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_兼职无常后我红了
米读小说 > 兼职无常后我红了 > 第二十七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二十七章

  “我不是,我没有!”这话实在太让人误解了,兰菏还迅速向旁人解释:“不是那意思,就是用香火养成精的狐狸。”

  唯一的活人:“……懂。”

  胡大姑娘的嘴巴都要突出来了,眼角也越来越往上吊,手帕擦过腮边时,一不小心就会碰到雪亮的尖牙,“你告诉我,是哪一个,京城还有哪一个狐狸精赛过我!非要养一只狐狸,难道不是养我更好吗?”

  宋浮檀在心中暗叹,小来如此受欢迎,连狐仙也想跟他回家。但小来活了二百余年,见多识广,又戴着面罩,显然是心中不安全,至今在他面前也未摘下过,又怎么会是养宠物的性格。

  兰菏提醒:“大姑娘你冷静,口水流下来了。”

  胡大姑娘赶紧往回怼了怼嘴巴,摁平了,擦去顺着尖牙快要淌下来的口水,同时含糊不清地指责:“你说啊,你说啊!”

  老白都看不下去了:“好了好了,别吵了。怎么劈头盖脸就质问,这要质问也该是我来吧,我才是搭档,你们一个个都是后来的,分去了我的宠爱。”

  兰菏:“……”

  是父爱。还有,不孝子这是劝吗?

  胡大姑娘看样子还要和老白争辩这个资格问题,兰菏连忙叫停:“大姑娘,真误会了,叫你来正是想说这件事。我之前救了一个胡仙,她说自己是被一个黄仙劫了道。还有严三哥,今日也被黄仙偷袭,丢了官帽。”

  胡大姑娘脑子转得多快,登时神色变了,“可确定是黄皮子?”

  “应该没错,你闻闻。”兰菏看了看宋浮檀,选择把驴牵给胡大姑娘闻。

  四大门仙家本就有些邪性,而且和人一样,有好有坏,有一心向道的,也有心术不正的。即便如此,胡大姑娘发觉他们趁这时机捣乱,也是恨得牙痒痒,太不省心了。

  “岂有此理,胆敢违禁,真是不将妙感山看在眼里了!”胡大姑娘对严三道,“你放心,待我抓到这家伙,必然要让它下油锅炸一炸,在妙感山顶一千年的蜡烛!”

  最近胡大姑娘为了镇物的事,已是十分疲惫,虽说平时和东岳一系也偶有冲突,但大方向上大家是一致的,严三赶紧道:“实是我学艺不精,才会让它得手。我给下面打个报告,将功赎罪,和大姑娘一道追查此事。”

  胡大姑娘点了点头,沉吟道:“明日,我就请王三奶奶下调令,召集所有在京城的黄门上山,逐个审问!”

  看来胡大姑娘是发狠了,也意识到这件事拖不得了,要用雷霆手段,即刻拿下凶手。

  胡大姑娘是在碧霞庙伺候的,不过四大门的顶头上司其实是民间俗神王三奶奶,王三奶奶是京东人氏,在世时就为人驱灾治病,后来上妙感山进香时跌死了,即被供奉成了神灵。妙感山的里也有她的神殿,她主要是管着华北一带的四大门业务。

  天下也不止华北有动物仙家嘛,哪哪儿都有动物,有动物就能修仙,就有动物仙信仰。由此,许多地方也诞生了和华北顶仙类似的行业,只是叫法不同。

  比如说,香门文化和东北的萨满文化融合后,就形成了出马仙,同样会供奉胡黄等仙家。王三奶奶就管不到东北去,除非东北仙家跑华北来,那就多少要受地主制约。

  有句话叫“胡黄不过山海关”,说的是山海关外的仙家来了关内,法力会受到限制,有人传说是仙家要守护东北,其实主要还是地盘问题。

  ——当然,普天下凡是狐狸,都要敬着碧霞元君的。

  “大姑娘加油!”兰菏说着,就开始借着宋浮檀为遮挡,往后飘了。

  胡大姑娘美目十分锐利地扫了过来,到底是胡门这一代的老大,唬人中带着几分幽怨,实在是刚柔并济。

  兰菏心中叫苦,停止飘动,顺势摁住了宋浮檀的肩膀,仿佛他只是为了给胡大姑娘:“大姑娘认识认识,这是我朋友小宋。”

