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_兼职无常后我红了
米读小说 > 兼职无常后我红了 > 第九十三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九十三章

  白五他们都没想到兰菏提前回来了,这满屋子都是兰菏的味道,白五又沉浸在幻想之中,愣是没注意到。

  他被兰菏拍得往前一扑,十分消极地顺数趴在了地上,盯着地板委屈地道:“就是这个意思啊,大部分仙家都会选继承人的……”

  “是接班人!那叫顶替!”兰菏说,“还继承人呢,你爹是能继承的吗?”

  白五:“……”

  柳十三看着竟是幸灾乐祸地大笑起来,别的堂口那仙家,哪个不是把尊家当弟子、晚辈,还得享受磕头进香:“看丧门这怂样儿,堂堂仙家,还给人当儿子。”

  白五:“……”

  所有人:“………………”

  不知道为什么,柳十三感觉自己嘲笑完后,在场的大家都看着他,眼神很奇怪。

  柳十三:“干什么???”

  胡大姑娘轻轻捋了捋自己光滑柔顺的尾巴,“胡黄白柳,胡黄白柳……”

  难怪柳门排在最后吧。

  “尊家,你们怎么提前回来了?”胡七十九托着腮道,“是不是你爸不满意小宋,把你们赶回来了?”

  柳十三立刻也忘了问胡大姑娘什么意思,紧盯着兰菏,蛇蛇揪心.jpg

  “当然没有,我爸同意得咕咕叫,”兰菏道,“不过我还有工作就先回来了。对了,你们知不知道北海出了什么事啊?听说有人在那边落魂了。”

  柳十三:“你什么意思,说好我只巡逻红莲公园的!”

  兰菏没理他,看着其他人。

  胡大姑娘懒散地道:“每日里那么多人丢魂,这人若是上妙感山进香,我才知道。但记忆里好像也没有。”

  胡七十九和白五也摇了摇头,他们又不大出去野。“这是什么人类的大事吗?”

  ——仙家们和人类不一样,他们已经知道,有时候他们觉得是小事,也许人类觉得是大事。打个比方,紫金城或者哪个景点里要是闹小鬼,他们会觉得很普通,人类却会慎重对待。这个北园,好似也是从前的皇家园林,著名景区。

  “倒也没有,就是丢魂的人在找法师……兴许是他自己的因果。”兰菏道,“不说了,我去收拾行李了。”

  ……

  过了几天,兰菏去出席一个电视台办的慈善活动,临近年底了,各类活动典礼特别多。

  他和宋浮檀又又又一次一起出席,别说圈内的媒体,连粉丝都要恍惚了,什么样的朋友这么分不开,去哪儿都带着。要是真情侣,这种环境下肯定会避讳,所以他俩这是太坦荡?

  兰菏在现场还遇到了余杭嘉,他身边跟着应韶。

  “应先生。”兰菏一副看到很久不见的老邻居的样子,演出了那种熟悉的陌生人感,“你也来啦。”

  应韶:“……呵呵呵呵,对啊,余总带我看明星。”

  “兰菏,悬光,”余杭嘉笑眯眯打声招呼,“哟,一起来呢,宋导没来?”

  兰菏:“嗯,您知道的,宋导向来不喜欢这样的场合。”

  余杭嘉露出古怪的微笑:“还是最近,在忙新片的事?”

  兰菏愣了下:“什么事?”

  新片不就是他们的《鬼趣》么,杀青后还补拍了一些镜头,这会儿估计刚完成后期,他也不清楚具体进度了。

  “悬光居然没给你说?”余杭嘉挑眉,心说这俩关系不是很好么。

  宋浮檀:“我也不知道,最近没回家。”

  余杭嘉:“……”靠,对了,新闻好像说他们还一起回兰菏老家了。压根就是因为太好了,悬光连家里消息都不知道。

  余杭嘉:“哎呀,就是《鬼趣》已经送审了呗,听说内容上有些争议。”

  “啊?”兰菏捏紧了手里的杯子,“为什么?”

  其实他问出来,心底也有点答案了。

  果然,余杭嘉道:“觉得迷信鬼怪内容多吧。”

  兰菏无语道:“可是那都是映射的现实。”而且最后也推翻神权了。

  “嘿嘿,可能因此就更不行了?”余杭嘉道。

  兰菏:“……”

  “不过也不必紧张嘛,有争议的意思,就是有人反对也有人支持,宋导和窦总估计在运作说服?再说了,大不了删改,是吧,听说你们这特效花了挺多钱噢。”余杭嘉比较关心的还是商业问题,“兰菏那边还有部《山河旧事》吧,这部肯定没问题啦,上头让拍的。”

  兰菏应了一声,虽说这样,他还是郁闷嘛。这个剧本对他和宋浮檀来说那么特别,还是他们第一次合作,遇到这样的波折他内心能想得开么。

  余杭嘉当初还惋惜过没参与这个项目,现在倒有点觉得幸运了,这谁知道审核一卡会卡多久,说完他就去别处社交了。

  应韶和余杭嘉说一声留了下来,小声道:“应该没事吧,余总说能删改。”

  “问题是不想删改嘛。”兰菏道,“真烦人,这有什么可卡的。”

  倒是宋浮檀还安慰兰菏:“余杭嘉也说有争议,我们尽力为之,结果尚未可知。”

  兰菏小声道:“嗯。”

  这委委屈屈的样子,看得宋浮檀都心疼了,盯着他看。

  兰菏也望回去,觉得他们好惨啊,四舍五入这不是在审核他们的电影,是在审核他的爱情。

  应韶弱弱举手:“哈罗?”

