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第 23 章_管管穿书,救救男主!
米读小说 > 管管穿书,救救男主! > 23、第 23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23、第 23 章

  天才一秒记住·八六中文网()

  昼行寒冰号的游轮已经迎着夜色在海上缓缓行进,这其实已经是回程的航线了。

  四层的舱房部一片安静,走廊上的灯火明亮,不少穿着休闲的老师沿着舱房挨个敲门点名,生怕遗漏了谁。

  高二(a)班的班主任正想敲响4010号的房门,又想起来,这三人应该现在在医护中心,便踱步走到下一个房间。

  他的身影停停走走,走廊末尾的灯光闪烁了下。

  三层的医护中心内,李寒山躺在最内间的病房病床上,胳膊上在吊葡萄糖。

  如他猜测的那般,他的确是有些血糖低。

  病床不远处的看护座椅上,顾之行和周如曜正对着,弯腰捧着手机打着游戏。

  李寒山拿起了桌面上的笔记本,深呼了口气,做好了心理准备才翻到了应采莲的页面。

  文案已经发生了变化。

  “青春期的少女对爱的困惑,全部让姐姐解决吧?!搞笑温馨日常向四格漫画《关于想被管教的我碰到超s的姐姐的事情》改编真人电影制作中!漫画曾斩获[这本漫画超精彩]新人奖,在h国连续三年高居漫画实体书书籍畅销榜第一!著名漫画家s子强烈推荐:讲述了姐妹亲情的温馨瞬间的同时又保证了情节的连贯性与趣味性!”

  李寒山:“……???”

  怎么直接从小说变成漫画了?还改电影了?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怎么会这样?这什么啊?

  不是,怎么就?这?啊?

  他的大脑在一瞬间出现了黑屏,一行行代码迅速滚动了起来。

  许久,李寒山终于冷静了下来,他在心里轻声对自己说:没什么不好的,她们也算是实现了从三次元到二次元再到三次元的次元跳跃。

  一切都没什么不好的,不习惯才是最不好的。

  反正,事情就是喜欢这样发生莫名其妙的变化,上天就喜欢这样折磨他。

  李寒山在心里用了非常长的说辞说服自己不要崩溃,他察觉到,自己转学过来后大脑就以平均三天大崩溃一次五天返厂重修一次的频率苟延残喘着。再这样下去的话,他不确定自己的大脑是否还能活下来。

  他再次深呼了一口气,又翻了几页,扫了孟思雪与林荫的文案。其实前几天他就知道了孟思雪已经苏醒,但是三人都忙于对付应采莲,一时之间却也没空查看。

  现在差不多也该看看她们的故事有没有改变了。

  李寒山看了两分钟,心里放松了些,她们的故事倒是很简单,两个文案高度相似,都是遇见彼此相互治愈相互变成更好的人的桥段。这样的故事与她们之前那些波澜起伏的爱情故事相比起来自然显得有些无趣,但这种无趣却也是年少时期最珍贵却最容易被忽略的珍贵生活。

  李寒山拿起杯子喝了口水,这才惊觉,加上宋娇娇,自己竟然已经经历了四个女主角的故事了。而自己,也被迫和他们两个笨蛋呆了这么久了。

  他合起笔记本,将它放好,抬眼看向了周如曜与顾之行。

  “你给我个蓝不行吗?阿行哥哥,给我一个!”

  “你个夹子能不能去死啊?你都没有蓝条。”

  “那给我红也行。”

  他们两人仍在带游戏,抱怨声此起彼伏,让这个本该是病人休息的地方都显得如此聒噪。

  李寒山指尖动了下,觉得这两人真是蠢得好笑,却又想,或许他们的蠢倒也不算太讨厌。

  下一秒,他听见周如曜突然喊了声:“是不是该给叫护士给他拔针了?”

  顾之行道:“好像应该是十五分钟前。”

  周如曜道:“已经过期啦?那算了,继续一波推了。”

  顾之行:“他死了怎么办?”

