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_兼职无常后我红了
米读小说 > 兼职无常后我红了 > 第七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七章

  程海东在兰菏家一直聊到晚上,兰菏才起身,送他下楼。

  “哎对了,我跟你说,上回见脏东西后,回来我就上庙里请了道平安符,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晚上睡得都安稳很多了。”程海东说着,还把符露了出来给他看。

  兰菏说:“是吗?那不错。”

  程海东碎碎念:“你别老敷衍我啊,你怎么就不信呢。”

  兰菏说:“我也不是不信,就是觉得你别老整天想,越想精神越不好。而且你可以去觉慧寺,比较出名。既然都是买,不如买老字号的,更安心。”

  他原来也只听说觉慧寺名气大,但有了之前的经历,知道觉慧寺在阴差那里也挂了名,那可以推荐给程海东了。

  程海东一想:“也是,回头我去觉慧寺。”

  到了楼下,程海东让他别送了。

  “开车小心点儿。”兰菏站在楼门口嘱咐了两句,准备回去时,应韶也回来了。

  应韶还带着两个师兄弟,手里或拎或抱着香烛祭品。

  兰菏的目光在他们的烧鸡上流连了一下,见应韶也看着自己,微微一笑道:“都是骗子吗?”

  应韶:“……是。”

  师弟们:“……”

  什么啊!

  ……

  一进门,应韶的师弟们就抱怨道:“这什么世道啊,还要自称骗子。”

  应韶冷静地道:“那你们希望我怎么说,告诉不信邪的邻居我们是蛊师?但他不一定知道蛊师,那说我们是一种‘家户型宗教服务供给者’?”

  师弟:“…………”

  家,家什么?

  妈的,念过大学就是不一样,每次都吵不过应韶师兄,连他说的啥都只半懂。

  应韶一声招呼,三人开始摆设祭品,“师兄,最近京城好像越来越乱了,师父说的,能出人头地的机会就是现在吗?”

  “我倒想啊,但是京城能人辈出,连师父也不一定能……哎,还是把生活费赚够了再说吧。”应韶仔细查看无误后,把带领师弟们一起唱《焚香曲》,另外也准备录视频,这是要给雇主看。

  为了挣钱,这年头大家的业务范围都越来越广了,搁以前,养蛊鬼哪管什么安魂啊——他们接的这活儿是安抚亡人的灵魂,传达后人的话,希望雇主的先人过得好好的,也庇佑子孙。

  三百块一场的活儿,都是干习惯了的。

  应韶开口就唱:“一炷清香到八方,城隍鬼差来引路——”

  咒语这玩意儿,就是不管灵不灵,听起来反正特别厉害,动不动让鬼差领路,神仙给自己干活儿。

  应韶这才唱了一句,就觉得心口的金蚕蛊有些躁动,似乎预兆着什么,随即屋内阴风大动。

  “嗯?”

  师弟张望了起来,神色紧张,窗户都没开,哪来的小凉风。

  下一刻,一道白色的身影穿墙而过,头顶是高高的帽子,上写“来都来了”,大半张脸都被面具遮住,手腕上绕着锁链,腰间插着扇子,正是阴间无常打扮,开口便是:“哪个喊鬼差?”

  三人:“…………”

  都傻了,他们怎么……还真把阴差招来了?!

  就是吹吹牛,以前从来没招来过啊,阴差怎么可能每天闲着没事,尽应答他们这些业界小透明的活动。

  而且只唱了一句而已啊!这什么水平,别说师父了,就是师父的师父也做不到吧!

  只见那位无常很自来熟地走向他们的供桌,吃起了烧鸡。因为应韶有点穷,这烧鸡其实还只有半边。他一边吃一边说:“什么事要帮忙?捎信给亡魂吗?”

  “是、是……劳驾您了……”应韶这时还未联想起自己之前的遭遇,只觉得不可思议。

  倒是师弟小声说了一句:“咱们不是请的城隍阴差么?”

