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_兼职无常后我红了
米读小说 > 兼职无常后我红了 > 第五十九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五十九章

  晚高峰的地铁简直不是人上的,更不是白仙上的。

  即使躲在兰菏的口袋里,听到周围嘈杂的人声白五都很想死了,喜静的刺猬在这种环境中浑身不舒服,而且地铁上拥挤,不时他还能感觉到有人挤到兰菏,也碰到他的火柴盒。

  白五不断发出要死的声音,也就是断断续续的痛苦呻.吟。

  兰菏忍着笑,和宋浮檀靠在角落——宋浮檀上地铁也不容易的,他身上可还背着一把剑,在盒子里架不住安检机能扫出来。但因为这剑也不普通,所以他拿了证明给地铁工作人员看,就放进来了。

  因为人实在太多,所以当兰菏听到有个女孩子的声音在说“听到哭声没”的时候,甚至辨别不出到底是哪里传来的,看不到其本人。

  兰菏和宋浮檀对视一眼,嗯……如果是最近比较虚,或八字、骨头比较邪的人,和他差不多,天生容易看到这些东西,确实能听到白五的低吟声。

  幸好他总是很注意,不随便把家仙放出来,听到也看不到。

  女孩子说第一句的时候,还没怎么样,接着她的同伴说,没听到,她就很认真地说:“真的……是断断续续的哭声啊,好可怜……”

  以地铁上的人员密集程度,旁边不少人听到了,往那边看了一眼。

  兰菏也往那个方向看了一下,但什么都没看到,人实在太多了,与之相对,那女孩也看不到兰菏,只是坚持看着这边,说听到了哭声,为什么大家都这么茫然。

  提醒一下,兰菏点了点口袋里的火柴盒,白五一时哭得更大声了,抽噎着道:“我、我已经很努力了。”

  兰菏:“……”

  那个女孩惊恐地问同伴:“你真的,没听到吗?他说他,努力了,他还在哭……”

  同伴也吓死了:“你真的不要吓我啊!不如我们下去吧!”

  女孩慌张地道:“走吧走吧。”

  到了下一站她们就匆匆下去了,留下周围有点毛骨悚然的乘客,大家窃窃私语起来,这是故意吓人呢?不会是偷拍什么整蛊节目吧,现在这种人还挺多的。

  一个男的站得靠门口,看到那女孩带着泪花,样子还挺真切,忍不住道:“要真是什么怨灵,我都要有形象了,是不是什么加班到过劳死,还要拖着疲惫的魂魄哭着自己已经努力了,继续上班的社畜啊。”

  他女朋友快晕了:“别说了,这个鬼故事太悲伤了!”

  大家都不寒而栗,可不是恐怖中透着悲伤么……

  而且因为有人上下,一时车厢内又流动拥挤起来。

  白五快要尖叫了,对宋浮檀说:“你,你就不能抱住他吗?”

  宋浮檀:“……”

  他一开始上地铁也想护着兰菏,但兰菏也是男孩子,很随意地表示没关系,白五倒是有要求了……

  兰菏快笑死了,就往宋浮檀怀里挤了挤,宋浮檀顺势抱住他,转身把他挡在内侧。

  旁边的一对情侣一看,哪甘示弱,也迅速抱在了一起:“不怕不怕……”

  兰菏:“……”

  现在的情侣怎么回事,这么好强的吗?

  ……而且他才不是因为怕啊!

  等到兰菏和宋浮檀出地铁的时候,白五已经只剩一丝血条了,但好歹是活着离开了地铁。

  “你做到了!在二号线上绝地求生!”兰菏夸赞白五,“记住,你以后就是白门的荣耀,铁血白门!”

  白五:“………………”

  虽然他也想光耀白门,但是尊家这么说他怪不好意思的……

  但无论如何……白五淡淡叹息,经此一遭,他确实有种涅槃的感觉!

  到了饭店,兰菏已经是迟到了,进去时除了他都到齐了。

  “兰菏来啦!”王茂、章青釉、施璇,加上另外三个主创,五六号人正热闹着,和他打招呼,也看着他身后跟着进来那人。

  宋浮檀摘了口罩。

  原本欢笑热闹的包厢,立刻安静了下来。

  这个脸……虽然不太露面,但好像确实是……悬光老师?!