  周如曜:“灵车不是还没开走么。”

  顾之行道:“行。”

  李寒山:“……?”

  他看了眼自己已经快打完的葡萄糖,太阳穴又跳起来了。

  算了,当他没这么想过吧。

  周一的到来宣布着假期不仅结束了,也宣布着最漫长的一周要到来了——周六要补课。

  上午十点半,盛怀中学的第四礼堂内稀稀疏疏坐着些学生,演讲台上的投屏写着“实践成果汇报”几个字。

  因为修学旅行实际上是一门实践课程,所以学生们需要在修学旅行后分组完成作业,即对风土人情、民俗建筑、经济发展等做一些介绍的同时提出发展规划。每个小组做完演讲后,会由在场的老师平定是否通过考核,通过后则会录入学分。

  第四礼堂内的学生们由高二(a)班以及艺术部高一(三)班组成,因为他们参加了同一个修学旅行项目。

  “所以我们对于f城拟提出以下规划……”

  台上的学生滔滔不绝,台下的学生困得睁不开眼。

  但顾之行除外,她倒是一反上课时睡不醒的常态,支着脸姿态休闲。

  “还有多久到我们啊?”周如曜打了个哈欠,“不然我先睡了,到了再叫我。”

  顾之行点头,“可以啊,到时候我叫你。”

  周如曜闻言一歪头,蠕动着滑下去半个身子,闭上了眼。

  李寒山看着面前的笔记本电脑,修改着他们的报告,眼睛也有些睁不开。

  他拿起小桌板旁的能量饮料喝了口。

  顾之行颇有些奇怪地看了眼李寒山,“你很困吗?”

  李寒山面带微笑,黑眸如死水似的充满了痛苦,“我也没想到你们的部分有这么多问题,看起来简直像是两只猩猩在死前留下的讯息一样混乱且绝望,不然我不会从早上七点开始改。”

  他又看了眼顾之行,也有些奇怪,“倒是你,不困吗?”

  顾之行道:“不困啊,你困是因为你在认真干活。”

  李寒山:“……”

  李寒山道:“周如曜呢?”

  顾之行:“他困是因为他真的认真听了汇报。”

  李寒山:“……”

  你又没认真干活,又没认真听讲,不要这么得意洋洋好吗?

  李寒山转头继续看电脑。

  顾之行道:“陆曼现在跟我们在一个汇报厅,你不怕她做些什么吗?”

  “众目睽睽下,她不会蠢到那个地步。”

  李寒山头也不回。

  “倒也是。”顾之行觉得十分有道理,“我刚刚观察了下她,你说她都没去旅行,不用做汇报这个作业,拿着电脑盯半天干什么啊。”

  “你们说话我睡不着,算了我不睡了。”周如曜睁开了眼,含含糊糊地又打了个哈欠,“再说了这有什么好纳闷的,打发时间呗。”

  周如曜说着,往陆曼那边看了眼。

  她坐在右半部分倒数几排靠墙的位置,低着头看着电脑手指动作不断,不过因为角落隐蔽,不仔细看都很难发现她在那里。

  “你看她那动作,一看就是在聊天。”周如曜顿了下,有些奇怪地嘟囔了句,“不对啊,汇报厅不是有屏蔽仪吗?”

  “可能她在玩单机游戏?”顾之行想了,又说:“不过比起这个,我更好奇她为什么一个人,我收到的信息里没说她被孤立了。”

  陆曼人缘一直不错,这会儿一个人坐在角落确实显得有些奇怪。

  李寒山点下了保存,传到了u盘上,“我不知道这有什么值得你们关注的,但是希望你们以后能用这种态度好好钻研怎么应付以后的女主。”

  周如曜:“我打赌,她在玩蜘蛛纸牌。”

  顾之行:“这个动作频率这么高,我赌是扫雷,一直重开。”

  周如曜:“赌注?”