  兰菏回神说道:“噢……对了,麻师父怎么样了?”

  应韶指了指自己的眼睛,“看。”

  他眼睛下面黑眼圈很大,因为前些天一直陪他师父熬夜满山招魂,“我们找到龙婆婆了……当初,龙婆婆病危,她家儿子和儿媳明明听到了声音,但因为吵过架,也不理,就这么抢救不及时而走。龙叔和龙婶本来不认的,但是鬼缠身怎么可能不松口啊,所以……见死不救也是要承担法律责任的。我师父给龙婆婆做了三天三夜法事,把她送走了,然后也不肯回京城,想在湘省再住一段时间。”

  兰菏也不知该说什么,叹了口气,官刑与鬼诛,总要受过。

  应韶又道:“对了,你知道北园那个事么……”

  兰菏看着他,“嗯,你也知道?”

  “你没接?”应韶道,“我还想你会不会入选了,嘿嘿,报酬是相当丰厚。”

  “不是我,我不接外快。”兰菏喝了口饮料,“行了你快走吧,别让人看到我和你聊太久了,你身份太迷信了,影响我人设。”

  应韶:“…………”

  ……娱乐圈真虚伪!

  ……

  现场还有些兰菏认识的人,入席的时候,他旁边就坐着有段时间没见的圈内老朋友,大家闲话起来。

  因为穿着礼服,兰菏身上也没揣手机,只是闲聊到一半的时候,他忽然看到一抹黑影飘进来,仔细一看,高帽子上写着“天下太平”,死人脸耷拉着,分明就是严三。

  兰菏立刻环视一周,靠,是谁,现场谁要死了?

  主持人还在台上拿现场的明星调侃,这会儿就说到兰菏:“兰菏好像又跟悬光老师一起出席,听说还一块儿过年了,两位的友情真是让人羡慕啊,一对好基友。”

  一时所有人都看着兰菏。

  此时严三也飘到了兰菏身前,兰菏正襟危坐,视若无睹。

  严三:“来爷,小宋,不妙啊不妙,老和尚晕倒了。”

  兰菏和宋浮檀的动作都是一顿,严三口中的老和尚一般都指一个人:不动法师。

  “不好意思,有点事……”兰菏起身就离开,宋浮檀也欠了欠身离席。

  其他人:“哦豁,生气了。”

  这怕是不满意拿好基友三个字说他和宋浮檀?只有熟悉兰菏的人琢磨,平时也没这么敏.感呀。

  主持人也慌了:“那个,开一下玩笑的……”

  兰菏看到大家或是紧张或是看好戏的眼神,摄像机也对准了自己,不想因为自己提前离场让气氛变僵,就笑笑道:“干嘛,没见过好基友一起上厕所啊?”

  他还故意拉住了宋浮檀的手。

  现场一下笑开了,主持人也松了口气,“啊哈哈,男孩子也可以一起上厕所嘛。”

  离开了摄像机的拍摄范围,兰菏才对主办方的工作人员道:“真对不起,其实是有位长辈身体不舒服,我得赶过去,不好意思。”

  他这么说了,对方也表示理解,心底还觉得人虽然走了,还给节目留了个梗,真有职业道德……

  ……

  一到无人看到的地方,兰菏就问跟着一旁的严三:“怎么回事,不动法师在医院吗?为什么是你来找?”

  这怪吓人的,无常报信,搞得像是不动法师要不行了,行个便宜让他们赶过去看最后一眼。要不是不动法师向来身体硬朗,打起人来直蹦跶,兰菏真要怕了。

  “在寺庙里,小和尚突然找我,想让我查点一下老和尚的魂魄在哪儿,他寿数未尽,我愣找不到。我琢磨,还有人能害了老和尚的?小和尚说,他是去北海收魂,结果自己魂丢了。”严三说道,“好像是位北海龙王留客,这个……很奇怪吧?”

  兰菏:“……”

  北园的事情,原来是找了不动法师去解决?那面子够大的。

  而且,都说了北海这地儿,说是海,其实就是水池子,拢共也没多深,龙王?王八还差不多……

  一说到龙,兰菏想起什么。

  很久以前和窦老爷子聊天时,他说京城盛传的四条龙,北新桥一条,高亮桥一条,黑龙潭有一条,剩下北海也有一条。事实证明,北新桥下只是龙形镇物,高亮桥和黑龙潭不清楚,这北海看来有一条。

  但根据兰菏的经验,和严三比较平静的死人脸来看,所谓的龙……

  兰菏:“柳门??”