  大家想到听过的传闻,都傻眼了。

  还是王茂知道得多:“哎哟,怎么悬光也在?”

  他属于极少数,知道兰菏和宋浮檀关系确实不差,甚至要合作的人,只是消息还不能随便透露。

  而且即使是王茂,了解到的也不是全部……

  所以兰菏也不可能说我和悬光老师锁了,住上下楼,他努力把握着一个度,说道:“嗯,刚好遇到悬光老师一个人来吃饭,我说一起呗,热闹啊。”

  章青釉惊了:“哎,我就说媒体乱写吧,兰菏脾气这么好,怎么就和悬光老师有矛盾,我去,搞得我之前都不好问你,怕你不开心。”

  “没有没有,我和悬光老师都澄清过几次,只是大家觉得在说反话,很无奈啊。”兰菏道,不止是他俩,陈星扬好像都帮他讲过话,愣是没人信,也没人在意。

  向来辟谣都是没人看的,其实《燕京岁时记》最后一期他俩一起吃饭的镜头也播出去了,都有人觉得是表面同事,更热衷于探讨这俩人在妙感山差点动手的传闻……连导演到最后都是在半信半疑中结束录制。

  私底下兰菏忍不住说过宋浮檀了,都是悬光老师以往的形象给人的印象太深了!他怀疑要是他俩现在公布一张搂着的照片,网友也会质疑有人用枪指着他们。

  章青釉安慰道:“都这样,就我俩,我经纪人还给我发过,说拍戏的时候我俩不对付,你故意套我把我弄水里去。”

  兰菏:“没想到被你发现了……”

  章青釉:“……”

  大家大笑了一番,直说真是不公平,怎么王茂导演满嘴胡言倒让人深信不疑了。

  “反正我现在都懒得说了,”兰菏说道,“免得到时候风向一变,成了我抱大腿。”

  “嗯,有可能。”王茂说,“你们不懂,广大群众要看的不是真相,是热闹……”

  “得了吧,你看结局播出来后,你评论区多热闹吧。”章青釉吐槽道,这人把全网观众都给忽悠了,还得意洋洋呢,等着被追杀吧。

  大家叙旧谈天,白五也从兰菏口袋里出来,蹲在章青釉和施璇脚边,默默独自叙旧。

  宋浮檀不大说话,其他人也不怎么敢和他攀谈,到中途,宋浮檀接到宋绮云的电话,打了声招呼出去说后,兰菏还看到坐在宋浮檀另一边的施璇露出松了口气的表情,忍俊不禁。

  ……

  因为包厢内卫生间有人,王茂急得跑出去上了回厕所,回来时正要关门,看到一名老者经过,动作就一顿,喊了一声:“蒋总啊?”

  那个蒋总脚步停了停,漠然看了王茂一眼。

  “您也在这儿吃饭?”王茂喝了不少了,也没觉得对方冷漠,笑呵呵招呼,“我们在这儿小聚,来坐坐么?”

  这蒋总往里头看了一眼,在桌面上流连片刻,就点点头,直接冲了进来找个位置坐下,然后伸手就抓起猪蹄吃了起来,牙齿撕咬着皮肉,吧唧吧唧地嚼着,啃秃了一块,另一块已经飞快塞进嘴里。

  狂野的吃相让众人面面相觑……

  “呃……”王茂也糊涂了,这怎么看着几天没吃饭了一样,还直接上手了,他问道,“蒋总最近身体挺好的?”

  他琢磨着蒋总之前有阵子没出来,听说是不舒服,看来已经恢复了啊,胃口忒好。

  蒋总头也不抬,嗯了几声。

  王茂尴尬地给大家介绍,“嗯……这是澜山集团的蒋总啊,投资过好些剧集。”

  他一说公司名和剧集,在场的大多数圈内人就都知道了,是个金主爸爸啊,难怪这么拽。

  刚才大家看他怪没礼貌的,现在只能说,嗯,手抓猪蹄,特立独行,有气质!

  蒋总飞速吃了半碗猪蹄后,才稍微缓过来一般,用餐巾擦了擦手,“不好意思,饿狠了,前些天病着,一直吃素。”

  王茂干笑:“是么,那还是不要一下吃太油了。”

  施璇才想起来,低声问:“是不是那个……蒋汉生?我听说过他的八卦诶……”

  章青釉:“是,你小声点。”

  兰菏他们坐的比较远,和蒋汉生基本面对面了,听力灵敏地从施璇口中听到这个名字,却是挑了挑眉,因为这个名字……他昨晚在老白的勾魂文牒上看到过!