  这各地城隍,就像是阳间的各地市政府,寻常有什么事,都是先报给城隍这一级机构,再往上层层报给阴司。

  这么形容吧,就像他们只打算叫个片警,结果重案组的来了!

  而且这重案组的头上帽子写的怎么是来都来了,但他们压根也没见过几次阴差,哪里敢开口问这个,万一惹怒了人家怎么办。

  兰菏也听到了,不自然地动了一下,“哦……没听清。”

  三人:“……”

  这时金蚕蛊动弹,传递讯息,应韶一感应,这才忽然反应过来:“您是不是……之前救过我?”

  兰菏含糊道:“可能是吧,不记得了。”

  他说着,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们带回来的外卖炸串。

  应韶:“……”

  真是毫不掩饰的目光啊。

  面对救命恩人兼阴差,应韶一个吃阴间饭的,当然是迅速把炸串端了起来:“这个……您要尝尝吗?还有香火……”

  兰菏直接无视了香火,别说这一刻他更想念久违的炸串,作为一个生魂,对吃香火也不是很感兴趣。

  鬼神吃东西,和人是不一样的,《子不语》里就说,“一切饮食,嗅而不吞。热物被嗅,登时冷矣。”

  鬼神进食,进的其实是“气”,精气,热气,并不必真吃。而精华被享用完之后,食物自然失去了滋味,东西如故,味道淡如水。热的,也变凉了。

  只见无常大人吃饱喝足了,为他们写信捎去阴间,就要离开。

  “等等,不知道大人尊姓大名?”应韶紧张问道。

  兰菏在演艺圈都没起艺名,何况是阴间,他想到严三称呼自己那句,便含糊道:“叫来哥吧。”

  无常离开后,大家你看我我看你半天,才真真切切感受到,他们刚才把阴差招来了!

  应韶把视频调出来一看,只见虽然没有花掉,但里头他们唱了一句就对着空气在说话。应韶的兴奋忽然落下去一点:“你们说老板看了这个会认可吗?”

  师弟:“……”

  当然……不会啊!

  虽然他们是真的请来了阴差,但鉴于拍不出来,可能还要重录一遍给老板交代。

  应韶看了看烤串,他只听说鬼神享用完的食物会失去味道,却从未遇到过真事儿,忍不住拿起一串尝了尝……

  “怎么样?”师弟们也紧盯着他问道。说起来,这本来是他们的夜宵。

  应韶品了品:“嗯……确实一点滋味也没有了,有点像面筋,咦……面筋,那再撒点孜然粉和盐,咱们烤面筋吃吧。别浪费了。”

  师弟:“…………”

  ……

  应韶吃完后出去丢垃圾,正遇到邻居也提着一袋垃圾出来,两人相对点头一笑。

  兰菏虽然是用魂魄享用,仍觉口中有余味一般,满足地摸了摸嘴巴。

  “吃夜宵啦?”应韶笑问。

  “嗯。”兰菏看他的垃圾袋,“你也是啊。”

  应韶打了个嗝:“吃了点烤面筋。”

  兰菏:“……哦。”

  啥,哪来的烤面筋,刚才他怎么没吃到。

  .

  兰菏把给老白的纸牛纸马都折好了,刚好他有空自己来拿了。

  “再给点钱花!快要四月十八了,点齐牛马,我这就要上妙感山!”老白催促道。

  “上去干什么,参加庙会吗?”兰菏不解。

  老白震惊地看着他,“拍马屁去啊!”