  宋浮檀:“……”

  胡大姑娘忌惮地看了一眼宋浮檀颈间的念珠,本想走近说话的,也止住了脚步。

  她在原地痛心疾首地又开始了——就算是救的,那只狐狸精倒是知道了兰菏的阳间身份啊,明显,只要长脑子的狐狸,就不会放过这个优势。

  “走什么,我对你不好吗?还给了你指甲!你还想要什么?”

  兰菏:“呃……”

  胡大姑娘又悲伤地问严三:“你说他到底想要什么?”

  严三比她更悲伤:“我只知道我想要帽子。”

  “……”胡大姑娘也不好拿他撒气,又看向挡在兰菏前面的宋浮檀,情绪饱满地道,“那你知道吗?”

  宋浮檀冷淡地道:“不知道。集腋成裘?”

  胡大姑娘腋下隐隐作痛:“…………”

  给不起给不起……

  兰菏:“不要再搞得我好像一个渣男了,我就是救治了一下野生动物,也没那什么,如果受伤的是你,我肯定也会救的。”

  “那你待会儿跟我同路走,不然就说那狐狸到底叫什么?”胡大姑娘心思如何玲珑,察觉了兰菏肯定没叫这小宋知道他是生无常,于是也只话里有话地继续怂恿一番,让兰菏给自己当香差,并探听竞争者的身份。

  兰菏只和她打太极——这样的经历,也练就了后来兰菏在套话的媒体面前滴水不漏的技巧。

  胡大姑娘纵然幽怨,到底职责在身,兰菏又咬死了不说胡七十九的身份,她只能暗暗记恨,并再次送上一截指甲,告诉兰菏:“你再试试这一片……”

  什么,新色号吗……这倒确实是好东西,兰菏乖乖把小样包了起来。

  大家都还各自有事,兰菏走之前不放心地对宋浮檀道:“我借印给你在身上盖个戳好了,最近这么乱,你多忙啊……说不定会有看在我恶名上放过你的鬼。”他这不都上目连戏了么,有一定知名度,除了鬼,同事见到也应当知晓。

  宋浮檀纵然对小来有好感,也没有盲目站边:“像检疫证明那样吗?”

  兰菏:“……”

  这么一说,好像是不太好。

  兰菏掏出纸,搓了索,又折了个圆牌,上写东岳阴司,来都来了,战驴001号,给瘸驴挂脖子上,反正宋浮檀常带着它,如此一来,即便不是严三他们那样熟悉的鬼,也能认出来了。

  宋浮檀拨弄了一下圆牌,夸赞道:“好。”

  胡大姑娘在后头遥遥道:“好嘛,那狐狸精和刺团都不算一号,驴子才是,我这大姑娘更算不得什么……”

  宋浮檀、兰菏:“……”

  没必要这么酸吧?

  ……

  兰菏回去的时候,剧组刚刚收工,因为他事先说了去休息,大家只以为是找了个地方睡觉,几个没事的演员都是这样,得空了争分夺秒睡觉。

  回了房间,兰菏又撑起精神给依萍换药,这才睡觉。

  依萍在兰菏这里待了几天后,到底是有灵性的,伤恢复得很快,但是刺儿却是很难长出来,这到底是灵性所迫。

  玩具车兰菏买了,自称是要送给淼淼,但一直没给依萍试用。

  因为他那晚也问了大姑娘,玩具车有没有用,以及如何判断一个白仙值不值得压。

  胡大姑娘却说了一大堆,什么四大门修行,和心性有关系,却不是绝对的,否则哪来那么些邪性的仙家。更多是有关比如机缘,比如运势。

  大运上,这百年白门一直比较惨,也是受了人类的影响。机缘,就更玄乎了,如果运气爆棚,或者修行到了,甚至,帮助它的人类够本事,那可能什么车都算数。

  ——说来说去,是仙家的角度,而且特别玄。兰菏就是单纯的想知道要不要做次好人,黄门再出事让他有些犹豫了,虽然白仙大多消极、丧,但也不是绝对。

  他难道要去问依萍,你以后有什么梦想?那是得道又不是出道。

  没把握的事他也不好做,所以这玩具车一备用,就备用到依萍都恢复了。

  兰菏找章青釉,约他和施璇一起,把依萍放生了。

  “好啊,”章青釉想想又道,“你知不知道,施璇这几天状态不好,我找她聊,她才说那晚在游乐园取景,她……找不到路,幸亏你把她带着走了回去。”