  兰菏不动声色地用手机查了一下澜山集团蒋汉生的资料,生卒年和豪宅所处的方位也没错,就是他。

  那么问题来了,昨晚这个人的魂魄就应该被老白带走了,现在坐在这儿大吃大喝的蒋汉生……是怎么回事?

  看上去蒋汉生的确是个人,没有鬼影附体。屋子内的气味有点复杂,但兰菏仔仔细细地嗅闻,还是找到一丝丝的腥味,还不是特别确定……

  他低头看着蹲在施璇脚边的白五,伸腿蹬他一下。

  白五茫然抬头。

  兰菏做了个让他起来的手势,想让白五来看看。

  白五慢腾腾地起来,刚才他完全在自己的世界里,甚至没注意到包间多了个人,这时依照兰菏暗示看过去,脸就白了白。

  “咳。”兰菏低咳一声。

  白五会意地闭嘴,只抽了抽鼻子,示意自己也闻到了什么味道。

  兰菏肯定了心里所想,这个蒋汉生确实有问题,就见继续埋头大吃的蒋汉生抬眼看了白五一下,但只是眯眼笑了笑。

  施璇见蒋汉生看着自己笑,大惊,低声道:“他是不是想潜我!”

  兰菏:“……”

  这时,蒋汉生道:“给我来两碗元宝汤!”

  “元宝汤啊?”王茂没想那么多,叫服务员点两碗元宝汤。

  要是平时兰菏也不会多想,但在蒋汉生应该死了的情况下,这个元宝汤,让他想到了昨天宋浮檀说的。旧京丧俗,办白事的人家招待柳叶汤,或者元宝汤啊……

  蒋汉生直接上手,撕了一个鸡腿,边吃边道:“喝了汤,不该管的就不要管!”

  他脸色狠辣,在场人觉得又阴森,又莫名其妙,不知道这是对谁说。

  施璇这会儿倒觉得不对了,她总觉得这个蒋总,脸色发青,神情也让人特别不舒服,但她不敢说,忍不住往兰菏这边靠了靠……

  兰菏琢磨着找借口去找宋浮檀,通知老白,便站起身来。

  施璇:“……”

  至于吗!她才靠过来!

  兰菏这才起身,包间门被推开了,有人探头往里面看,“不好意思……蒋总!”他把他打开了,回头道,“在这里,是蒋总!”

  几个人冲了进来,看到蒋汉生,带头的人就松了口气:“爸!”

  王茂认得这是蒋汉生的儿子,“哎,小蒋总也来啦……”

  小蒋根本没心思和他寒暄,一行人神色紧张地把门给关上,还反锁了,“爸,你怎么样?”

  “小畜生,要你管?你这狗娘养的,你妈死了……”蒋汉生居然破口大骂了起来,而且句句带妈,仿佛小蒋是他的仇人一样。

  这是什么……豪门父子争斗?兰菏都能看到同伴们难掩兴奋的神色,他也缓缓坐了回去……

  唯独认识蒋总很久的王茂是目瞪口呆居多,这是怎么了,蒋总平时很儒雅的一个人啊,今天吃相狂野也就罢了,这会儿骂起来,从下三路一直骂到祖宗,好像忘了那是他儿子,大家共享祖宗。

  小蒋听到他满嘴污言秽语,脸一白,看向自己带来的一名中年人:“李先生,怎么办,我爸他……”

  李先生反手扇了旁边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中年男子一巴掌,“你做的好事!”

  那男子脸立刻肿起来,还不敢有怨言,跪了下来:“师傅我知道错了!!”

  小蒋脸色很难看,“李先生……”

  众人:“?”

  都傻了,这唱的又是什么戏?