  民间两大香火最盛的女神,南边是妈祖,北边就是碧霞元君了,一个是海神,一个则是山神。兰菏是南方人,所以对这其中的关系不太了解。

  碧霞元君究竟何人?她道场在泰山,全称为东岳泰山天仙玉女碧霞元君,也叫泰山娘娘,是泰山府君的顶头上司,那位主管阴间的东岳大帝之女。

  也就是说,她是老白最顶头大老板的女儿,别人可以不理,她过生日,阴差们当然要去送个礼——像严三他肯定不必送。也不用都赶到泰山去,那也太大阵仗太麻烦了,自己片区或周遭有庙,供上便是了。

  供奉碧霞元君的泰山行宫遍布各地,成千上万,单是在京城,就有“三山五顶”之说,都是她的庙宇,之所以称为“顶”,是沿袭泰山“顶”上碧霞祠的说法。

  五顶之上,又有第六顶,金顶妙感山,由皇帝御封,过去香火鼎盛,甚至会吸引许多外地人来上香。

  老白让兰菏折的纸牛、纸马,一是用来驼礼物上山,二它本身也算份礼物。

  “我帮你一起去送吧。”兰菏主动道,这妙感山此前在他心目中,就是一个民俗旅游胜地,素斋有那么点点出名。

  “哎哟,你不是特不愿意出外勤,现在怎么又乐意了?”老白这话说得还挺阴阳怪气的,不过他还是立刻道,“那就去吧,现在人手够紧张的。”

  ……

  妙感山。

  此处海拔一千多米,古时候路还未修好时,上山进香很是辛苦,从京城到山脚下,就要大半天了,崎岖的山路更是要花费整日来攀爬。

  现在阳间把道路休整好了,也便宜了阴间,毕竟阴间许多桥路都是依附阳间。

  老白提着红灯,身前赶着一大队驼满货物的纸牛纸马,兰菏也提着灯笼跟在他后头。若是有火气弱一点的人,大概就能看到两盏红灯在夜里飘了。

  民间传说阴兵过路,正是这样的情形。

  兰菏来京城几年,从没上过妙感山,听说这里现在还会举办庙会。这次,倒是“出差”来了一趟。

  夜里道上黑黢黢的,也没什么虫鸣鸟叫。

  就是这样的黑暗、寂静之中,忽然响起了一声孩童的啼哭声:“哇——哇——”

  小孩哭声频率本就高,这夜半山上,荒野无人,陡然传来小孩哭声,直叫人头皮发麻。

  “……怎,怎么有小孩儿?”

  “你去看看呗。”老白懒洋洋地道。

  说实话,这动静挺吓人的,兰菏迟疑了,虽然他经常能见鬼,接受能力已经比常人高。

  “可以不去吗,我感觉过去会被吓一跳,鬼片都这么演的。”兰菏这么多年以来锻炼的都是,如无必要,无视,别找事。

  老白:“吓一跳?你一个无常,你配吗?”

  兰菏:“…………我不配。”

  不知不觉已经失去了害怕的权利啊,兰菏只好提着灯笼往声音传来的地方走,向草丛里走了几步,抬高灯笼一照。

  只见是个穿着红肚兜的光屁股娃娃,正坐在地上哭,头上还磕了个口子。旁边就是陡坡,估计是摔下来了。

  光听哭声很可怕,但娃娃本身倒是不吓人,兰菏放松下来,“哪来的小孩?”

  老白见了道:“哎哟,对了,怕是庙里跑出来的。泰山娘娘除了照查人间善恶,还管着生育,庙里不少小童儿。”

  他知道兰菏多半不清楚,还给解释了一句。娘娘心善,一些个童魂会被她接到身边,送给信徒养。

  “小朋友,你还好吗?”兰菏上前,想把小娃娃抱起来。

  老白说:“小心点,这些娃娃胆子小得很,上次我吐了个舌头,哭得跟什么似的……”

