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_兼职无常后我红了
米读小说 > 兼职无常后我红了 > 第四十六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四十六章

  这一下,鸽王进化成了鸽王之王。

  讨论的人也更多了,不看电影也对这种现象有些好奇,不少养鸽子的鸽友颇感兴趣,尝试着解读这种行为,能否通过训练达到。

  都给顶出了个#鸽子最佳演技#的话题出来。

  这些鸽子的主人在京城鸽友间很出名,据他说自己是没有训鸽子的。那要是训了,这些鸽子可不就是最佳演技。

  也有人表示:“兰菏家应该有很会训鸟的亲戚吧,我爷爷说他有只会十多种逼真叫口的极品灵雀儿。我怀疑鸟喜欢他是真的,前头害怕可能是他身上有什么鸽子不喜欢的味道?”

  说法纷纭,都算是为《追》再添加了一分热度。

  大多数网友也就是快快乐乐的玩梗,在兰菏评论区喊一声“菏平鸽”罢了。

  《追》的宣传阵势这么大,票房也节节高升,京城那些吃阴间饭的看不看新闻和电影呢?不少人也看,并看到了兰菏的成名。

  那有没有怀疑兰菏身份的?暂时一个都没有。

  ——媒体观众都在狂吹兰菏演技,还拉了很多前辈小透明时期认真演尸体出来做对比,再一通分析,他那反转演得也是一大亮点,足以佐证演技,鬼才想得到是真离魂了。

  而且大家总有种思维定势,仿佛自己已经看穿过一层真相,余杭嘉的事当初闹那么大,请了不少法师,兰菏在其中的定位一清二楚。

  再者,兰菏已经是开始出名的明星,总觉得不可能和阴间那位有名的人物是同一个吧。来老爷前些天抓胡四,与此同时兰菏可还在宣传着电影。

  就算往生无常方面想,生无常什么时候有过这种父亲般的地位……

  别说其他法师,就是号称来老爷一号信众的应韶,在老家看完电影后,也半点没往那边想啊,光记着跟人说:“我去,我跟这个张巡春是邻居,真的!”

  ……

  兰菏跟着剧组跑宣传,整个人都有些糊里糊涂了。因为张巡春火了,现在记者问他问题也多了,不怎么好走神。

  记者:“兰菏我听说悬光老师跟你在《燕京岁时记》里关系不是很好,是真的吗?”

  兰菏还懵着,陈星扬都差点喷了,转头道:“什么?”

  记者:“就是有说你们可能在现场产生了一些矛盾。”

  “谁说的?”兰菏觉得很不可思议,怎么会出现这种传闻,“我和悬光老师一点矛盾也没有,我们好得很。”

  记者:“哈哈。”

  兰菏:“……”

  ……哈哈是什么意思??

  记者已经转开话题去问柳醇阳了,兰菏还在琢磨,他哈哈一声就不说话了是什么意思?怎么听起来不太相信?

  当然是不相信的,本来还是捕风捉影,随便问一问想看看能不能搞个新闻。兰菏一辟谣,记者反而觉得是变相承认。

  因为悬光怎么可能和个只有一点点交集的人“好得很”。

  想来,兰菏刚有了些名气,就算和悬光这样等级的编剧有矛盾也不会说出来,但这种辟谣说法实在过了哈。

  采访结束后陈星扬约兰菏出去吃烧烤,兰菏说:“不了,我妈来看我。”

  现在没出十五,理论上来说还算过年,虽然除夕没能一起过,今天兰妈妈还是买好了票来京城看兰菏,再晚,她单位也得开学了,兰爸爸则因为答应了帮亲戚孩子补课没法过来。

  兰妈妈白天的航班到,兰菏还在工作,提前和保安说好了,她到了就去拿放在那儿的备用钥匙,所以现在这儿都已经在家里了。

  陈星扬一听,立刻道:“阿姨来了啊,那我得上你家拜个年去。”

  兰菏:“呃……”

  陈星扬:“干嘛?”

  兰菏:“悬光老师也去……”

  陈星扬吐槽道:“就该让那些记者跟上我们,拍一下。你说怎么会传出那种谣言。”

  “不知道。”兰菏也着实不解,给妈妈和宋浮檀都发了微信,告诉他陈星扬也会去。

  宋浮檀回了个:“嗯。”

  陈星扬叹气道:“虽然悬光老师只说了个嗯字,但我总觉得他不太开心……诶,记者在哪,我去问问记者吧,他是不是听错人了,传闻中和悬光关系不好的是我吧……”

  兰菏还笑:“哈哈哈哈哈!”