  施璇谨慎得很,后来都没太敢乱和人说这件事,直到章青釉问起,她才吐露。

  兰菏这两天和她没有对手戏,她又不说,因此兰菏也没发现。

  “嗯,那天她迷路了。”兰菏简单地道。

  章青釉:“……”

  章青釉:“我的意思是……鬼打墙。”

  “哈哈。”兰菏笑得就是标准的“我不信但我给你面子不反驳”,只问道,“她现在,怎么个状态不好法?”

  “整个人都有点虚,晚上还做噩梦,据说弄了个符来放枕头里都没用。”章青釉说道,“我们现在去找她吧,找点事做,兴许精神就好了。”

  看来是惊着了啊……虽说那鬼没有得手,但撞邪之后,受了大惊吓,很多人会生病,严重的比如失魂,轻微的就是像施璇这样,沾了秽气,精神不好。

  兰菏暗想,是不是可以找个机会烧指甲,给施璇化解一下,但是施璇比较迷信,得注意不要让她看出来蹊跷了。

  两人一道去找施璇,她神色憔悴地开了门。

  施璇这几天没和太多人说,找了相熟的神棍,但是要来的符没什么作用,更让她丧气了,觉得以前在朋友圈为神棍点的赞终究是错付了。

  “找你去放生依萍呢,它好得差不多了。”兰菏道,又问,“依萍睡着玩偶都没事,你怎么反倒睡眠不好了?是不是白天太累了,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

  “唉,也许你还是不信吧,但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施璇指指手机道,“稍等我一会儿吧,等下我把放生依萍拍成vlog。现在正和我朋友聊着,她想给我介绍一位新的民间师傅。”

  施璇看起来有些苦恼,“其实我想去正规一点的地方,就算被媒体拍到,顶多被说隐婚求子吧。找偏门一点的,要是嘴巴不紧传出去,又要说某某女明星养小鬼了……”

  兰菏和章青釉都笑了。

  其实上一个认识的大师也是小聪介绍的,不灵,这才是施璇最犹豫的地方,但她没说出来,当着两人在微信问,“小聪小聪,你说的大仙是什么样的啊。”

  那个叫小聪的很快回了:“就是出马仙呀,我刚和那边聊过了,他那公司好几个出马仙,我看找哪位和你聊聊先。”

  施璇一听就觉得不行,还办起了公司,听起来都没有老字号靠谱,她比较喜欢传统味儿的,像现在有一些新式的玄学app,她都不爱用,只碍于面子道:“呃,随便吧,有没有那种,有经验一点,出来混久一些的,名气大……”

  章青釉在旁边吐槽:“你就说要一线的。”

  小聪也听到了那句,却是笑着道:“老妹啊,这你就不懂了,这所谓的‘一线’老仙儿名气是大,经验丰富,但新出马的弟子,看事才准!因为仙家要扬名啊,这时候老仙儿是最有灵感的。不过你也有你的担忧,而且有时候有经验的更稳重,能给你解惑,我看啊,给你找个半新不旧的吧。”

  施璇:“……行吧。”

  小聪把名片推送给了她:“你先加他,在微信上聊一聊,觉得不错,再去看事。”

  施璇碍于小聪,只得和对方聊一聊,决定只要有雷,立马和小聪说,让她别再给自己介绍了。施璇用小号加了那位老仙,对方很快发来一段话:

  【真福堂,九代秘传出马仙,祖传通冥界、看仙堂、算命占卜、修方、寻人、阴阳宅风水等绝学,欢迎咨询交流!张冬冬老师办公电话:XXXXXXXXX】

  过了会儿:“亲亲您好,是小聪推荐来的?想查什么事?”

