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第 15 章_管管穿书,救救男主!
米读小说 > 管管穿书,救救男主! > 15、第 15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15、第 15 章

  天才一秒记住·八六中文网()

  “好的同学们,开始自由活动吧,注意不要离开体育馆太远不要玩手机!”

  体育老师拍了拍手,吹了下口哨,“解散!”

  他话音一落,方枝自然是最先离开队形的,她对着好友挥挥手,“下课记得帮我打掩护,我走啦!”

  好朋友挤眉弄眼,“去吧去吧!”

  方枝开心地贴着墙,避开体育老师的视线准备上去四层的体育馆找周如曜。

  高二a班和d班的体育课时间几乎都是重合的,这自然给了方枝许多近水楼台的机会。

  她刚走上一阶楼梯,便陡然看见一个女生几乎是跪趴在地上,背影微微颤抖。

  这是怎么了?

  方枝表情顿时凝重了起来,她放轻脚步走近了些,听见了女生的自语。

  “明明不可能丢的啊,到底在哪里啊?”

  方枝蹲下,轻轻拍了女生的肩膀,“同学,你没事吧?”

  女生转头,脸色通红,不安地搓手,“没事没事,我在找我的胸针。”

  她看起来情绪十分激动,却似乎又在按捺什么似的。

  看来东西对她很重要。

  方枝见状,一时间有些心软,“我刚好没事,我帮你一起找吧?”

  “可、可以吗?”女生说话声音越发细小,也不敢看她,“对不起啊,我不太擅长说话,谢、谢谢你。”

  方枝有些心软,又道:“胸针对你很重要吗?”

  “嗯……是小时候爸爸送的。”女生越说头越低,仿佛要埋在地里一样,“我刚刚在这里摔了,但我着急上课就走了,走到一半才发现胸前的胸针不见了,但是……哪里也没有……”

  方枝蹙眉,“胸针长什么样?”

  “是珍珠点出来的月桂树。”女生讷讷地补充,又有些犹豫,“不过是假的。”

  方枝笑了下,扶着她起身,“假的又怎么样,对你重要的东西就有价值,先起来吧,胸针不在这里。”

  “可是可你还没——”

  女生想反驳,又因为性格问题咽下了话。

  “因为你是下楼梯摔倒的吧。”方枝看向她红肿的膝盖,“你是俯身摔倒的所以下意识撑着地摔到了膝盖对吗?那你的身体应该会贴着地板,胸针是这时候掉落的话,要么会摔碎要么会连带着你胸前的布料一起刮下来。”

  方枝伸手摸了摸女生胸前的地方,“但你这里孔眼圆润完整,说明你在摔倒之前就取下来了,而且我们的校服口袋很深但内袋很窄,仅仅摔倒是不会掉出来。”

  女生的脸红了起来,轻轻拿开方枝的手,低声道:“嗯,你说得对,刚刚质疑你、你,对对不起……”

  “没事没事。”方枝摇头,笑着道:“你还能想起来你最后见到胸针是什么时候吗?”

  女生抿着嘴,垂眸想了好一会儿,终于道:“就是上体育课的时候,我当时去上了厕所,照镜子时胸针还别在胸口来着。”

  方枝凑近打量了下女生。

  她相貌白净,不施粉黛的脸上黑眼又圆又亮。

  方枝心下有了思路,她道:“那应该就在厕所了。”

  女生又开始蹙眉了,话音低低的,“我找过了,洗脸台上没有的。”

  方枝并不听,拉着女孩就要走,“走吧,是三楼吧?”

  “你、你怎么知道?”

  女生有些惊讶。

  “因为三楼的洗手间空调很不行。”

  方枝的回答显得风马牛不相及。

  女生不解,却还是跟着方枝上了三楼。

  两人一走进洗手间,顿时被一种薄弱的热意侵袭,毕竟有空调,到也说不上热浪,可就是让人觉得不舒服。

  女生先走了几步,又扫了几眼洗手台,洗手台上溅着不少水渍,几瓶洗手液零散地分布在各处。

  她垂下眉头,显出些失望,又强颜欢笑,“没事的,不在这里就不在这里吧。”

  方枝却道:“不要失望太早嘛。”

  她对她笑了下,然后弯腰抽出废纸篓一口气倾倒在了洗手台上。

  女生瞪大眼睛,“你干什么,很脏的,而且我也不可能随手扔掉的!小心传染啊!”