  话音没落,兰菏已经把小孩儿抱起来了,相当熟练。他父母都是小学教师,婶婶还是幼师,勉强算得上家学渊源吧,对付小孩子还算在行。

  光屁股娃娃在兰菏怀里一点也没惊吓的样子,甚至往他怀里钻了钻,小手一伸,把兰菏的面具都摘下来了。

  兰菏拿过面具,因为是小孩儿,他也不在意。

  小孩儿看到兰菏的脸,就更喜欢他了。

  “我吹一下头,不疼了啊。”兰菏趁势给他吹了吹伤口,本来特想说去打针的,但一琢磨本来大家也都是魂魄……算了吧。

  “略。”老白又吐了一下舌头。

  兰菏:“……”

  知道孩子为什么不喜欢你吗?你舌头快要碰到胸口了。

  兰菏把面具戴好,抱着胖娃娃继续上山,还用草编了蚱蜢给他,小孩儿让他哄得是服服帖帖。

  到了山顶的普济祠前,只见一个短袄套裙的女子正在数身边的光屁股小孩儿们,嘴里焦急地念着:“还有一个呢?还有一个呢?”

  “泰山阴司有礼到——”老白吆喝了一声,又对那女子喊道,“胡大姑娘,看是不是你们庙里少的小屁孩儿,跑到半山腰去了,被我们捡到。”

  这么多小孩,当然不可能每处都是娘娘自己带,送来的礼,也不可能娘娘自己降临此坛来收,这样的大庙,自然有当差的。

  女子一抬头,柳叶眉吊梢眼,十分俏丽,见到兰菏手里的娃娃就一喜,只是她笑起来,眼睛更加吊,嘴也大了许多,看起来有点僵硬诡异,“好险好险,我以为丢了一个。”

  她走起路来腰肢款款,到兰菏面前,“多谢阴差兄弟了。”再瞥见小孩的脸,叹气道,“伤在脸上,怕要留痕了。”

  她伸手想接过小孩儿。

  胖娃娃特喜欢兰菏,抓着他衣襟不肯放。

  兰菏一看,那胡大姑娘手伸出来,指甲竟是长长尖尖的,立刻闪了一下,“美女,你这指甲也太长了,不适合抱小孩儿吧!”

  胡大姑娘愣了。

  老白急道:“你就给她吧,她自有分寸。”

  兰菏犹豫地把孩子递出去,“我觉得你最好把指甲剪了,这样挠痒也不方便。”

  胡大姑娘不知怎么,竟然咯咯笑了起来。

  要说胡大姑娘的相貌,实在是很好,俏生生的,只是每每一笑,那份美艳就浓到透着怪异。

  她一笑,还没怎么看过这款的兰菏都汗毛倒竖,忍不住退了一步,被老白扶住顶了一下背。

  兰菏收到他的暗示了:还记得你配吗?

  ……我不配,我不配害怕。

  我是代表阴司来社交的,兰菏默念,他干笑道:“好吧,仙女不挠痒的是吧?”

  胡大姑娘笑得更开心了,花枝乱颤的,好在胖娃娃看起来也没被她的指甲伤着,她抱着胖娃娃边走边道:“这样愣,恐怕是生无常吧……辛苦了,待我去找些吃食来。”

  胡大姑娘走后,老白阴惨惨道:“日后可不能随便叫人剪指甲了,这指甲和分神是一样的,胡家的平日里脾气大得很,今天你算是帮了她一把,才没有责难你。像平时我来,哪有饭吃,别以为她多好心。”

  “指甲很重要我知道,但是说也不可以说吗?”兰菏也听过各种传说故事里,用他人的头发和指甲可以施法。

  老白:“麻姑你知道么?当初她降临人间,一个叫蔡经的看见了,就在心里想,哇,这女的手真是漂亮,如果能给我挠背就好了。不过是想了想,立刻扑街,眼睛流血。”

  这就是麻姑的惩罚,那人都未说出来,只是在心里想罢了。

  兰菏没想到如此严重,“好吧,我无心的……待会儿跟她说不好意思。”

  胡大姑娘准备好了饭菜,引老白和兰菏去享用,穿过普济祠,兰菏只见这里头竟还有观音殿,“那个,说错不要怪啊,这里怎么还供奉了菩萨的像呢?”

