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第 25 章_管管穿书,救救男主!
米读小说 > 管管穿书,救救男主! > 25、第 25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25、第 25 章

  天才一秒记住·八六中文网()

  下午一点正好过五分,陆曼抱着电脑进了图书馆,找了个不引人注意的角落坐了下来。

  陆曼打开电脑,按了下空格键,却见屏幕没有反应,又按了下开机键,仍是一片黑。

  没电了吗?是待机耗掉了电量?

  陆曼等了会儿没见到见过,便收起电脑准备起身,却又瞥见附近的电子阅览室。

  阅览室的电脑基本都是笔记本电脑,不知道供电的插头是否适配……

  陆曼这么想着,走向了阅览室,挑了个空座拔下电源,随后插入自己的笔记本开机。

  没几秒,电脑屏幕亮起,品牌logo图案浮现。

  陆曼心里一喜,准备继续写计划,刚坐下一抬头,便发觉发现桌面干干净净,软件文件全都消失了。

  她心里一惊,连忙刷新了几下桌面,又打开系统看了几眼。

  没有,什么都没有……

  陆曼背后冒起了冷汗,但没几秒,她又冷静了下来,确定了这可能不是自己的电脑。她思索了几秒,直接拿起电脑起身离开。

  一盏茶的时间,陆曼到了办公室。

  值班老师正在批作业,抬头见到她,问道:“同学,有什么事情吗?”

  陆曼将事情和盘托出,又道:“老师,我想查下监控,看看是不是有谁拿错了我的电脑。”

  值班老师点头,又看了下表,“可以是可以,不过监控科快下班了,你最好说清楚需要调的时间段和地点。”

  陆曼点头。

  值班老师见状,便也放下钢笔,起身带着陆曼去到了监控室。

  刚打开监控科的门,便见穿着制服的监控员一手拿着茶杯一手收拾着东西。

  他看见两人,率先沉下了脸,“有什么事情?”

  值班老师颇有些尴尬地笑了声,又道:“学生的电脑好像被人拿错了,想来查下监控。”

  “早不来晚不来。”监控员翻了个白眼,放下杯子,挎着脸握着鼠标点来点去,“说下地点和时间。”

  陆曼来时就已经想过了。

  她离开了礼堂后,就去了两个地方,北餐厅以及教室。

  陆曼回到了大概的时间与地点,没几秒,影像浮现在了大屏幕上。

  先是北餐厅的景象,某一格里,陆曼将电脑放在桌面上去点单,随后回来。

  粉色的电脑在桌上,全程没有人动过。

  接着是教室的影像,由于家长们对隐私的忧虑,只有教室走廊又摄像头。

  屏幕里,陆曼带着电脑进了教室,随后有几个学生陆陆续续进了教室。

  没一会儿,学生们各自离开,手里并没有电脑。

  而最后一个离开的陆曼,手里倒是仍然抱着粉色电脑。

  陆曼越看没有皱得越深,心中越发感到困惑。

  “看完了吗?这根本没人拿你东西啊?”

  监控员略显不满的声音响起。

  陆曼觉得有些尴尬,正想解释,却又听到值班老师问道:“啊,这个,同学啊,你是不是自己出门的时候拿错了电脑啊?还是说电脑之前重装了你不记得了?”

  “不可能的,因为我今天在礼堂还用——”

  陆曼反驳的话音顿住。

  难道是在礼堂的时候有人拿错了?

  可是那时候她除了打电话时没离开过,而且回来后自己也在继续用。非要说的话,变故就是与阿行他们坐在一起。但是,最有可能最有嫌疑拿她电脑的李寒山不在身边,两边都只有阿行与周如曜……

  “哎哟你说话啊,你没看出来什么我下班了,你不休息我还要休息的啊。”

  监控员不耐烦的声音打断了思绪。

  “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陆曼连连道歉,她咬了下嘴唇,又道:“那个,我还想再查一个地方的监控。”

  “不是,你有完没完啊?”监控员有些恼火,“我一上午没吃饭就陪你在这里浪费时间?”

