴的记者们迅速满怀疑惑地撰稿报道出来。

  网友同样满怀疑惑地看完:

  【为什么?带孩子?头一次看这种片场花絮??】

  【瞳孔地震,陈星语转性了吗让一个刚认识的人给自己带!孩!子!还给他擦!汗!】

  【而且是不是带的特别好?疑惑,我以为明星这么有钱了,请专业保姆应该没问题吧,要不是他特厉害,我想不通为什么会拜托同行……】

  【我发现这个演员的新闻全都太……奇怪了】

  【谁说不是呢,要么装死——这个装死啥意思现在都还不清楚,要么给猪头化妆,要么……在片场利用休息时间帮星语女神带孩子?他技能有点多哦!】

  请知悉本网:https://www.mdxs123.com。米读小说手机版:https://m.mdxs123.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