  “普济祠本就是以娘娘为主,但佛、儒之神也有,亦有民间俗神,民众有需求嘛。”胡大姑娘嫣然一笑,“这观音殿中供的是渡海观音,从前原是送子观音的,有段时间不是提倡计划生育么,被景区管理处换了。”

  兰菏:“…………”

  ……行吧,总不能把碧霞娘娘给换了。

  而且生育也只是碧霞元君主管之一,不像送子观音,专门送子。

  到了一处,只见石桌上有六样菜品,并一壶酒。

  胡大姑娘道:“斋饭没了,这是凡子供来的,你们用吧。”

  兰菏一看,只觉唾液在疯狂分泌。

  胡大姑娘看起来也是美食家,“这鳜鱼先打牡丹花刀,腌制好了之后裹鸡蛋液烧,一定是酥脆之下鲜嫩,爽口之余留香。清蒸炉鸭啊,看看,烫了白菜,把鸭子的油分给吸了,嗯……”

  “行了行了,快吃吧。”老白懒得听她说那么多。

  老白才吭声,兰菏就飞快吸食起来了。

  一个没吃饱那么久的演员,蹭过一餐饱饭就够了吗?显然是不够的!

  什么香而不腻?什么叫酥烂入味?连白菜都饱含着香浓的汤汁,兰菏虽然是吸食,却丝毫不觉得味道受了影响,这是一种非常奇妙的口感。软嫩的肋排入口,让他要美上天了。

  事实也的确如此,老白和胡大姑娘都看到了,他吃着吃着身体就高了一寸,原是魂魄飘起来了一寸……整个人还伏着,手把面具,狼吞虎咽。

  老白都看愣了,他就说这次兰菏怎么积极出外勤呢!

  胡大姑娘也呆呆道:“饿死鬼不是要超度后才够格考鬼差的吗?”

  老白:“……”

  兰菏撑得在桌上趴了好一会儿,才缓缓坐起来,齿颊留香啊。

  胡大姑娘震撼地道:“吃这么多的啊。”

  老白也啧啧称奇,却不好说出来:比饿死鬼更饿的,就是演员啊。

  兰菏露出一个羞羞的笑容,又回到了那个俊秀清丽的少年,露在外头的褐色眼睛中流露出不好意思,“对不起,一时忘情。”

  胡大姑娘被他一看,“没事没事,吃就吃吧。”

  老白道:“咱们这孩子还年轻啊,这就吃撑了。要说祭品最好的,我觉得还是觉慧寺,虽然是素斋吧,但那味道——吃一次记三年。”

  兰菏一听就心动了,但觉慧寺的和尚,应该没有应韶那么好糊弄吧,“老白……你下次去能不能带我一起吃啊?”

  老白睨着他:“你当走无常是什么了,混吃混喝的工具啊。”

  兰菏:“我觉得无常是个很高尚的工种,匡扶阴阳两界的正义,尤其是泰山阴司能有你这样的前辈,托起了阴间的秩序。”

  老白听得飘飘欲仙,又清楚兰菏是在吹捧:“你少给我戴高帽子……”

  兰菏:“……”

  老白:“……”

  老白面无表情地扶了扶自己的帽子,“真诚点。”

  兰菏对他们道:“胡大姑娘,老白,我请你们吃东西吧。”

  因为是送礼,兰菏也把做的香都捎上了,他拿的时候都没数,剩下的全装上了,想来匀出一些不在话下。

  胡大姑娘却是一笑,稍一激动,那樱桃小口的嘴角又咧大了,几乎要到耳根,连忙用手帕遮住:“别怪我话说得直,你自个儿都三年没吃的样儿,能有什么好吃的分给我们呢?”

  老白条件反射地咽了口口水:“话不能这么说……”

  请知悉本网:https://www.mdxs123.com。米读小说手机版:https://m.mdxs123.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