  施璇忍不住捂了捂住额头:这怎么透着一股浓烈的江湖骗子气息啊!她忍不住看兰菏和章青釉,果然,不说兰菏,连章青釉都咧着嘴直乐。

  施璇略无语地道:“呃,你好,我之前好像遇到了鬼打墙,回来后晚上睡得不是很好,你那边能解决吗?”

  真福堂:“当然可以,我堂上有数十名仙家,你这个事情非常简单,属于见阴中秽气,不但睡眠不好,运气也会不佳,只要你过来,就给你破解了。”

  施璇疯狂挠头,还很犹豫:“呃,不是,我能不能先了解一下,你们说你们有数十名仙家……?”

  真福堂:“对啊!仙家们是看不同的事,胡、黄、常、蟒、悲五路人马俱全!”

  施璇弱弱道:“我听说的怎么是胡黄白柳?”

  真福堂:“哈哈!您说的那是京城这边的四大门仙家,我打东北来的,虽然大家同源,但还是有点不同,神职人员只有部分重叠!”

  出马也叫看香、出堂,继承了香门文化和萨满文化。出马弟子聚起一堂人马,一般正经堂口至少有胡黄常蟒悲五路仙家,大堂子可能还有其他动物仙,属于杂仙。

  胡黄常蟒都好理解,悲,指的就是鬼魂,悲王鬼仙。另外仙家们还要分部门,也就是四梁八柱,大家各有各的分工,比如有句话叫胡家开方,黄家跑道,常家采草,蟒家捣药。

  施璇想想,试探道:“哦……那要是不灵,会退钱吗?我也是媒体行业的,可以曝光你们。”

  真福堂又抓紧道:“当然!建议您明天过来……咦,等等,等等啊。”

  过了一会儿,他才回来,一本正经地道,“不好意思,暂时可能不能接待您了。刚刚堂上仙家示意,本地神灵有召,撑堂的黄仙去他们单位开会了,不知道哪天回来……”

  还没听完语音,施璇已愤愤关上了微信:“看到没,骗子!”

  她虽然迷信,但也不是那么好骗的。

  兰菏:“…………”

  他欲言又止,那个,胡大姑娘还真的在召集黄仙开会……

  ……

  兰菏也不可能把真话说出来,你接触的那个老仙儿是有真本事的,只作不知晓,先去把依萍拿出来,准备放生了。

  施璇拿着一只微单拍摄vlog,兰菏则抱着纸箱子,包里还装着玩具车——他要最后思考一下,该怎么给依萍这个机会。章青釉和那天的司机、助理都在,大家一起出了酒店。

  “哎,兰菏啊,你们去哪儿?”王茂就在大堂,看到他们,叉着腰喊道。

  王茂把仨人叫住,说起明天的拍摄注意,让他们提前准备着云云,又说觉得施璇状态好像不太对……眼看说个没停,兰菏把纸箱子一放。

  大堂里有不知哪个剧组的儿童演员在玩儿,穿着戏服,骑着一辆儿童车,忽然就大哭起来,小孩儿哭还不常见么,正在说话的人都没多加理会。兰菏一看,那小孩儿脚上居然趴着一只蜘蛛。

  他对蜘蛛有点阴影,当时也就顿了一下,就是这么会儿功夫,依萍居然从箱子里爬了出来,蜘蛛就从小孩脚上下来了,蹭蹭爬到它面前,依萍抓起蜘蛛,塞进嘴里吃了!

  兰菏先是有点反胃,随即一想,这蜘蛛岂不是自己送死,它是被依萍诱惑过来的?依萍是馋了,还是想帮人啊?