  “只是擦手用的纸啦。”方枝不管不顾,伸手抓起一团团纸巾开始捏,又扔回纸篓。

  几秒后,她掏出了一个纸巾团。

  方枝将纸巾团展开,里面赫然是一枚精巧的月桂树胸针,“喏,找到啦。”

  女生眼睛瞬间有了泪,嘴巴不自觉露出了笑,她接过胸针,“谢、谢谢你,对不起我刚刚……谢谢你……太危险了啊……”

  “哈哈哈……”方枝有些尴尬又有些害羞,将纸巾扫回纸篓,挤出洗手液开始洗手,“没事的没事的,别哭啊,这么好看的胸针赶紧戴上去哇。”

  女生用力地“嗯”了声,平复了下情绪,又道:“不过,你……你怎么知道的呀?”

  方枝擦了擦手,又弯腰接起水洗了洗脸,“因为你不化妆,很爱惜胸针,又是在三楼上的厕所。”

  方枝看向她,道:“因为这里冷气不行,所以你上完厕所觉得热,而不化妆的你肯定会洗手顺便洗脸,但你洗脸就要弯腰,胸针就会沾水或者摩擦大理石桌面。爱惜胸针的你会取下胸针,同时用纸巾包好保护它也不沾染桌面的水渍。但你洗完脸后没再注意到桌面的纸团就走了,后来的人看见了纸团也只会觉得是擦手纸,顺手扔进垃圾篓。”

  女生起先还有些疑惑,听着方枝的言论,眼睛里的光芒越来越亮,脸上的表情也变成了钦佩。

  听完一切,女生微微垫脚,给了方枝一个拥抱。

  她展露出一个微笑,脸蛋依旧红通通的,话音真诚,“谢谢你。”

  方枝莫名的,也有些脸红,轻轻“嗯”了声。

  她的心里,生出一点满足的兴奋来。

  下课铃敲响,两个女生手挽着手离开。

  但是不包括女厕所隔间里的三个人。

  周如曜:“妈的好强一女的,怪不得我藏哪里都能找得到。”

  顾之行赞同,“确实,你让李寒山消失的话马上就会方枝侦探逮捕。”

  被挟持着围观这一幕的李寒山:“……?”

  李寒山道:“我还不知道有这种事。”

  周如曜昂着下巴,眼神游移,就不回答李寒山。

  顾之行看向李寒山,“这一切顺理成章得我找不到人工痕迹。”

  “她很聪明,但又不够聪明,所以才会顺着所有我给出的提示进行推理。”李寒山轻声笑了下,“不过,第一步已经成功了。”

  他话音压低,“接下来,方枝就会发现,有更多有趣的谜题是比追着周如曜更好玩的。”

  “那确实,她有空追着我不如开两把lol”周如曜深以为然,同时又道:“不过下一步是什么,为什么不告诉我们啊?”

  李寒山脸上挂着笑意,一言不发。

  因为你们总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李寒山推开门,态度礼貌,“事情结束之后——”

  他话说到一半迎面看见一个刚进厕所的女生。

  李寒山:“……”

  糟糕。

  “啊啊啊啊啊啊变态啊!”

  女生吓了一跳,下意识抄起洗手液扔了过来。

  李寒山一偏头,洗手液砸到门上随后爆开,带着清香的浓稠液体当头泼洒到脸上。

  女生逃也似的跑了。

  李寒山顶着一脸洗手液面无表情地看向身后的隔间。

  顾之行同样面无表情,皱眉道:“你怎么来女厕所啊?变态!”

  周如曜扭捏着身子,掐着嗓子,“臭男生最讨厌了!”

  厕所隔间门被狠狠关上。

  李寒山:“……?”

  他摸了摸脸上的洗手液,神情自若地洗了洗脸,但手指微微颤抖。

  受够了,没关系,冷静下来,马上,马上就能离开这个奇怪的漩涡了!