  宋浮檀和他们在路上会合,他本来就约好了来接兰菏,陈星扬也打发助理下班了,蹭宋浮檀的车去。和助理说完话,他想起来问兰菏:“你不请个助理?最近忙得很。”

  之前兰菏是别说私人助理,在剧组也没有请助理的。

  “啊……公司提了,我说算了吧,我现在觉得还好。”兰菏道,忙不忙的不提,公司想给他换房子,再请个能照顾生活的助理。

  但是兰菏那个生活能让人照顾吗?要是有不知情的人跟在身边,反而给自己制造很多麻烦。

  “哈哈,那你够坚强的。”陈星扬打趣道,“话说,我记得阿姨是苗族吧,等下去你家会不会需要对歌,喝拦路酒?我去苗乡旅游就是这样。”

  “神经病,”兰菏笑道,“那是不是还要小心酒里有蛊啊。”

  到了兰菏家,他打开门,喊了一声:“龙老师,我们回来啦。”

  兰妈妈听到声音就从厨房出来了,她的汉姓是龙,因为职业缘故,在家里,大家包括兰菏有时也会管她叫龙老师。她接近退休的年纪,但是眼神清澈,保养得当,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小了许多。

  胡七十九也背着手跟在后面,作为一个预备家仙,家族的守护神,虽然和兰妈妈是第一次见面,但她和白五已经争着趁兰妈妈午睡的时候,给她揉了肚子、吹了气。

  宋浮檀和兰妈妈在视频里见过,一见面就认出来了,“阿姨。”

  因为被兰菏说过僵硬,所以他这次也不敢笑得太夸张了,只是适当亲切,否则大概又要把陈星扬吓一跳。

  “阿姨好,给您拜年了。”陈星扬也道。

  龙老师也笑眯眯地迎上前,握住陈星扬的手,开口就唱了起来:“我是金鸡眼大不识货,两眼不识秤砣星,家贫愁多人衰老,谁在眼前认不清,我问你是哪个呀——”

  陈星扬:“????!!!”

  宋浮檀:“……?”

  兰菏妈妈的歌声清澈嘹亮,还带了点口音,很有山城风味,却叫陈星扬雷劈了一样愣在当场。

  龙老师用真诚的眼神看着陈星扬,似乎在等他对歌。

  “这,我是……”陈星扬凌乱了,我靠!为什么对歌!为什么还真的要对歌!

  他大脑一片混乱,不知道是该说还是该唱,而且他不会唱啊难道来一段rap,他急得一身冒汗看兰菏和宋浮檀,哼唧不成调,“啦啦啦……那个,怎,怎么唱!”

  悬光老师是编剧,现场想词儿不应该快一些么。

  “哈哈哈哈哈,和你开玩笑的。”龙老师收起了架势,普通话很标准,开玩笑,人民教师普通话是要过关的,“我经常这样吓唬兰菏的朋友,因为他们总是很好奇,苗族平时对不对歌。”

  陈星扬:“………………”

  陈星扬:“阿姨,你吓死我了,我差点当场……”他想说死这儿,但是大过年的这么说不吉利,反正是松了口气地擦了擦汗。

  宋浮檀眼中也露出了点笑意,他刚才一时也愣住了,但很快想到视频时都没这种情况。不过现在他大概知道,兰菏的性格是随谁了。

  兰菏大笑:“开心了吧?是你要的对歌吗?”真唱出来人倒是傻了。

  “……”陈星扬慢慢才缓过来,做了个掐兰菏的动作,他都怀疑是兰菏偷偷和阿姨商量好了搞他。

  龙老师做了饭菜,还剩个青菜就完事了,请大家都坐下吃,“来,我不知道你们能不能吃辣,就只放了一点点,是我带来的剁辣椒……还有啊,崽,家里还有洗衣粉、消毒水之类都放在哪儿,等下我给你把全屋卫生打扫一遍。”

  “不用吧,很干净啊。”兰菏道,心说一过年就大扫除,这才真是太有年味儿了。

  “对啊,我看着挺干净的。”陈星扬都觉得兰菏这里干净得过分了。

  ——狐仙最是爱干净,有胡七十九在的地方,怎么会脏乱。

  龙老师却道:“那肯定是肉眼看上去干净,你平时老忙着,我帮你彻底打扫一遍,新年怎么能不搞卫生。”

  胡七十九瞪大了眼睛:“我不服!每个卫生死角我都处理干净了,绝对没有一丝灰尘,你找的出来我舔干净!我倒立通下水道!我下水道蝶泳!”