  刚才他们一进门,兰菏就一眼认出,那李先生自己见过。就是妙感山上遇到过的香头,当时他还说了句爱护野生动物人人有责,把李先生噎得不轻。

  既然有吃阴间饭的在……兰菏一时按住了想出去烧纸的心思,只悄悄给宋浮檀发了条短信。

  李先生对蒋总道:“我们谈一谈吧。”

  “谈个X毛,你少他妈装逼了,贱人……”蒋总又是一顿污秽的大骂,神情激动,让人都开始觉得这蒋总精神是不是出问题了,看起来有点疯啊。

  李先生也不慌,对不知情的王茂等人说道:“列位和他共处过,而且此处我已经封起来了,暂且不要出去吧,在角落里等一等。待会儿看到什么都不必慌,那位姑娘的白仙在,你们要是害怕,且躲在她身后。”

  ——他既是香头,身上也有仙家,知道屋内还有个白仙,而且就在施璇身旁守着她。

  大家一时都看施璇,嗯,平时施璇就喜欢念叨些神神鬼鬼的……

  施璇眼睛都瞪大了,去看章青釉和兰菏,“白、白仙?!!是依萍吗??”

  当初他们还发过救刺猬的vlog,她一说其他人也记起来了,本来就觉得蒋总家这豪门闹剧越演越诡异了,现在李先生一语道破,搞得大家都毛起来了。

  “卧槽。”章青釉也左右看,崩溃地道,“我就说依萍成精了吧!!”

  兰菏悠悠道:“啊,怎么会这样,是不是他也看过你的vlog……”

  不过他脚下也随着其他人一起,躲到了施璇身后。

  施璇:“……”

  有倒是有可能,但是接下来看到的,就诡异了。

  除了李先生师徒,小蒋还带了两个牛高马大的保镖,这会儿上前一左一右摁着蒋汉生,蒋汉生却很镇定,纹丝不动。

  “我说你。休要满嘴喷粪,弟子有请绒花姑娘,有关破关,有煞破煞。”那李先生已经是念念有词起来,“仙家在上报分明,外家亲压了里家亲,活拿活捉它的魂!”

  他把自己的腰带取下来,还是特别传统的红绸,用分装瓶往上头沾朱砂、鸡血和猩红,再往蒋总手上绕了两圈。

  蒋总依然不动不挪,就坐在那里。

  李先生系着绸子手挽了几下,“天精地精,朱砂结形,雄鸡一化,各保安宁——给我下来!”

  他拼尽全力一拉,别看蒋总年纪大了,身形干瘦,但被这么拽都不带动弹,嘴角还溢出一丝冷冷的笑意,把人看得都发毛了。

  小蒋忍不住一溜烟,也跑到了施璇身后。

  施璇:“…………”

  小蒋挤进来,刚好在兰菏身边,和兰菏对视一眼,兰菏还很礼貌地伸了伸手,往后退,让他站得离施璇近一点。

  小蒋比了个感谢的手势。

  施璇腿已经快软了,她还是站在其他人前面咧,都快哭了:“这,这到底怎么回事啊,蒋总是……中邪了吗……”

  小蒋没吭声。

  王茂也急了:“小蒋总,你这好歹让我们离开吧!”

  小蒋呵呵道:“各位不要急,等这里的事了解了,我还得和你们聊聊。”

  包间内六七个人,都看到蒋汉生不正常了,就算李先生不说不准开门,他也是不想把他们立刻放走的。

  兰菏悄悄打量了他一眼,恐怕不止是中邪那么简单吧。

  ……

  蒋汉生翘着二郎腿,看着李先生道:“臭傻叉,知道什么叫请神容易送神难?是小畜生们请我来的,要是没我,这老不死能躲过去阴差?”

  他说得乱七八糟,李先生却听懂了,脸色铁青,看着小蒋和徒弟道:“你们还说是骗无常的时候,不小心引来的?!”

  小蒋有点慌,怎么越说越多,在场还这么多外人呢,“李先生慎言啊!”

  李先生的徒弟则是又跪下了,哭着道:“当时实在是急了,那无常鬼精灵的,居然看破了我布的局,还说我演技不够好……”

  兰菏:“………………”

  徒弟:“我一时情急,就,就想招来周围的游魂,掩盖一下他,谁知道招来了这个……这个……”

  这个他也对付不了的东西。

  蒋汉生寿命已尽,他收了蒋家的钱,要帮他们设坛骗过无常,忙乎了半个月,布置场地,为的就是营造一个蒋汉生已经不存在的假象,然后趁无常来勾魂,伺机把勾魂文牒烧了,这样蒋汉生至少可以再延寿一轮。

