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第 27 章_管管穿书,救救男主!
米读小说 > 管管穿书,救救男主! > 27、第 27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27、第 27 章

  天才一秒记住·八六中文网()

  “撞车?什么时候的事情。”

  李寒山颇有些疑惑。

  “不太记得了,一个月前吧?”周如曜仔细琢磨了下,十分兴奋地看向李寒山,“对了,好像刚好是你转来的那天!”

  顾之行蹙眉,“好像是,好巧啊。”

  李寒山:“……”

  这一刻,他确定,肇事者估计就是他辞退的那个司机了。

  李寒山清了清嗓子,道:“我觉得你们可以理论一下,说不定事情不是你们想象得那样,用暴力也不好是不是?”

  “可是我觉得阿行那天真的已经很克制情绪了。”周如曜这样评价,又道:“尤其是在阿行发起床气的前提下。”

  李寒山沉默了几秒,问道:“这叫克制?”

  顾之行道:“一般我会去拉开驾驶座车门把人揪出来揍一顿。”

  李寒山:“……”

  你gta玩多了吧。

  “阿行说的是真的。”周如曜顿了下,看向李寒山,“上次阿行就这么制裁了一个骑着电动车撞到人不道歉的傻-逼。”

  李寒山下意识舔了下唇,“然后呢?”

  顾之行黑眸闪烁了下,“然后我赔了八万,这人后来还提了车。”

  李寒山:“……”

  李寒山再次沉默,片刻,他微笑着转移话题,“这不重要,还是来聊一下赵一一吧。”

  周如曜:“你为什么要聊赵一一,你是不是喜欢六岁半?你是畜生。”

  顾之行:“畜生。”

  李寒山:“……”

  李寒山静静地看了他们一眼,两人立刻收起了嘻嘻哈哈的嘴脸。

  周如曜先出了声,“我虽然觉得她构不成危险,但我不喜欢她。”

  顾之行颇有些惊讶,他们从小一起长大,她印象里他几乎很少表达对某个人直接的喜恶。

  李寒山亦然,“为什么?”

  周如曜鼓着嘴巴,跟多动症儿童似的晃起了身子,“我也不知道,就是,感觉很奇怪。”

  “算了我不知道。”周如曜长长呼出一口气,举手投降,“你们当我没说好了。”

  顾之行摸了下脖颈,道:“我觉得可以不接触。”

  “是的。”李寒山给出了赞同的回复,又道:“从剧情节点来说,最核心的部分应该是车祸导致她……”

  李寒山说到这里拧起了眉头,“不过为什么人体会缩小,这不太科学。”

  “我们的世界甚至是小说世界,你怎么还会纠结科学?”

  周如曜十分不解。

  李寒山:“……”

  他瞬间失去了反驳的余地。

  李寒山告诉自己放弃唯物观,现在的情况是比起科学更需要哲学,比起哲学或许更需要神学。

  他深呼了口气,继续道:“转折点是她车祸,变成了小孩子。所以严格意义上,避免掉让她变成六岁半,她的故事就不会展开。”

  周如曜:“那你也不能坐车了啊。”

  李寒山:“是你们撞的关我什么事情。”

  顾之行:“之前本来是你的故事,结果如曜救了人男主直接变了,你思考一下。”

  顾之行说完,拿起了李寒山的手,将一张卡递过去。

  李寒山:“……这是什么?”

  顾之行:“我跟如曜用的公交卡,以后给你保管了。”

  李寒山:“你们不是骑自行车的吗?”

  周如曜:“其实我们前几天因为自行车带人被交警扣了自行车。”

  李寒山:“……?”

  十月中旬的天气仍然热得人心浮气躁,放学时分,云层镶上了一层金边。

  李寒山大步大步走出校门,周如曜和顾之行跟在身边絮叨。

  顾之行:“走这么快干什么,公交车又不会早来。”

  周如曜:“就是啊,你难不成要走去上一个站点等吗?”

  李寒山从口袋里拿出公交卡往后一扔,“抱歉,我司机要到了,你们自己坐车吧。”

  公交卡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

  顾之行接住,昂了下脑袋,跑动几步一把搂住他肩膀,“那不是正好,送我们回去呗。”

  李寒山转头,“你们不是怕撞到赵一一怕得很吗?”