  顾之行:“一百块。”

  周如曜:“成交。”

  李寒山:“……”

  算了,他渐渐习惯了。

  他们两人下完赌注,又看了眼李寒山。

  李寒山举起手做投降状,“不参与。”

  顾之行说了句“没劲”,又兴致勃勃地猫着腰,“走,我们偷偷挪过去,瞅一眼就回来。”

  周如曜比了个“ok”,也猫起了腰。

  两人像就这样努力地蜷缩自己,小心翼翼地从座椅缝隙之间滑溜溜地滑走了。

  李寒山看无语了。

  为什么他们总能这么悠闲。

  没过几分钟,他们两个人又猫腰回来了,像两只小矮人似的。

  李寒山扫了眼他们,“看出来什么结果了吗?”

  两人同时咽了口口水,面色奇怪地看着他,随后都从口袋里抽出了一张钞票。

  然后,顾之行扯出他的手,躲过周如曜手里的钱,将两张钞票放上去。

  李寒山:“……?”

  李寒山面色奇怪,“怎么了?”

  周如曜“嘿嘿”笑了声,跟小狗似的挠了挠蓬松的黑发,“我们刚挪过去,陆曼就合上了电脑。”

  李寒山:“她发现你们了?”

  顾之行摇头,“不是,她准备出去打电话,所以我们赶紧溜了回来。”

  “所以呢?你们没看到?”李寒山挑眉,晃了下两张钞票,“那这又什么意思?”

  顾之行道:“我们看到了,陆曼在写东西,标题是谋杀李寒山计划书正式版(二)。”

  周如曜道:“她打电话可能是准备买凶了。”

  李寒山:“嗯,我知道——”

  李寒山:“……嗯?????”

  作者有话要说:周如曜:两百块是我们的小小心意

  由于我最近看到不少评论直接把阿行当男孩子把这本书当耽美了或者是拉郎周如曜李寒山以及弟弟,所以顺便提一下,本文禁耽美相关讨论。

  还有一些读者的疑点我也统一解释下:

  q:为什么我作为读者会觉得阿行像男孩子?

  a:因为我在她外貌上没有使用较女性化的形容词,如樱唇、杏眼、声音甜美……之类的,并且我对她所有的描写叙述的用词都并不具备强烈的性别特征,这是为了符合她目前是女扮男装的校霸的人设。毕竟如果一个校霸不太可能樱唇微张,杏眼圆睁,声音甜美……

  q:阿行为什么要女扮男装?

  a:后面的剧情会写到,暂时不剧透解释。

  q:阿行为什么去男厕所?不会被发现吗?

  a:她女扮男装所以去男厕所。厕所是隔间+马桶。

  q:太太的更新时间

  a:一般下午五六点准备写,然后摸鱼摸卡文痴呆很久,最后写到十点多十一点多……(悲

  q:男主是谁?

  a:字面意义上的话,曜和山都是男(性)主角,如果说最后在一起的话,我只能说,无论站谁都不会错,毕竟作者本人就是all行(暗示

  基本评论区常问的问题我都回答完啦~感谢观看,希望你们不要嫌我啰嗦qwq顺便一提,多夸夸我可以让我更努力更新(暗示

  感谢在2021-07-2323:40:50~2021-07-2423:48:4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浅水炸弹的小天使:稚予.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教你做人,帮你上坟、小栗子、柔弱靓仔、岚、休虑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稚予.52瓶;yt20瓶;李时珍的皮18瓶;妄幸、皮老板15瓶;商耳14瓶;造梦机、窦阿豆、织翎、異戈、等下一个天明、大可、咦咦咦、智障吗少女、酸奶配西瓜,厕所是我、君一衣10瓶;贫穷常伴吾身9瓶;兰祈、今天有进步一点嘛、橙子的橙子、十七.5瓶;星河韬韬4瓶;云止听舟、冻豆腐、太烦真人、浮沬馅儿的包子、九大人2瓶;卖大大的小姑凉、噠宰賽高、轻轻地悠然、cauchy、来瓶儿橙味汽水叭、z、雁不至、马可菠萝包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手机用户请浏览八六中文网()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