  兰菏一时有些犹豫,不过下一刻,他就看到依萍哇一下,把剩下半只蜘蛛吐了出来,这些天它在兰菏这里吃的都是干净的水果,有点不习惯这样的重口味吧。

  “哎,依萍跑出来了。”施璇说着,嫌弃地躲开了一点,她还记得兰菏说刺猬身上病菌多。

  刺猬:“……”

  那小孩看到依萍,比看到蜘蛛哭得更惨,赶紧蹬车要掉头。

  兰菏摸着背包里的玩具车,忽然福至心灵,一下子领会到了机缘之说,含蓄地说了一句:“小朋友,骑车小心点。”

  这也算车哦。剩下的就看依萍自己的了。

  只见捕捉到关键词的依萍在呆愣三秒之后,以不符合普通刺猬的敏捷动作冲了出去,趴在小孩轮前。

  小孩儿压根没注意到,马力十足地一路压了过去,压完才发现,哇哇大哭着弃车跑开了。

  施璇快哭了,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依萍怎么又……”

  刺猬也要哭了,算数,算数!

  他翻了个身,仰面朝上,能感觉到度关之后,整个不一样了。

  从此以后,他就不再是一只胆小、凡俗的刺猬,而是具有道行的白门仙家!可以昂首挺胸,告诉人们,白门百年之屈辱,将从白五起洗刷——

  兰菏把纸箱子捡起来,扣在了刺猬头上,“依萍啊,怎么老碰瓷。”

  白五:“…………”

  黑暗中,他流下了一点眼泪,从此我不再是胆小、凡俗的刺猬,而是胆小、神圣的仙家了。

  兰菏对施璇他们说:“我都怀疑依萍还是皮肤病,背太痒了,所以老找东西压。”

  他一下又把氛围拉回来了,施璇的眼泪也缩了回去。

  “我上次搜了,说刺猬眼神不好,高度近视呢。”章青釉也探头看,“还好没压出个好歹来,那车和小孩算轻的。”

  王茂也是说不下去了,他发现施璇神色有异,准备回头找施璇私底下聊。其他人带着依萍,找了个偏僻无人之地,把它给放生了,并全程拍摄。

  施璇边拍边感慨:“就是秃了点,不然画面多好。”

  白五:“……”

  ……

  兰菏和大家一起去吃了饭,才再次回房间。

  进门一开灯,就看到一个少年站在屋内,一头棕色短发,眼睛也是相同的棕色,体型高大,穿着黑色大褂,戴了副金丝眼镜,清秀的眉眼间透着紧张。

  兰菏的眼神在他身上只停留了半秒,很快就滑了过去,若无其事地关门,走到桌前坐下。

  ——搞什么,不是放生了么!怎么还会回来!

  而且人形居然不是秃的,这不科学吧。

  “我……那个……”白五吞吞吐吐的,虽然知道普通人类看不见自己,还是背过身去,面朝壁角,这才顺畅说话,“虽然,你给我乱起名,撞了我……”

  兰菏缓缓转头,看他对着墙壁说话,“??”

  你们丧门……不对,白门,未免也太自闭了吧?

  白五丝毫不知道兰菏正在看他,继续发表宣言:“但是,不撞我就得压死了。你那一句话,更是在无意之间点醒我,成就仙缘,这是我白门难得的运气。现在我已经有了道行,白门知恩图报,我会报答你的。”

  那倒也不必,兰菏没想到依萍这么讲礼貌,他看依萍身形一动,要转头了,连忙把眼神挪开,假装在看窗外。

  白五松了口气,好了,虽然是无人能听到的宣言,但他还是不太习惯看着人的眼睛说。

  他甚至觉得站在墙角还不够有安全感,蹲了下来,埋头垂手,鼓起勇气道:“本、本仙家,应该能保佑你发财……”

  兰菏:“……”

  财神爷,这种事,自信点好吗?!

  白五蹲在角落抠墙灰,喃喃道:“所以,我会常来看你的,但要不要在你家住下,做你的保家仙。我还要再想想呢,我喜欢住院子里,你好像居无定所,工作不稳定,也买不起四合院哦。”

  兰菏:“……………………”

  他心口一痛,这个刺猬本职工作不自信就算了,他的刺是专扎小透明的心吗?

  我是买不起四合院,但别忘了,动物世界还说刺猬的天敌是狐狸呢。想得美,上我公寓做保家仙,你想得美知不知道!!!

  ※※※※※※※※※※※※※※※※※※※※

  兰菏:无能狂怒.gif

  请知悉本网:https://www.mdxs123.com。米读小说手机版:https://m.mdxs123.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