  “一码归一码。”周如曜笑得混不吝,“有车蹭谁还管这个,她总不可能在我们三个人加上你司机面前变——”

  顾之行回头一把捂住他嘴巴,“少给我乌鸦嘴。”

  周如曜鼓着嘴巴,“唔唔唔”了几声。

  顾之行松手。

  李寒山手伸进校服口袋里,“行吧。”

  他话音刚落,黑色轿车停在三人面前。

  顾之行松开手,弹了下舌头,“我突然觉得这辆车还蛮眼熟的。”

  “啊是吗?”周如曜有些疑惑,盯着车瞅了好几眼,“你一说好像是。”

  李寒山:“……”

  他看向他们,“你们也坐了几次了,当然眼熟。”

  顾之行:“不一样,是那种眼——”

  “好了,上车吧。”李寒山清了下嗓子,低头看了眼腕表,“我不想耽误太多时间。”

  周如曜耸肩,拖着顾之行上了车。

  引擎声响起,车辆缓缓启动。

  顾之行掏出了手机,“如曜,打游戏吗?”

  “废话少说。”周如曜也掏出手机,“上号!”

  顾之行打开了游戏,又看向李寒山,“来两把吗好兄弟。”

  李寒山本来已经翻出了本书,又想到他们早上坐车时的吵闹,便也放下了书,“行,但是不要再死了就大喊大叫了,太吵了。”

  他拿出了手机。

  没多时,三人便进了游戏。

  顾之行率先锁下打野,道:“李寒山你拿个瑶跟着我吧,你第一次跟我们打,让你见识下我的技术。”

  李寒山挑眉,“不了,我——”

  周如曜大声抗-议:“你让那个男的拿瑶,让我拿牛魔是吧?”

  李寒山:“……”

  这到底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三人打完一把游戏的时间,车刚好停在公寓门口。

  周如曜拉开车门,又道:“都送我们到家了,不然下来吧,刚好一起再聊聊赵一一的事。”

  “推荐你先来我公寓。”顾之行顿了下,“我有一个非常棒的收藏室。”

  李寒山准备婉拒,“我想回家看书。”

  顾之行“啧”了声,一把抓住他胳膊把他拉下了车,“我们就通知你一下。”

  李寒山:“……”

  前车的司机探出头,“少爷——”

  李寒山长长呼出一口气,摆手,“算了,一个小时后来接我吧。”

  “哦,好的。”

  司机点头。

  三人转头走向公寓。

  顾之行打开公寓门的瞬间,李寒山颇有些惊讶,打量了下周围,“竟然还挺井井有条的。”

  “那当然。”周如曜十分骄傲,“我帮阿行打扫的。”

  顾之行关上门,带着两人走向内间,解开密码锁打开了收藏室的门。

  一片黑暗率先笼罩了下来,周如曜按下开关。

  方方正正的房间格局使得一切一览无余,满墙挂着琳琅满目的东西,不少东西堆在墙角或突兀得立在地面。略显昏黄的灯光给这些东西增添了些许神秘色彩,整个房间里的藏品也愈发显得高贵典雅了起来。

  李寒山凑近看了些,发现墙上挂了不少画框,里面全是光滑笔直的树枝和奇形怪状的小石头。其他则是些各种没开光的刀和盾牌,以及乱七八糟的树叶。

  李寒山:“……”

  顾之行表情认真地指着一个画框,“快看这颗石头,这颗石头他妈的真的超级圆。”

  周如曜在旁边解说,“这颗是我们去年在河边掏了三个小时掏出来的!”

  李寒山:“……”

  可以了,除了小树枝还有小石头小树叶,你们的人生无药可救了。

  在李寒山听了两人长达十五分钟有关怎么得到这些石头树枝树叶的激-情解说后,他连上的微笑终于僵硬了起来,他道:“不然,我们先去客厅聊下赵一一的事情吧。”

  “可以啊。”顾之行顿了下,又道:“在去之前,给你看看我最珍贵的藏品之一。”

  李寒山:“……又是树枝?”

  “不是。”周如曜表情深沉了些,十分认真,“是神秘的海螺。”

  李寒山:“……行吧。”

  他跟着两人走到角落,看到了那个所谓神秘的放在桌上的海螺,粗粝的粉色颗粒让这颗海螺确实显得有些出挑。但,非要说神秘,也太夸张了。

  李寒山正想说话,却见顾之行按下灯光开关。

  收藏室内瞬间陷入了昏暗中,接着,海螺发出了荧荧的绿光。

  顾之行问道:“你看,厉害吧。”

  周如曜道:“我们查了很久都没找到为什么它会发光,尤其是这种绿光,太神秘了。”

  李寒山:“……”

  黑暗之中,李寒山沉默了。

  几秒后,他用着十分不忍心的语气,轻轻地说:“有没有可能,它是景区出售的喷了荧光剂的海螺?”