  值班老师看了眼监控员,又看了眼陆曼,低声道:“同学,你确定吗?监控员还有事呢,不然我们等下午上班再来查吧?毕竟如果真是拿错了,对方说不定等下就联系你了。”

  陆曼抿了下嘴巴。

  空教室里,顾之行低着头,熟练地拧螺丝拆机箱。

  这台笔记本似乎用了许久,内部的灰尘使得顾之行手上脸上都沾染了些污渍。

  她手上忙活着,似乎就顾不得说话了,冷峻的面容愈发显出几分淡漠的味道来。

  李寒山坐在一边已经放弃了思考,只是静静地看着她操作着。

  而周如曜坐在桌子上,两腿长腿微微翘着,支着脸也看得认真。

  顾之行拆下硬盘后,立刻开始拆卸李寒山的电脑,“你走运了,你们是同一个牌子的电脑,内部系统应该是一样,装上可以直接用。”

  “什么意思。”李寒山挑眉,“是你安装好就能查看文件吗?”

  “对。”顾之行用手背蹭了下脸,“如果系统和硬件不一样的话,装上去电脑不兼容还要重做一个系统,我可没带重装系统的盘来。我现在直接把她的硬盘装到你电脑里当副盘,然后拷过去,等等就可以直接查看了。”

  周如曜伸直了腿下了桌子,抽出一张纸擦了下她的脸,又从工具箱里拿出了个更小型的螺丝刀递过去。

  李寒山倒是有些改观,“听起来很专业,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又跟你的黑客一样虚无。”

  “黑客是我说的嘛。”周如曜不高兴地白了他一眼,“阿行自己也没说,再说了,现在还不是阿行在帮你。”

  “那真是非常抱歉。”李寒山皮笑肉不笑,“我还要感谢你们三番两次把我的生命问题当乐子是吗?”

  周如曜撇嘴,“这么惜命的人不要当地狱酷哥!”

  李寒山:“……倒也不是我想当。”

  “我是觉得——”顾之行抬头看了眼他,神情认真,“你真的太在意小说的东西了,和如曜一样。”

  李寒山微笑了下,轻声道:“难道你就一点都不在意?”

  “当然在意。”顾之行拆下了机箱,仔细检查了下硬盘附近的卡扣,一边道:“对于你来说,我可能比如曜还要显得再迟钝蠢笨些。”

  周如曜:“……阿行,为什么要说再?”

  顾之行:“你很在意?”

  周如曜:“很在意。”

  顾之行:“那我不如你蠢笨?”

  周如曜:“……啊不,不是,不是这种啊!”

  李寒山没心情看他们耍宝,只是莫名对她的话感到在意,便打断道:“你想说什么。”

  “我说过很多次了,策略也好,谋划也好,这些应该用在更值得费心的地方。”顾之行顿了下,抬头看向李寒山,道:“不要在自我臆测的恐惧里不可自拔,人正因恐惧才会一步步走入命运的圈套中。”

  李寒山微微蹙眉,眸色深沉了些,开始打量起了顾之行,仿佛这一刻他才认识她似的。

  顾之行这会儿又在低头忙活了,黑色碎发挡住了她的神情,只能依稀看见她漂亮又锐利的侧脸轮廓。

  李寒山道:“你说的话很矛盾,如果你不抗拒小说的内容,你为何又要抗拒这些女主角?”

  周如曜笑了声,两手拖着顾之行的脸,脑袋枕在她肩膀上道:“阿行,看,这就是比较典型的抬杠。”

  李寒山:“……”

  他只是在逻辑上指正她的问题。

  顾之行晃了下脑袋,蓬松的黑发晃起来,晃掉了周如曜的手和脑袋,道:“我忙着呢。”

  她低头,继续忙活,“是你的逻辑有问题,我没说我不抗拒,只是我不恐惧。哪怕如曜梦到我今天就死,我也要活到更晚一点,我的求生欲比任何人都强。”

  周如曜又笑出了声,仿佛想起来了什么似的,“确实。”

  他看向了李寒山,道:“阿行跟我,还有我弟弟,我们仨小时候参加了一个军事夏令营。结果我们掉队了,然后靠着阿行强大的求生能力才撑到了搜救队。”

  李寒山:“……搜救队?”

