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第 12 章_管管穿书,救救男主!
米读小说 > 管管穿书,救救男主! > 12、第 12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12、第 12 章

  天才一秒记住·八六中文网()

  在短暂的大脑空白后,李寒山终于找回了自己失去的声音和理智。

  李寒山深呼了一口气,道:“如果一个优秀漂亮的女孩出现在周如曜身边,举止亲密,方枝会怎么想?”

  顾之行道:“吃醋,自卑。”

  李寒山看向两人,眼神疲惫,“所以,把周如曜打扮成这个样子有什么意义?”

  顾之行:“……”

  周如曜又浮现了恍然大悟的神情,“原来如此。”

  两人终于理解到了李寒山的意思并非是单纯找个漂亮女孩来。

  顾之行清了清嗓子,看向李寒山,“那现在怎么办?”

  李寒山扶额,冷静了下思绪,“总而言之,现在先走吧。”

  “啊,好吧,可惜我白打扮了这么久呢。”

  周如曜十分可惜地看着自己,没忍住朝着顾之行抛了个媚眼。

  顾之行伸出一只手拍了拍他的脸蛋,“别他妈装了,怪变态的。”

  周如曜扬了下下巴挣脱她的手,连连点头,连带着头上的假发也摇摇晃晃。“好好好我知道了。”

  顾之行盯着那顶假发看了几秒,一伸手扯了下来。

  周如曜立刻大惊失色,犹如良家妇女被掀了裙子似的,十分羞涩地伸手捂住脑袋,“阿行你干嘛,讨厌!”

  “方枝还有半个多小时才社团活动结束。”顾之行看了眼手里的假发,又看了眼李寒山,“现在应该还来得及。”

  李寒山:“……”

  看我干什么。

  李寒山思考了两秒,拧起了眉头,脸上的笑变得牵强了起来,“你的意思是?”

  顾之行将假发扔过去,“你来。”

  李寒山:“……”

  他面无表情,将假发扔回去,话音平静,“如果你们还希望我继续帮你们的话,就停止这些愚蠢的想法。”

  顾之行:“……”

  她一本正经地移开了视线,转起了假发,看了眼周如曜,“我尽力了。”

  周如曜:“那我怎么办?这方枝放了学直接往我公寓奔啊?!”

  顾之行“啧”了声,“人家一个女生还能把你怎么样,是不是你先勾引人家了?”

  周如曜:“……阿行,我觉得你没有心。”

  顾之行看向李寒山,“先去找个地方坐一下想想明天怎么办吧。”

  李寒山看了眼腕表,点了头。

  三人走了几分钟,顺势坐在学校附近的公交站座位上。

  看着一辆又一辆公交车经过,三人沉默不语。

  终于,顾之行打破了这片沉默,“你们注意到了吗?”

  周如曜惯例是那个最捧顾之行场的人,立刻伸着脑袋东张西望,“什么?”

  顾之行道:“好几个人下车的时候脚都卡在车门里了。”

  李寒山沉默了几秒,没回话,他隐约察觉到了一些事情。

  果然,顾之行接着问道:“你们知道为什么吗?”

  周如曜脸好奇,“什么什么?”

  李寒山语气敷衍,“什么?”

  顾之行一脸神秘,“旺角卡门。”

  周如曜:“哈哈哈哈哈哈哈。”

  李寒山:“……”

  李寒山微笑,“好好笑。”

  顾之行十分满意。

  李寒山拿出手机扫了眼,道:“时间差不多了,司机快要来接我了,我先——”

  “哇哦,你们快看!那辆公交车里下了好多人啊!跟下饺子一样!”

  周如曜话音兴奋,十分激动,“哪里来这么多人来我们学校啊!”

  顾之行看过去,斜对过的公交车站下,一群校服歪歪扭扭画着各种涂鸦的学生哗啦啦下了公交车,颇为气势磅礴。

  顾之行仔细打量了下他们的校服,“好像是二职的。”

  二职,全称a市第二职业高中。

  “他们来盛怀干什么?”