  又是一片沉默。

  在这片安静中,李寒山仿佛听见了两个绝望的文盲在信念破碎时发出的悲鸣。

  客厅里,李寒山坐在沙发上,看着对面两个魂不守舍的人道:“你们差不多该回神了。”

  顾之行表情冷漠,两眼无神地看着他,“神在哪里?”

  周如曜同样显得十分低落,“什么?神出现了?”

  顾之行茫然地看向周如曜,“啊?神在这里?”

  周如曜很是震撼,“神是李寒山!”

  李寒山:“……”

  一个海螺不至于让人失神到开始传谣言吧?

  李寒山揉了下鼻梁,头疼,“不是说要聊赵一一的事情吗?我还以为你们是发现了什么,没事我就回去了。”

  “我发现了赵一一剧情里的一个疑点。”周如曜垂头丧气地拿出了笔记本,递过去,“你看看我折角那页。”

  李寒山扫了眼,沉吟了几秒,“是指她每次变大变小的契机不同是吗?”

  “我觉得很奇怪。”顾之行一边说着,一边从电视柜里掏出了一盒扑克牌,“一开始,如曜梦到的是她晚上七点到十二点会变成小孩,但是后面的,什么生气会变小,痛苦会变小,感觉乱七八糟的。”

  周如曜开始发牌,“到最后感觉变成了随心所欲,完全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变大变小。”

  “我也没找到规律。”李寒山思考了下,又道:“我猜测,也许是创作这个故事的人没办法写合理,只是凭着需要在设置这样的剧情。也可能是,其实里面蕴藏了一些让她变小的元素,只是我们还没发现。”

  顾之行:“好了,谁叫地主。”

  李寒山:“……?”

  他低头一看,不知何时,三人面前已经分好了扑克牌。

  周如曜笑眯眯的,“来打牌嘛?”

  李寒山:“……你们能不能认真点?”

  “认真的?”周如曜顿了下,道:“那不然我们玩别的游戏吧?”

  顾之行:“可以,我才买了几个新游戏。”

  周如曜:“那我出去买零食!”

  顾之行:“我要百事的可乐,不要可口。”

  两人自顾自安排好了接下来的行程,顾之行甚至翻出了手柄。

  李寒山按了下眉心,“你们一点危机感都没有吗?”

  顾之行翻找着游戏,“嗯”了声,“什么危机感?之前不是说能不接触的就别接触吗?”

  “你们就没有想过更深刻的东西吗?”李寒山薄唇紧抿,话音低沉了些,“梦、女主、剧情,这些东西不会动摇你们对这个世界的看法吗?不会让你们缺乏现实感吗?不会觉得这一切都像是楚门的世界吗?”

  顾之行:“你知道你说的话像什么吗?”

  李寒山蹙眉,“什么?”

  顾之行道:“像传.教的,下一秒就要带我去干传.销改变世界。”

  李寒山:“……”

  算了,跟这人没办法沟通。

  李寒山有些崩溃,但很快就恢复了冷静。

  他觉得自己跟他们相处久了,现在锻炼出来了强大的精神能力,已经没有什么能击垮他了。

  ……已经没有什么好崩溃的。

  “咔嚓——”

  大门打开。

  李寒山与顾之行看过去。

  看见周如曜抱着一堆东西站在门口,一脸茫然地自言自语,“为什么,我甚至骑的是共享单车。”

  顾之行心中生出了不祥预感。

  下一秒,一个模样稚嫩的几岁小女孩从他背后走出。

  顾之行:“……?”

  李寒山:“……???”

  啊?啊?啊?

  李寒山崩溃了。

  作者有话要说:周如曜:早知道骑自行车也会……

  感谢在2021-07-2823:57:36~2021-07-3020:51:3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482682703个;一根葱2个;教你做人,帮你上坟、38921422、大可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50瓶;簌澹28瓶;一只仓鼠20瓶;贫穷使我理智16瓶;22643024、容我喵两句15瓶;爱看小甜文、百越11瓶;把头伸进存稿箱里、翙羽、羽枝、我泪点超低、夜雨声烦你烦我不烦、szy、柔弱靓仔、3892142210瓶;yummy、俚语c、卫三的小迷妹8瓶;樱桃小新、#biabia、欠我的日万你用什么还、540482635瓶;弑玥、白日梦想家、seina、菜比微笑。4瓶;白子衿、邓邓要上进的3瓶;尽欢公子、52967867、江浸月、作业还没写2瓶;春天不长草、太虚、宋琛与顾念安、日暮、玉言是个好姑娘、谁还没个暴富梦、子叶、莫盒子、云止听舟、然然、辞川、木小二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手机用户请浏览八六中文网()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