  周如曜:“因为当时在森林训练匍匐前进和埋伏之类的。”

  李寒山:“怎么会掉队?”

  周如曜:“我捡到了一根漂亮小树枝,阿行也想捡,我弟想抢我的给阿行,然后我们仨在后面打起来了。”

  李寒山:“……?”

  你们的人生是不是离开了小树枝不能活啊?

  李寒山不懂,但大为震撼。

  那边,顾之行已经装好了硬盘,开启了电脑正在调试,

  她又道:“那时候你和阿玦关系还不错。”

  “那你怎么不说他当面羞辱我的智商的事情?”周如曜大惊失色,“他竟然说我这么弱智的人为什么要叫周曜,分别是辱了这个名字。”

  李寒山:“……?所以你原名叫周曜?”

  周如曜:“对。”

  李寒山:“那你现在的名字?”

  周如曜:“我爸妈觉得我弟弟说得对,所以给我改了周如曜,说我确实辱了。”

  顾之行:“人总有一天得承认自己担不起自己的名字,不像我,我一直都很行。”

  李寒山:“……”

  他感觉这件事从头到尾都充满了神奇的怪异之处,但是他太无语了以至于无从表达。

  “啊,可以了。”顾之行将电脑转向他们,“来一起看看这个计划书吧。”

  三人一时间聚精会神,几分钟后,三人就没办法看下去了。

  一共三千字的计划书,其中就写了两千八的事前准备以及各种毁尸灭迹的可能性,事前准备里甚至写了五六百的拜神拜佛求签算黄道吉日以及星座运势的打算。

  周如曜:“她在试图求神把你杀了。”

  顾之行:“我觉得用脑电波可能更快点。”

  李寒山:“她的脑子根本不足以支撑她的谋杀。”

  三人少见地达成了共识,决定放弃继续研读这份称不上计划的计划。

  周如曜道:“不过你们说神会不会被她的虔诚感动降下神迹。”

  “你的梦已经够让唯物主义者崩溃了。”李寒山深呼了口气,又道:“别再说这些神秘主义了。”

  顾之行考虑了下,还是拷下了文件,又道:“即便是又怎么样,如果是我,我只会觉得可笑。”

  她十分少见地笑了下,然而这笑意也是十分浅淡的翘了下嘴角,“李寒山,她需要求神拜佛祈祷神迹让你消失,她认为只要庞大的力量才能与你抗衡。如果我是你,我会认为她与她的神明弱小到不值一提。”

  李寒山沉思了几秒,却陡然听见周如曜的声音。

  周如曜:“他妈的,燃起来了!”

  李寒山:“……?”

  顾之行“啧”了声,看向周如曜,“少贫嘴。”

  周如曜拍桌子,喊了声,“我说的是李寒山的电脑,散热器糊了!”

  “操。”顾之行低头看了眼,果然看见李寒山的电脑冒起了烟,连忙关机开始拆机箱,“我刚刚是不是把显卡也拔了。”

  李寒山:“……这也能忘?”

  李寒山叹了口气,正想说话,却又被一阵猛烈的敲门声打断。

  “里面的同学出来!出来!我们查到了!”