  当时那无常也确实被蒙蔽了,找不到被他藏起来的蒋汉生,谁知道,竟是因为他的演技暴露了蒋汉生所在。好不容易掩过去,以为算是完成了,蒋汉生活过了死期,但是……已经被他们招来的东西占据了的身体,还跑出来大吃大喝,他们靠定位才找到人。

  这徒弟自知无法解决,找来李香头破解,都没敢和师傅说全部的真话。

  不小心引来的,和自己招来的,可大不相同。而且这玩意儿的凶煞程度,让李先生身上的仙家都吃力了。

  但也不能放任不管,李先生咬咬牙,咬破舌尖往绸子上吐了口血,脸色眼看着就灰败了不少,再一缠蒋汉生的脖子。

  小蒋慌了:“李先生,你不能把我爸也勒死了啊!”

  “你以为这样他就活得了?!”李先生对他已是没什么好脸色,用力一拉。

  谁知道蒋汉生一张嘴,就吐出一团黑乎乎的涎液,落在红绸子上,然后反手一拽,李先生就跟被捶了一样倒退几步,手里的红绸子赫然断成了几截。

  蒋汉生就跟蛤蟆一样跳了过来,完全不符合寻常老人的身体素质,死死掐着李先生的脖子。

  李先生的徒弟和蒋家的保镖赶紧一起从后面掰他,三个大汉,愣是掰不动一个年过七十的老头!

  还是李先生自己,挣扎着掏出来一把铁尺撬蒋汉生的手,这才撬出了呼吸的机会,但蒋汉生的手再一用劲儿,铁尺居然都快要压弯了,一对四,就这么僵持住。

  王茂他们都已经看呆了,还有胆大的想录像,被小蒋恶狠狠瞪了一眼。

  兰菏则道:“我们也去帮忙吧?这好像是犯病了?”

  ——他有注意在其中加上一丝怀疑,就好像既不想相信,又觉得这种种表现很古怪,但也许只是自己不知道原理。总而言之,救人再说。

  “帮忙,妈的,妈的……”小蒋脑子还挺活,听到帮忙就醒神,骂了两句后对施璇道:“美女,美女你能不能让你那个仙家也出手帮忙?”

  眼看着,李先生一个人是不行了啊。

  施璇吓哭了,她都没从自己身边跟着白仙的事情中回神:“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有什么仙家,我早就把依萍放生了啊……”

  小蒋索性跪下来给施璇哐哐磕头,“求求大仙了!求求仙家!”

  施璇手足无措:“别……”

  李先生的徒弟一头汗水,回头大声道:“蒋先生,算了,她没顶仙,那是个野仙,好像还是白门的,求也没什么用。”

  白五:“……”

  白五有点小愤怒,白门怎么了,我今天可是坐过晚高峰的地铁……他回头看了兰菏一眼。

  兰菏不留痕迹地点点头:去吧,白稚仙!

  让他们看看,什么叫铁血白门。

  白五一咬牙,就借位上了施璇的身,站出去几步。

  李先生的徒弟扭头一看,惊讶道:“白仙借位了!!”

  白五用施璇的身体,威风凛凛地道:“本仙家……就祝你们一臂之力,让,让你们知道白门也非等闲之辈!”

  这话说得还是挺有气势的,尤其是他借了施璇之位,王茂等人都是卧槽一声,施璇身边居然真特么跟了白仙。

  蒋汉生那边还可以说是一伙的——当然人家一老总也没必要演习蒙人,只是施璇和他们更亲近,很容易听出来语气、声线都不同,这不信邪都不行!

  兰菏也赶紧露出了惊疑不定的表情,伸手去拉施璇,“施璇你怎么了……”

  王茂赶紧拽着兰菏:“千万别动!也千万别害怕!!”

  说着,他和其他人一起转移到了兰菏身后。

  兰菏:“……”

  小蒋狂喜,这听起来好像是深藏不露啊,他爬起来道:“仙家,拜托您……”

  他一开口,仙家就转转身体,背着他了。

  小蒋愣了愣,也挪了两步,继续冲着仙家道:“拜托您了。您需要什么道具……”

  没说完仙家继续转身体保持背对他,带着哭腔道:“你说就说,别老看我啊。”

  小蒋:“………………”

  就这?就这啊??

  ※※※※※※※※※※※※※※※※※※※※

  白五:所以我不爱出门……这都什么人……

  请知悉本网:https://www.mdxs123.com。米读小说手机版:https://m.mdxs123.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