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_兼职无常后我红了
米读小说 > 兼职无常后我红了 > 第五十八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五十八章

  有赖结束没多久的《追》,和那期演技炸裂的《传神》,兰菏的人气正高,不能说主导了《清梦几何》的收视率,但确实有不少观众冲着他去,或者在看剧时能认出他来。

  之前网上就有人爆料过,兰菏的妈妈是蒙古族,他本人有一半蒙古血统,当时还不算传得特别广,粉丝们也有点好奇,据说兰菏在片场展示了民族技巧,到底是什么?

  这个疑问在播到某一集时得到了解答,兰菏扮演的哥哥看到男女主去游乐园,偷偷跟在后面,被摊位老板指点时大发霸总脾气——气急败坏地把摊位上的娃娃全都套走了。

  这镜头完全没经过剪辑,看得出来兰菏自己套住的。

  网上播放平台的当期花絮里,还有拍这段时的花絮,原来兰菏也不止套了一次,次次都能全中的,无一失手。

  网友一下想起那爆料了,难怪说兰菏有一半蒙古族血统,马都能套,何况是娃娃了……

  乍一听还挺有说服力,导致后来过了几年,都有不常上网的观众以为兰菏是蒙古族。

  【哥哥也太搞笑了吧,我以为他天凉王破,直接把整个游乐园买下来之类的,结果只是把娃娃都套走了,老板哭哭!】

  【呜呜呜我也想要这样的哥哥,百分百套娃也太可爱了吧,所以为什么后期要黑化!】

  【可怕,你们看他和女主说完话,就去打电话了,伏笔啊,这个电话绝对不简单。还有,有时候他和女主开心地说完话,表情就会变得很复杂……】

  【白切黑哥哥是真的可爱又迷人,就不能一家人甜甜甜下去吗?】

  【不可能啊,楼上去看论坛一位大佬的分析贴吧,哥哥很不简单的,他做得一切都很有深意,也别忘了,他和男主到底是竞争对手,这剧其实很现实】

  ……

  脑洞巨大的网友们展开分析,阴谋论无数,带着破案精神和反派滤镜去看,人人都成了福尔摩斯。《清梦几何》播了一周时,收视已是节节高了,许多观众加入追剧行列,或者说破案行列……

  而且吧,有的观众他不经常上网,或者说根本就不上网的中老年人,人家又不听王茂忽悠,

  凭自己感觉看剧,乐乐呵呵的,顶多聊一聊这个女主的哥哥演员好像是半个蒙古族。

  有的人追了一周上网一搜,满脸懵逼,【我跟你们追的是同一部剧吗,哥哥原来这么复杂的?】

  【虽然你们这么说,可我怎么看,哥哥也不像坏人啊,还挺诙谐的。】

  【天啊,原来是这样的吗?不能直视了……她都傻眼了,还说确实越想越怪】

  若干日后,这些帖子还会被顶起来鞭尸。

  另外,兰菏这边因为是男三,也参加了一些剧宣节目。

  其中一个,兰菏跟章青釉、施璇一起上,也就是《清梦几何》的男女主,从拍完剧他们很久没见了。

  主持人梦莺是圈内出了名的利嘴,经常问一些辛辣的问题,很多艺人招架不住,这次又是网络直播,上之前经纪人都提醒兰菏小心回答。

  他们仨上,因为都是年轻人,主持人就疯狂逼问绯闻。兰菏出名没多久,也没什么绯闻,就被她逼问择偶标准,甚至是喜不喜欢施璇之类的。

  “都是兄妹之情啦。”施璇干笑,开什么玩笑,之前兰菏被她拉拉手还呕了一下……

  兰菏看了一眼充当“助理”在现场的宋浮檀,也干笑:“姐,问点剧相关的吧。”

  他和宋浮檀确定关系没多久……连爸妈都还不知道,兰菏还不敢太明目张胆,虽然龙老师一直催他找对象,但谁知道发现他对象是男的后什么反应。

  “害怕啦?”梦莺笑嘻嘻地道,“那我们先问点简单的问题,能不能说说,你是怎么想到,要把从小学习的技能在剧中展示的呢?还是巧合?”

  兰菏没反应过来:“哪个技能?”

  装死吗?不对,没演到啊。

  梦莺:“不是啊,就是您不是有一半少数民族血统么,没错吧?”

  兰菏:“啊对,你们怎么知道的,我户口一直写的汉族,随我爸爸。”

  梦莺:“哈哈提前做了功课啊,那作为半个蒙古族……”

  兰菏:“???”

  兰菏都懵了,“谁?蒙古族?我妈苗族的!”