  大剌剌的嗓音语气粗暴极了。

  三人面面相觑。

  办公室里,三人以及陆曼站得整整齐齐,值班老师站在不远处似乎在联系着谁。

  三人自知是东窗事发,谁也不看陆曼。

  倒是陆曼先开口了,“你们为什么要故意换掉我的电脑。”

  周如曜瞥了眼她,又看了眼顾之行,还是没说话。

  陆曼继续道:“我去查监控的时候,监控员要下班了,我没办法,所以我用了别的借口。”

  顾之行与李寒山看向她。

  陆曼微微捏了下手指,话音低低的,“我跟他们说,我电脑里其实有一份商业文档,是我们家和学校达成了的捐赠协议。而电脑被拿走,很可能是有人在窃取机密。”

  顾之行:“……”

  周如曜:“……”

  李寒山:“……”

  你在这个时候倒是聪明得很。

  李寒山感到了她处理事情时的智商参差。

  陆曼话音微微颤抖,道:“阿行,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跟李寒山在一起。”

  顾之行伸出手,“别乱说话。”

  陆曼语塞两秒,才继续道:“你们关系不应该这么好的,你和周如曜也不该偷偷换我的电脑,我不懂,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你今天跟我说话就是为了换掉它是吗?”

  周如曜插嘴道:“你这问题太多了。”

  陆曼无视掉了周如曜,认真地看向顾之行,黑眸中满是难过,“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变,是不是李寒山对你说了些什么?”

  她说着,似乎用这个理由把自己说服了,不自觉向前走近了些抓住了顾之行的手,话音变得急促了起来,“阿行,你听我说,李寒山他对你不怀好意!他想杀了你,他是坏人,你不能相信他!先不要问我为什么知道,你信我好不好?!阿行,你相信我好不好!”

  陆曼说着,眼睛有了水泽,泪水几乎要落了下来。

  她在这一刻,不再像是在娱乐圈浸淫多年的成功女星,倒是显出了一种彻底的无措和茫然。

  顾之行轻轻拍开她的手,伸出一只手拍了下她的肩膀,她道:“李寒山,是我的朋友。我们拿走你的电脑,也是因为无意中看到你要谋杀李寒山的计划书,所以我们要为了保护李寒山。”

  陆曼愣住,身子僵住,呆呆地看着她。

  顾之行的话还在继续,“陆曼,我们并不熟悉,我不知道你为何要用臆测来干预我的生活。希望以后,你不要来打扰我。”

  陆曼的眼泪终于落了下来,薄唇颤抖着,嗓音哽咽,狠狠拍开了她的手,“顾之行你这个混蛋,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我是为了保护你,因为保护你,我不敢干扰这一切,不敢去参加修学旅行!我强迫自己把所有事情都理清楚!我这么努力地想要改变这一切,这么努力想要再见你一面!我做错了什么要被你这样羞辱?你凭什么啊,你懂什么啊?你怎么会变成这样?我恶心你!我恶心你!”

  她说话的速度越来越快,情绪也越来越激动,控诉的话怎么也停不下来。然而最终得到的也只有顾之行略显不耐的神情,以及冰冷的话。

  顾之行说:“关我屁事。”

  陆曼连哭泣都变得艰难了起来,她长久地看着顾之行,仿佛在看一个陌生人。眼里满是失望和难过,几秒后,她像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一样背过身拔腿就跑了。

  途中撞到了打电话的老师,也并不抬头,只是冲出了办公室。

  顾之行摸了下自己的手背,“她好用力。”

  周如曜道:“她看起来好伤心。”

  李寒山倒吸一口冷气,“你明明比我更像烂人。”

  “我知道。”顾之行收起了手,道:“她必须明白,这不是她的未来。我和她现在,毫无关系,我不希望她的重生仅仅是为了拯救我。”

  “因为所有未知的可能性都是诱人的。”李寒山顿了下,薄唇抿了下,又道:“我是不是该感谢你们,感谢你们保护了我。”

  顾之行:“那你叫声行哥听听。”

  周如曜:“还有我还有我,叫声曜哥。”

  顾之行:“叫声哥哥,命给你。”

  李寒山:“……”

  你们能不能滚啊。

  似乎因为当事人陆曼的含泪奔去,三人被当做恶作剧教训了一顿,接着事情便也不了了之了。

  三人离开办公室时,已经到了快上课的时间了。

  顾之行慢悠悠地走着,“如曜,本子上怎么样了?”