  兰菏:“……”

  但是龙老师根本听不到,已经决定好了要大扫除,只要她没有亲眼看到的大扫除应该都不作数。

  饭后休息、聊天罢,兰菏才送陈星扬和宋浮檀出小区。

  刚出门,就看到对门门口有个中年男子在徘徊,还往猫眼看,形迹可疑。

  这出租率高有时也怪让人不放心的,兰菏立刻道:“您找谁?”

  这中年男子倒是很坦荡,闻声索性问道:“请问,你们知道应韶大师去哪儿了吗?”

  这天寒地冻的,陈星扬和兰菏要么戴了口罩,要么系了围巾,倒也看不出是最近热映影片的演员,兰菏听他这么说也知道应该不是啥坏人,只道:“他好像回老家过年,还没回来,有事你给他打电话吧。”

  陈星扬一琢磨,应韶?感觉听过……可能是圈里也知道吧。

  “我没有他的电话,只听说他今天就会回来……您有嘛?”中年男子见兰菏也摇头,失落地道,“我女儿出了不好的事,一直昏迷着,我想请他招魂,听说他和阴差有交情。”

  兰菏:“……”

  这下不要说兰菏,连陈星扬都露出了诡异的神情,觉得这大师也吹太过了,大哥这都信?阴差?开玩笑呢!

  兰菏咳嗽一声,“走吧。”

  他摁了电梯,看起来不太想再搭茬了。

  那中年男子见应韶不在,也只好一同进了电梯,他毫无所知,甚至觉得应韶的邻居应该也信这些,心里又烦,兀自念叨:“我女儿生病了,我原是想给她借运,就让她拜了南城隍庙的城隍爷做干爹,谁知道,一拜之下,反而昏迷不醒了……”

  当时兰菏心里就咯噔一下,但憋着没说话。

  陈星扬却是觉得好奇,忍不住搭话:“借运?是换命那种嘛?”总觉得在灵异小说里看到过,有点邪门的样子。

  中年男子道:“没有没有,哪有那么夸张,就是……互相增补嘛。我们小时候那会儿,都有算出来命硬的,去拜什么大树、观音石或者八字对的人做干爹。但是我女儿运势太弱,还病了,所以带她拜了城隍……”

  不错,借运法通常是分析双方八字,也有直接拜有灵性的古树之类,又或者,你从人家身上拿走指甲、物品,也可以算借运。

  那庙里的神仙能不能认干爹干娘?理论上是可以的。

  但这里头有不确定性啊,不是人人都受得住。而且兰菏刚才就听出来了不对之处,也亏得他这阵子经常和阴差们混在一处。

  以前说过,城隍和人间官员一样有等级,都、府、州、县,都城内的城隍,才是都城隍。整个华夏,也只有四个都城隍庙,其中一座便在京城。

  那么这中年男子口中的南城隍庙从何而来呢?

  按理说,一座城只有一个市政府,应该也只有一个城隍庙。但是,旧京有内城、外城之分,而且东部城区是大行县管理,西部城区是万平县管理,各类衙门职权重复。

  阴间世界本就受到阳间影响,如此一来,城隍庙也足有四个,分别是大行县城隍庙,万平县城隍庙,江南城隍庙(又称南城隍庙)和都城隍庙,分庭抗礼。南城隍不服气都城隍,都城隍看不起县城隍,闹得不可开交,连阳间信徒在游街的时候,都要争一争脸面。

  据兰菏所知,京城阳间还一度荒废了城隍庙,也导致城隍们待业。直到阳间政府统一好行政区域后,又在前些年休整了都城隍庙,地府才派了位新城隍上任。

  至此,京城阳间也只有这么一位城隍爷了。兰菏虽然没见过本尊,但与他手下都是照过面的,听了这些说法。

  但是,城隍虽只一位了,其他几间旧庙却是还有残存的,甚至也有老人上香。

  新都城隍庙保护得很好,晚上也不开放,这中年男子不知是因此,还是怕太大的城隍庙女儿受不住,才带女儿去老庙认干爹。

  但他不知道,那些庙内早已没了神灵。像这样的庙,说不定就会有邪灵占据其位,尤其在京城镇物不稳的情况下。认这样的“城隍”做干爹,不是茅坑里打灯笼,找死么。

  兰菏虽然听出来了,却不便说,只保持着冷淡,说道:“要不要试试换个医院?”