  李寒山有些不解。

  “你这好学生不懂了吧,他们肯定是来约架的呗。”周如曜也不顾自己现在还穿着裙子,大大咧咧翘起一个二郎腿,语气唏嘘。“也不知道是谁惹了二职的。”

  顾之行点头,“职高的惹不得,一堆五颜六色的脑袋里凑不出一颗整的大脑,打起架来不要命的。”

  周如曜又笑了出声,“哈哈哈哈哈哈别说了,他们在校服上还写了字,好蠢啊。”

  顾之行道:“确实,我好像还看到了火星文。”

  周如曜爆笑如雷,“哈哈哈哈哈哈哈到底是谁会惹这群人啊哈哈哈!”

  身旁的两人毫不顾忌地拿着这群职高的混混开涮,唯有李寒山保持着沉默,许久之后,他终于开口道:“我感觉他们好像在朝我们走过来。”

  顾之行:“?”

  周如曜:“?”

  顾之行看向周如曜,“你惹的?”

  周如曜无辜摇头,“我没有啊。”

  随后,两人的视线齐齐看向李寒山。

  李寒山:“……?”

  李寒山抱臂,好整以暇地看着他们,“我从别的城市转来没多久。”

  两人安静好一会儿,然后眼睁睁看着这群彩色脑袋浩浩荡荡地走到了他们面前几步的位置。隔着老远,带头的红色脑袋便大喊道:“哟,这不是顾之行我们行哥吗?好久不见这么拉了啊?”

  顾之行:“……”

  李寒山开始观察起来了这样神秘的景致,对面约有十几个人,看起来十分不好惹。但仔细观察便很容易发现,这十几个人倒也并非各个身强体壮,也有几个个子干瘪矮小的不良。

  比如这个带头的红毛脑袋,看起来十分凶神恶煞,但身形堪称娇小。

  周如曜站起身来,一米八七的个子十分唬人,可惜浓妆艳抹的样子加上制服短裙让他的威慑力至少减半,“你们就这样赤手空拳的来啊?”

  李寒山亲眼看见,周如曜站起身后,这小个子红脑袋便完全被笼罩在了影子下。

  红脑袋好像也被这架势震撼住了,好几秒后,他不自觉声音小了点,“兄弟们带了不少好东西,但是地铁安检给没收了。”

  周如曜扑哧笑出了声,笑得露出了那颗尖尖的犬齿。

  一群人见他笑了出声,立刻开始躁动了起来,一连串骂声响起。

  “你他吗嚣张什么啊?等下知道厉害!”

  “跟在顾之行后面真把自己当什么东西了?”

  面对一堆需要消音的脏话,周如曜态度坦坦荡荡,好像根本不在乎似的。

  他只是问道:“我们可没惹过你们吧。”

  红脑袋冷笑了下,带着一群人走了过来,直接走到了三人面前。

  李寒山稍加思索,很快就理解了,这应该是不良少年们独有的宣战方式。比如需要拉近距离放狠话,放完狠话后再动手动脚,这应该是一个完备的流程。

  李寒山稍微和顾之行拉开了距离。

  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卷入这样奇怪的事情里。

  事情和李寒山猜测地差不多,红脑袋停在了顾之行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坐着的顾之行开始放狠话,“顾之行,你没想过——”

  红脑袋的话戛然而止。

  因为顾之行站起了身,也不说话,只是抬起脚上去直接踹中红脑袋腹部放倒了他。

  红脑袋甚至没能反应过来便直接摔倒在地。

  李寒山瞳孔地震,大为震撼,对这样不走流程的打架感到迷惑和不解。

  他看向顾之行,“你怎么突然动手?”

  顾之行转头看他,向来淡漠的黑眸浮现出疑惑,“谁他妈打boss还听他讲台词和过去啊?”