  周如曜晃着脑袋翻着本子,随后“嗨呀”了声,“还是一片混乱,估计是在整理情绪呢。”

  “我觉得阿行说得很清楚了。”李寒山接过了他手里的本子,翻了下,“她应该很快就明白,她的身上不需要担负什么使命。”

  顾之行道:“如果不行咋办啊。”

  周如曜想了下,“那就让李寒山真的去死吧。”

  李寒山:“……”

  “对了,你这个故事里标的三角号配角不会也是我吧?”李寒山将某一页递给了周如曜,“这个女主叫赵一一,总不可能是因为她名字复杂,到我就简写吧?”

  顾之行瞥了眼,上来第一句便是自己开车碾过来女主。

  顾之行:“……?”

  她想了几秒,“这就是我至今还在坐单车上学的故事吗?”

  “哦哦,对。”周如曜拿过本子,又道:“不写你名字是因为你怪畜生的。”

  李寒山:“……?”

  原来还是烂人,现在怎么是畜生了。

  他到底是哪里不如顾之行,凭什么永恒在当烂人。

  周如曜清了清嗓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开始大声念了起来,“赵一一与李寒山分手后,总结出来其缺点性冷淡、洁癖、遥不可及。但没想到分手后立刻中了五百万,又与豪门巨擘顾之行联姻,顾之行虽然脾气暴说一不二,对她却是宠上了天。正当两人要成婚时,她擦到裙角摔倒回到了高中时期,偏偏当天就撞了顾之行的车。从此,每个晚上她都会变成六岁的萌娃。赵一一要求顾之行负责,一哭二闹三撒泼,惹得顾之行心疼连连,抱着哄道:乖宝。结果这时李寒山却又横插一脚,看上了她这只小萌娃,天天放在大长腿上逗弄。哼!前世你对我爱答不理,现在你已经高攀不起!但是没想到,本来只是与顾之行搞搞夫妻情趣,她又以这萌娃形态上了综艺,#萌娃赵一一让我想结婚#的热搜高高挂!嗨呀,赵一一今天也在被抢着哄!哼唧!本文一句话简介:与前任分手后我中了五百万与豪门联姻又重生成了校霸的六岁半掌心宠空降热搜!”

  顾之行:“……”

  李寒山:“……??????”

  他妈的,你这,不是?你这,是不是?啊?

  顾之行沉默良久,“你搁这里叠buff?”

  周如曜长长呼出一口气,“杀人书叠这么多层,杀疯了吧。”

  李寒山:“六岁半,顾之行,你他吗是恋.童.癖吗?”

  “你才是吧?”顾之行瞪大眼睛,冰冷表情破碎,“你之前对人家不理不睬,变成了小孩子立刻去抱着哄,恶心!你进局子去吧!”

  周如曜:“你看,我就说你是畜生吧。”

  李寒山:“……”

  他崩溃了,他无法反驳,他不懂。

  作者有话要说:李寒山:我不理解

  昨天睡过去了忘了更新,今天补了六千嘿嘿,对不起啦!

  感谢在2021-07-2523:56:49~2021-07-2723:52:2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白茶与鹿、姜疯墨人、睢竹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乌鸦苍海60瓶;x39瓶;卡斯比亚30瓶;你好酸啊20瓶;melon16瓶;ibg、腐子10瓶;考试结束之后9瓶;魔为佛生、无名、aime、£娓弦ギ5瓶;柯.一4瓶;等下一个天明3瓶;莫盒子、卫三的小迷妹、53248383、过眼芙云、好吧、梦蝶、kkkk妍、宋琛与顾念安2瓶;中原静香、尽欢公子、初癔、谁还没个暴富梦、漆、凉墨、咸鱼一条(˙-˙)、应星、白茶与鹿、元达其实不是和尚、云止听舟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手机用户请浏览八六中文网()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