  中年男子诧异地看了兰菏一眼,然后挠头道:“这个,我老婆也在联系,反正啥渠道都试试吧。”

  电梯到了,他们也出了楼,中年男子忧心女儿,脚步在冷风中格外沉重。

  “希望您女儿早日康复。”兰菏道。

  中年男子抬头,“……啊,谢谢。”

  虽然这个小伙子听起来不信这些,但他听得出,人家的祝福是诚心的。

  陈星扬听了刚才的故事,还意犹未尽,想让兰菏关注一下他邻居那边的动静,看能不能给这人的女儿处理了这些事。

  但是吧,兰菏却嫌天气冷一般,几乎是哄着他去打了车,“再见!”

  陈星扬:“……”

  看着陈星扬坐的车远去,兰菏转头看宋浮檀。

  宋浮檀:“你想去救那个女孩儿?”

  兰菏点头,“嗯,我答应了老白,有条件也要尽些职责的,更何况,这女孩儿像是离魂……”

  这种状况,让他想到宋浮檀。

  虽然他没说,但宋浮檀心底一动,也明白他言外之意了,因为想到了自己,所以不忍么……他问道:“那你想怎么去?”

  龙老师还在家里,而且要搞卫生,大约是不好在家里离魂的,现在立刻离魂好像也不太好,兰菏想想道:“我先去和龙老师打个招呼,把狐狸也带上,她比较能打,然后咱俩开车找个地方停下来,我再动作。先去城隍庙确认一下,魂魄到底是不是在那儿。”

  如果真的是邪灵侵占,那么女孩儿的魂魄很可能就被摄去困在了城隍庙。如若不然……那可能当爹的确实要换医院了。

  兰菏说罢,却想起什么,“你……我自己去吧。”

  宋浮檀不喜欢黑暗,甚至有些厌恶这些鬼神之术——仅有的一次主动学习咒语,还是学金轮咒,期望梦见兰菏。

  但看见兰菏也从尽量视而不见,到选择主动踏入鬼神的世界……他的心思大约也不一样了吧。至少现在为了兰菏,他希望陪同。

  宋浮檀伸手给兰菏整理了一下围巾:“我也去吧,守守尸,说不定还能替你做诱饵兼盾牌。”

  兰菏被逗笑了,宋浮檀这个体质,确实很适合做诱饵,但是哪个鬼怪都啃不动,能气死鬼。而且宋浮檀的话,也让理解宋浮檀经历的他,心中像是有春芽在萌生。

  与其对视间,看着对方深黑如夜空的眼眸,甚至有片刻失神,虽然宋浮檀只是碰了碰他的围巾,但指尖的温度就像传到了皮肤,兰菏心里一紧,退了一步,“……嗯,那你在车里等我。”

  兰菏一拢围巾,转身往回跑。

  ……

  “妈,我准备去小宋家里玩一玩,晚上不用等我了——”兰菏一开门,就看到龙老师一手托着依萍,面前是个水盆,另一手还拿着个泡沫满满的细毛刷子。

  兰菏:“您在干嘛啊??”

  龙老师仿佛很茫然:“大扫除啊,我寻思暖气这么热,刺猬也没冬眠,就把它和饲养箱也洗一下好了,我看人家给刺猬洗澡也这样的么,刷那刺儿……”

  兰菏:“…………”

  ……大扫除太彻底了。

  胡七十九急得快哭了:“我是故意不给丧门打扫的,不然我成什么了。那不算卫生死角,不算不算就不算!”

  而龙老师念叨着,却是露出一丝慌张,晃了一下手里的刺猬:“崽,但是你这个刺猬好像不太对劲,一开始好好的,我抓起来还没开始动手,才看了两眼,逗了它一下嘛,它就两腿一蹬,死了!”

  兰菏:“………………”

  ※※※※※※※※※※※※※※※※※※※※

  龙老师:找到了!是你,卫生死角……

  胡七十九:不是不是那不是!!!

  白五:已死,勿扰

  请知悉本网:https://www.mdxs123.com。米读小说手机版:https://m.mdxs123.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