  李寒山:“……”

  但人家还在走流程放狠话你就直接动手了啊!

  而顾之行确实管不了这么多,现在对面人多势众,打是绝对不行的。她一转头,伸手抓住李寒山的手腕,又拽住周如曜的手直接跑了起来,“别他妈废话了,快走。”

  红脑袋扶着肚子刚被扶起来,一眼看见三人准备跑,立刻大喊了起来,“愣着干什么啊,赶紧包住啊!别让他们跑了!我就看看谁他妈能跑!”

  他话音刚落下,一辆车便横亘在他们之间停了下来。

  李寒山慢条斯理地将顾之行的手拿开,话音温和,“不好意思,我的司机到了,我先走了。”

  随后,在众目睽睽下,李寒山姿态坦然地打开了车门,上车,关上车门。

  黑色轿车疾驰离开。

  周如曜:“……”

  顾之行:“……”

  车子平稳地行驶在路上,李寒山坐在后座,话音有些惊讶,“张叔叔,怎么是您。”

  张叔,在李寒山小时便已经跟着李寒山父亲了,是李寒山十分尊重的人。

  张叔叔开着车,看了眼后视镜,年迈的脸上满是笑,“今天办完事刚好顺路就来了,对了,接你的时候人很多啊,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李寒山沉默了几秒,没说话。

  张叔眼里精光一闪,又道:“是不是你两个朋友出麻烦了,那群人穿着的不是盛怀的校服吧?”

  李寒山顿了下,道:“不是朋友。”

  “哦哦哦,那就是同学?”张叔打开车内广播,又道:“高中生小年轻啊就是冲动,怎么惹了这么多人啊,也不知道他们该怎么办喏。”

  李寒山道:“我已经报警了,他们应该马上就到了。”

  李寒山话音顿了下,“他们没事的。”

  “可他们应该心里还是会不舒服吧?”张叔话音很轻,“寒山,他们即便知道是你报的警救了他们,但你这样直接走了还挺伤人的,他们要是因此误会你是个品性不好的人,你也会很不舒服吧?”

  李寒山看向车窗外,窗外的风景加速倒退着,如同模糊了的油画。

  他有些动摇。

  李寒山似乎已经习惯了孤身一人,也不在乎他人的看法,理智与克制使得他大多时候都能做出最好的决策。但现在看来,最好的决策确也不一定是最令人舒服的决策。

  几秒后,李寒山道:“我知道了,倒头回去吧,麻烦张叔了。”

  张叔笑出了声,摇摇头,“这有什么麻烦的,你好不容易才有了两个朋友,我高兴还来不及。”

  李寒山再次纠正,“只是同学。”

  十分多几秒,黑色轿车停在校门口,李寒山下了车。

  张叔摇下窗,笑着道:“我就这里等你们过来,你们年轻人的事情我不掺和,万一出什么事赶紧过来叫我。”

  李寒山点头。

  他想,他反正也只是去看看他们死没死。

  李寒山转身走向公交车站,约莫走了三分钟,他一抬头一眼看见几个小混混还在徘徊游荡着,看起来像是准备开团结果找不到目标的红名小怪。

  而作为目标的周如曜和顾之行早就不知所踪了。

  人都去哪里了?是跑了吗?他们应该是没事吧?

  李寒山略一思索,准备离开。

  他刚转身,便突然听到后面突然传来了是几道带着方言味道的声音。

  “他妈的让顾之行和周如曜跑了别让他跑了!”

  “先打电话,让他们别追顾之行了,赶紧回来抓住这个逼!”

  李寒山仅仅用了半秒就马上确定了他们口中的“这个逼”说的是自己,因为他已经被几个人薅住了校服领子。

  这一刻,李寒山也确定了:开boss的人跑了,现在,他是新的仇恨目标。

  李寒山:“……”

  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只要跟他们扯上关系就会变得这么不幸。

  手机用户请浏览八六中文网()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