  方枝有时候感觉命运真是如此神奇,她之前明明还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生活平淡的女生,唯一让她燃起激情的事就是追求周如曜。但后来,她帮女生找胸针的事似乎被传了出去,一下子很多有偿求她帮忙的人越来越多。

  方枝起初还有些享受这样的名气,但很快的,她就因为这些人颐指气使的态度感到厌倦。

  她不理解一群蠢东西为什么宁愿花钱也不愿动动自己九成新的脑子,所以她一度拒绝了很多高额的“赏金”,但似乎正因她的拒绝,那些颐指气使态度背后的故事却也被引了出来。

  傲慢的大小姐因为丢了一只铅笔头而恐惧画画。

  胆小的男生为了一座泥人差点要与人动粗。

  粗壮的女孩没了银汤匙而开始绝食。

  ……

  方枝以为沉默无聊的学校里好像有着许许多多的怪人,有着许许多多遗失的物品,也有着许许多多少年少女藏在心里不愿为人所知的感情。

  放学铃声敲响。

  方枝第一个跑出教室,书包摇摇晃晃,她今天收到了一个找滑板的委托。

  方枝刚走几步,听见一声呼唤。

  她回头一看,是周如曜在跟她打招呼。

  明明才过了一周,但她总觉得他这张脸都变得有些陌生了。

  真奇怪。

  方枝随意招了招手,转身又一溜烟跑了。

  这次的委托对象是美术部的人,她不赶紧过去的话说不定丢失现场会被破坏。

  而另一边的周如曜看着她狂奔的背影,眨了眨眼,脸上的笑意逐渐变大。

  他转头喊了声,“操,她没管!阿行你看到了吗!她放过我了!”

  身后的树丛里,顾之行迈开长腿钻了出来,“不错。”

  李寒山绕过树丛,笑意浅淡,“恭喜你。”

  他看了眼腕表,道:“事已结束,希望你们如约。”

  顾之行拍了下他的肩膀,“放心吧。”

  她顿了下,看了眼周如曜,突然又转头对李寒山说,“对了,既然事情结束了,我们也不会纠缠你,你真的不想看看如曜的本子吗?”

  李寒山:“……不用了,不过就是你们写的小说吧?”

  李寒山握住拳头咳嗽了声,“希望你们也尽量别拿我当小说主角了。”

  周如曜皱眉,感到震撼,又想开口解释,却被顾之行拦住。

  顾之行从周如曜口袋里掏出本子,靠近了李寒山,伸手搭住他的肩膀,“真的不想看一眼吗?就一眼,你不好奇,到底你作为主角都干了些什么吗?”

  李寒山:“……”

  他想,算了,就看一眼,还会怎么样?两个笨蛋又能写出什么东西来。

  顾之行翻到了重生女主那页。

  李寒山看过去。

  “重活一世,她一定要逃离李寒山,选择那个看似冷漠阴暗实则赤忱热烈的小狼狗顾之行。但没曾想在追求过程中,原本应该毫无关系的李寒山竟然黑化成了病娇!这魔爪她无法逃脱,却也知道原来众人皆知是温润如玉的君子只是一张面皮,里面蕴藏的却是一具藏着阴鸷偏执的灵魂!救命,她要的是狼狗不是疯狗!ps:1v1追妻火葬场高甜无虐!”

  李寒山:“……”

  这什么东西。

  李寒山感觉自己的脑子又站到了擂场上,被这些文字狠狠殴打。

  他想说拿开,他还想说够了,他更想说放开他。

  顾之行:“就一眼,你看完了没有?”

  李寒山开始控制着让自己不要眨眼,把文案后写着的故事梗概和事件剧情看完。

  顾之行道:“我实话说吧,这些小说会发生在我们现实生活里。”

  周如曜道:“李寒山,你和阿行都是主角。”

  李寒山:“……”

  李寒山沉默不语,他想嘲笑他们荒谬,也觉得言论荒唐,但整件事却神秘得让他无法去辩驳亦或者斥骂,他仿佛被这两人以及这个破本子组成的神秘漩涡卷进又纳入。所有转学过来发生的事情都联合成了一个加强连,对着他的神经猛烈开炮

  他的神经仿佛在颤抖,奄奄一息的理智最终倒下,脑子回归最原始的空白。

  小说、现实、发生……

  0、1、1、2、3……

  茫然、震撼、不解……

  f(0)=0、f(1)=1、f(2)=f(1)+f(0)、f(3)=f(2)+f(2)……

  ……

  耳边响起了两人的对话。

  顾之行:“你信不信啊?”

  周如曜:“阿行,我觉得他信了吧?”

  顾之行:“哦,这样,欢迎你加入我们,地狱酷哥。”

  数列与公式归于虚无。

  在这无垠的宇宙之中,地狱酷哥停止了思考。

  手机用户请浏览八六中文网()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