  严三汗道:“对,好像是常家的。避宿多年,不知怎么醒了,海上留客。不动法师就是去海上为人收魂,结果自己好像也中招了。”

  柳门三家,柳家有相柳血统,常家通“长”,长虫乃蛇也,蟒家是为蟒蛇。

  兰菏心里咯噔一下,缓缓和宋浮檀对视了一眼。

  他怎么隐隐觉得,不太对。

  按理说,即便镇物已定,仙家们的正常活动也不受影响,这常家的也没做太天怒人怨的事,还比不上当初柳十三的动作大,算是拿法了两人而已。可问题是……

  宋浮檀道:“柳十三也是从潜修中醒来,当时他说,兴许是温室效应。”

  兰菏喃喃道:“对……我们都当笑话听呢。”

  那时候镇物未定,柳十三醒来后碰瓷的恶劣行为,大家都觉得便和温室效应无关,很大可能就是镇物失效的连锁影响,并未过多在意,解决掉就算了。和其他事件一样。

  柳门潜修怎么会突然醒来,这还快冬天了。能够留住不动法师,也足见其本事。近几十年,除了柳十三,就只有北顶娘娘庙那位柳爷醒来发过一次火,由此就知道潜修仙家重现有多少见!

  因此,不管这常家的之后还会做什么,是否会被镇物压制,其本身潜修多年醒来这个动作,都让人觉得奇怪。

  镇物已定,不是什么连锁反应,难不成北园的人刨了它老窝?

  严三也领会他们意思,本来他也是觉得奇怪,才来找他们,“我可问过了,这会儿去海上的游客特少,管理人员也没有惊扰过,再者往年清理也未曾深入到能影响它的地步。”

  心怦怦跳,兰菏道:“我通知柳十三也去觉慧寺吧,还有胡大姑娘。”

  待到了觉慧寺,兰菏的家仙们也齐聚此处了。

  柳十三正在嚷嚷:“什么北海龙王,吹吧就,我知道她,常家的小水蛇,代代占据池子躲在那儿修练,紫金城都进不了,皇家园林里正经有本事的柳门,要数从前圆明园的两条,她,见了我还得叫声叔叔呢!”

  他自己乐意吹牛,却不爱看同门吹牛,甚至很鄙夷,对方把个水池子吹成海域。

  “那你知道她怎么醒来的吗?或者说,你当初到底怎么醒来的?”兰菏问道。

  柳十三见他来了,迟疑道:“这个……我都不知道,我自己就这么醒来了啊,不是温室效应么。反正醒来后我一看大好机会,旁边有人在修桥,就去捞香火了。”

  胡大姑娘沉着脸坐在一处,她缓缓道:“此蛇也曾挂号,常家十五,真名月圆,北海潜修多年,不知何故醒来。另外,我检查过所有镇物,都安然无恙。”

  胡大姑娘也敏锐,因此常月圆还没兴起大风大浪,光是醒来,她就放在心上了。何况,她心底一直压着另一件事,没说罢了。

  “咱们先不发散思维了,去看看不动法师。”兰菏道。

  “对,兴许就是柳门注定要现世呢?”严三说道,“我本来挺担心,但看你们这一个个如临大敌的样子,又觉得没必要吧?这北海龙王,又非真龙。”

  他说得主要是胡大姑娘和兰菏,尤其胡大姑娘,这位妙感山当差的。

  北海龙王的名头说起来大,也在京城留下了传说,却非真北海,更非真龙。

  兰菏本来就有后遗症,挺紧张的,一听说就疯狂胡思乱想,他虽然对严三笑了笑,但心中确实仍有不妙的预感。

  “对了,老白不在?”兰菏想起来问道。

  严三说:“没,回阴司办事去了。”

  他们进了禅房,就见不动法师毫无知觉躺在床上,几个和尚正在旁边闭目念经。

  思空睁眼见他们来,起身合十。

  “思空法师,不动法师当时是一个人去的吗?”兰菏问道。

  思空叹道:“是啊,原是看明了这位‘龙王’来历,师父觉得自己一人足矣,谁知竟落魂了。”

  兰菏简短地道:“那就把不动法师救回来再说吧,魂魄不能离体太久——还有那头一位被留客的。”既然不动法师出事,那人必然也没能回来。

  这位龙王,海上留客已留了好几位,至少够打牌了。就怕她不止想打牌,还要开派对。

  “怕是要慎重小心,”另一个法师思明道,“方丈当时也觉得这常仙好收服,结果中招,可见她很不简单,来爷,您的话……”

  没错,来老爷是大流氓,但经验修为确实不如方丈吧?

  “再不简单也要按照修行基本发展,那小水蛇两百年能修出什么样儿,她原在京城地界压根就不算顶尖高手,”正经在京城武力值能排得上号的柳十三凶神恶煞地吐了吐蛇信,脸上的疤痕愈显得狰狞了,“兰菏怎么了,当初他把我这么按在地上打!!”

  思明:“……”

  宋浮檀:“……倒也不用这么自豪的口吻吧?”

  柳十三:“………………”

  一时忘情……

  ※※※※※※※※※※※※※※※※※※※※

  吃多了龙须糖,家庭荣誉感蹭蹭往上涨

  请知悉本网:https://www.mdxs123.com。米读小说手机版:https://m.mdxs123.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