  梦莺也懵,“那你套圈那么准?”

  ……那是因为我走无常!这功课怎么做的,兰菏哭笑不得,“这有关系么,哪里传的谣言啊。”

  “真不是?”梦莺反应也很快,“那是误会了,网上很多人都这样想诶,那今天刚好辟谣一下。”

  兰菏严肃地道:“嗯,我不是蒙古族,也希望电视机前的大家不要再刻板印象了,不是说蒙古族都骑马上学、会套马之类。”

  梦莺:“嗯嗯!”

  兰菏把话筒伸到她面前,唱道:“天上星子排成排,两扇大门迎进来,请你抬头看招牌,哪个嘉宾最可爱?”

  梦莺:“…………”

  她脑子一转,想说话。

  兰菏打断她:“别说,唱出来。”

  梦莺:“………………”

  施璇和章青釉都狂笑,宋浮檀在一旁眼中也露出了笑意,小来还真是龙老师亲生的。

  观看直播的网友更是快笑疯了。

  【您好,您已开启苗寨KTV模式】

  【你辟谣就辟谣为什么要突然唱歌啦还逼梦莺唱!哈哈哈!】

  【我笑吐了哈哈哈哈哈梦莺裂开】

  【居然不是蒙古族??我靠我信了好久,我还一本正经给我妈科普】

  【我头一次看到梦莺这么手足无措,张嘴说不出话来,不对,是唱不出】

  【兰菏在搞什么啦23333自己说不要刻板印象,转头就突然对歌】

  【本苗族人解释了二十年不是每个苗族都对歌穿银饰苗裙,又被兰菏毁了!】

  【楼上,别说,唱出来】

  ……

  梦莺卡了几秒才认输:“对不起,我真的对不上,我们放彼此一马吧。”

  兰菏这才收回了话筒,恢复腼腆:“谢谢梦莺姐。”

  章青釉和施璇本来正在笑,梦莺一转头说:“那我问你们吧……”

  两人:“……”

  录制结束之后,章青釉和施璇简直一身汗。

  “哎,真的有段时间不见了,这一聊天,好像又回到片场。”章青釉感慨,上一回在剧组时,还有人怀疑兰菏是走后门进来的,而现在,兰菏已经凭借一个角色有了姓名。

  “是啊,哥,要不咱们聚一聚吧。”施璇还用在剧组时的称呼喊兰菏,“明天,还可以把王导他们喊上。”

  第二天也没行程,兰菏说:“好啊,当面讨伐一下王导。”

  在群里已经讨伐腻了,王茂太狗了,兰菏不敢想播到结局后观众们多傻眼。

  “哎,一看到哥,我就想起依萍了。”施璇感慨地道,“也不知道……依萍现在过得怎么样了。”

  “那就明天见,地点咱们再约。”章青釉也想到了那只刺猬,“我觉得依萍现在应该过得很好吧,回到了大自然中!”

  并没有,正在我家自闭。兰菏若有所思:“嗯……那明天见吧。”

  宋浮檀已经把他的东西都拿过来,准备离开了。

  章青釉看到,戏谑地道:“这就是你那个神秘助理吧。”

  兰菏好歹也是有粉丝的人了,之前宋浮檀第一次伪装好出现时,就有人注意到兰菏好像终于有助理了,随着宋浮檀随兰菏出没次数多,粉丝也讨论了起来。

  就兰菏这个助理吧……打扮得比兰菏这个本尊还要像明星!总是遮得严严实实,只看得出身材好,腿长,还喜欢穿黑色,经常背着一个长长的包,粉丝们都调侃来着。

  章青釉也是无意中在网上看到,所以知道这个梗。

  兰菏忍不住笑了笑,“不是助理啊,我……朋友,来帮我忙。”

  亲朋好友做助理、工作人员也不奇怪,章青釉也没在意,当然,后来他悔死了没追问,错过一个大八卦。

  兰菏和他们又寒暄了一下,约好微信上说,也就回去了。

  白五从财神楼中苏醒,吃了一些香火,然后稍微舒展了一下四个小脚脚,就从一楼爬到了财神楼的二楼,在滚轮里稍微运动了几圈。刺猬好静,但也不能完全不动,尤其是吃饱了以后。

  完全黑暗的空间让白五非常放松,运动完后就找了个角落躺下来自闭。

  直到窗帘被拉开,兰菏的脸出现在外面。

  白五缓缓翻动身体,从平躺成了侧躺,背对着尊家,只看得到一团刺也下方两点短脚。

  兰菏:“……”

  兰菏:“明天我要去和章青釉、施璇见面,你去不去?”

  白五的豆子眼一愣,慢慢坐了起来,两只细手搁在打折的软嫩肚皮上,“是两位恩人呀……”

  作为一个知恩图报的仙家,白五当然记得曾经救助过自己的两位,虽然他也有用财运回报二位,但是,这份情谊还是存在的。

  像他有位同门前辈,只是在饥饿时被农户给了些吃的,虽未供奉,但后来每年冬天,这家农户若过不下去了,前辈就会送上两担柴,如此持续了三辈,才结束。

  白五给自己打气,不能输给前辈啊,至少去见见面吧,他凝重地道:“我去!”

  “我去,出个门仿佛要你命一样。”胡七十九翘着脚嘲讽道,“既然他去,那我就不去了,本仙姑也休息休息。”

  兰菏:“太累了是吧。”

  只要胡七十九跟着他,就少不了为了现场人气、上台顺序之类的发疯,这只吃饭不录节目她都没兴趣去了……

  胡七十九讪讪一笑:“主要是尊家也不客气啊。”

  都内涵她多少回了。

  兰菏一笑,“是吗?我还答应悬光老师给你做柳叶汤呢。”

  “柳叶汤?!”胡七十九的口水当时就要流下来了,“尊家我错了,尊家对我真客气!”

  兰菏:“还真馋了?他说仙家都吃这个,我还不信,到底是有多好吃。”

  仙家平时也吃人食,胡门还爱吃鸡,但是以兰菏观察,自己做的香火他们更爱。柳叶汤他知道啊,不就是旧京小吃,夜宵早餐店都有,不知道为什么宋浮檀会说他们喜欢吃。

  现在胡七十九的确很兴奋,连白五听到柳叶汤,也翻身起来看了。

  “也不是说多好吃啊……”胡七十九摸着下巴道,“尊家这就有所不知了,但凡四大门安龛仪式,那人类弟子家都会预备这个给到场的仙家们吃,就是旧京百姓寻常的饭食,形状不同的片儿汤罢了。

  “所以你要说多好吃嘛,倒也不是——虽说柳叶阴气重,但柳叶汤不是用柳叶做的,只是把面片切成柳叶形状。反正,我喜欢吃,就是因为小时候仙家安龛是热闹事,遇到了就能喝上柳叶汤,这就是传统,回忆。”

  兰菏懂了,“喝的不是汤,是情怀,就跟过年的点心一样。”

  白五两只细爪子也搓了搓,似乎很期待的样子。

  兰菏:“哈哈,白五也有情怀?”

  胡七十九吐槽道:“他纯粹是向往吧,白门都死成什么样了,他生下来能有几次机会参加长辈的安龛仪式。”

  白五:“…………”

  白五伤心地道:“有啊,有一次,我三大爷成了人家的坛仙,安龛的时候,我就去喝了一碗炝锅儿柳叶汤……”

  兰菏不禁道:“别说了,越说显得你越可怜。”就特么喝过一次,太惨了吧。

  白五:_(:з)∠)_

  不多时,宋浮檀也把柳叶汤端来了,一共四碗,薄薄的面片切成菱形,确实有些像柳叶。柳叶汤有两种做法,炝锅儿和倒炝锅,这就是白五说的那种炝锅做法,葱花、姜丝、蒜瓣之类调料先煸出香味,再放盐加水烧开,面片放进去煮熟了,顶上头还满满浇了海带、酸菜做的卤,热气腾腾。

  “我尝尝。”兰菏端了一碗。

  白五和胡七十九也自捧一碗吃,呼噜噜和着香喷喷的卤吞下去,虽然吃相兽性很重吧,但是看着特别香。

  宋浮檀:“怎么样?”

  胡七十九一边吃,一边斜着眼睛看他,因为录制片场总是被宋浮檀拉住,她阴阳怪气地道:“别以为吃了你的柳叶儿,就算认可你了,但凡这柳叶儿有点好吃,都是它自己的功劳,和你无关。”

  宋浮檀:“……”

  兰菏想起宋浮檀私底下的嘲讽,暗笑道,怎么真跟后妈一样。

  宋浮檀看他在笑,对胡七十九道:“那你下次要去录节目,先把家里落灰堆的豆子捡干净了。”

  胡七十九:“………………”

  她气到差点被面片噎住,直翻白眼。

  兰菏不同情反而被逗得直笑:“胡袭人不要再废话了,吃你的情怀。”

  兰菏不是京城人,倒没这个情怀,所以也别有滋味,没情怀倒有情意,他问宋浮檀,“嗯……那你呢,有情怀么,常喝柳叶汤不?”

  胡七十九嘿嘿笑了起来,白五咳嗽了一下。

  兰菏:“?”

  宋浮檀无奈地道:“不能这么问,过去京城,不止是供奉四大门的人家做什么事会请喝柳叶汤,办白事的人家,也会招待放焰口的僧道吃柳叶汤或者元宝汤当宵夜。所以吃归吃,这么问不太吉利……”

  兰菏:“……”

  兰菏汗颜道:“不好意思,不懂这边的习惯。”

  红白喜事头天落作儿忙,夜宵少不了柳叶汤。除了夜宵之外,京城又有空口不送殡的讲究,得给来宾提供早餐,所以这虽然是传统吃食,口头上说话却要注意。

  宋浮檀只是告诉他,自己当然不会介意,以后小心和老人别这么说就好,他摸摸兰菏的头,才端起自己那碗。

  此时,窗外进来一鬼:“柳叶汤?放着我来!”

  正是京城头号大孝子老白,他冲过来二话不说就要喝汤。

  ——因白事上也老招待,鬼神能蹭到,所以不单是四大门有情怀,老白也有情怀啊。如今京城的白事哪里还会同以往一样,搭个棚子招待你喝柳叶汤。

  老白端的宋浮檀那碗,稀里哗啦吸完了,就看兰菏一脸不爽地看着自己。

  老白心里咯噔一下,有了后爹就有后妈啊,吃宋浮檀一碗汤,兰菏就这个表情了,以前多么的大方!

  “怎么地?还生气了?”老白随时准备滑跪。

  兰菏:“不是,你踩到我隐形的勾魂索了。”

  老白:“…………”

  兰菏和宋浮檀之间连的那锁链,洒了符水也看不到,但老白一阴差,当然能碰到。

  老白他退了一步:“哦,不好意思。”

  兰菏也没骂老白,他三餐定量,也吃不了太多,他那碗和宋浮檀一起吃就行了,还省得浪费,不过暂时先去找了些元宝来给老白。

  “嗨……我就不和您客气了,来的路上还想起一首新歌,常回家看看,有道理啊。”老白叽叽咕咕地废话,把手上的文书一放,就将元宝往怀里搂。

  对他来说,这首还就是新歌。

  我呸。兰菏在心里骂了一句,顺手抄起文书看,他和宋浮檀坐一排的,虽然宋浮檀没转头看,老白当时还是警惕地道:“你可以看,宋浮檀可不能看。”

  “哦……勾魂文牒吗?”兰菏道,这个他懂,这是打生死簿抄下来的文书,常人当然不能看。

  而且这玩意儿属于部门机密,他是生无常,看得,而宋浮檀不是,或者即便他是阴曹地府的,也不能随便看阴司的文牒。

  兰菏也只扫了一眼,这上面有阴司的印,记载了老白办事的详细内容:蒋汉生,生于某年某日某时,卒于某年某日某时……换算过来大约是今晚的十一点,后头还附了地址、特征等等信息。

  兰菏随手放下:“有点远,还剩一小时,你来得及吗?”

  老白嫣然一笑:“我算过了,拿完钱就走,来得及。”

  兰菏:“……”

  兰菏:“你孝起来的样子真好看……”

  老白没明白过来:“??”

  兰菏:“意思就是走你的吧!”

  ……

  第二天,兰菏要去赴约,宋浮檀都锁了,当然开车和他一起过去。

  兰菏把白五连着火柴盒装兜里,“白稚仙,有没有信心!”

  白五:“……有的吧!!”

  这仙家的姓名不能随便透露,但现在私底下兰菏不时也会喊喊,主要是他怕老不喊自己都会忘了他俩叫啥名,就是喊全名怪像家长的。

  结果出门时耽误了会儿,还没到地方,就疯狂堵车,眼看已经迟到了,兰菏无语,“实在不行,我们停车走过去吧。”

  “走路还是有些距离的,别看着地图上近。”宋浮檀瞥了一眼,“附近我记得有个地铁站,坐二号线过去吧。”

  兰菏迟疑:“地铁啊……”

  宋浮檀:“口罩戴好,应该不会被发现。”

  “不是这个问题,”兰菏道,“我倒是无所谓,挤一挤也没事,但现在好像是晚高峰,我怕咱家这么快又要煮柳叶汤了……”

  请问晚高峰的二号线,够白依萍死几回?

  白五飙泪:“…………!”

  请知悉本网:https://www.mdxs123.com。米读小说手机版:https://m.mdxs123.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