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第 3 章_管管穿书,救救男主!
米读小说 > 管管穿书,救救男主! > 3、第 3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3、第 3 章

  天才一秒记住·八六中文网()

  女生愣了好一会儿,看着顾之行,没忍住低头轻轻笑了下。这一笑,使得她身上怯弱娇羞的气质愈发显得让人怜惜。

  她轻声道:“我家离学校很近的,我先走啦,伞给你用,记得还给我。”

  女生一把将手里的伞塞到了顾之行手里,三两步跑走了,又转头对顾之行轻轻笑了下。

  顾之行乜斜了她一眼,尾音翘了些,“谢谢。”

  女生眸光闪烁了下,面色发红,又转头继续跑动了起来。

  在这场夏季骤雨里,她背影显得如此娇小纤瘦,只有裙摆迎着风飞扬起来。

  周如曜静静地看着顾之行,显得有些欲言又止。

  顾之行也转头看向周如曜,挥了挥手里的伞,“有伞了,走吧。”

  周如曜欲言又止,几秒后,迅速按住顾之行的双手,“阿行,使不得!不能用这把伞,你会发现伞内侧写了她的名字,然后你会为了还伞调查她。然后你陷入爱河,再然后——我看看我记下来的梦!”

  周如曜改为一手按住顾之行的双手,另一手在身上到处摸索摸出一个袖珍笔记本。他握住笔记本,用下巴艰难翻页,接着一字一句读道:“所有人都知道你桀骜疏离,却只有她知道你在放学时将她按在墙角,眼睛发红,声音沙哑,说亲一口,就还伞,还有命。她又气又羞,没想到自己好心喂了一匹暗中觊觎她的恶狼。”

  顾之行:“……?”

  周如曜像只蛆一样扭动身体,“阿行,快丢掉,丢掉,丢掉!”

  顾之行受不了了,一拳头捶向他肚子,抓住他的头发将他从身上撕下来,“周如曜你发什么疯?伞丢了再买一把很难吗?谁他妈会在伞里写名字啊?你自己看看!”

  顾之行按下伞开关,伞面“唰啦”一下涨起,一张手帕从伞中滑落。

  周如曜迅速接住手帕,展开。

  蓝白色的手帕带着淡淡的清香,手帕边缘用丝线细细缝上了名字——宋娇娇。

  顾之行看向周如曜。

  周如曜微笑,抚掌,以为妙绝。

  顾之行:“……”

  她面色冷漠,将伞合了起来,夺过周如曜手里的手帕塞进伞里。

  谁也没说话,气氛如死般寂静,只有雨哗啦啦下个不停。

  顾之行看了眼周如曜。

  周如曜看了眼顾之行。

  “现在怎么办?”

  “冲吧。”

  “一二三——”

  盛怀中学校门口陡然间窜出两个穿着校服的人,没几秒,雨中便只留下两道依稀模糊的影子。

  一把粉白格子的伞静坐在保安亭角落看着这场下个没完的雨。

  “翻你那破本子有结论了吗?”

  “有是有,但不确定。”

  “哧。”

  顾之行颀长的双腿搭在桌面,姿态虽然散漫,黑眸却有了些烦躁。

  周如曜坐在她对面,只是埋头哗啦啦翻本子,“我再看看其他几个梦,看能不能排除。”

  “啧。”

  顾之行呼出的气沉了些,直接起身打开了窗。

  夏夜的风携带着雨后的清凉及清新的泥土味,也吹得窗帘摇摇晃晃。

  “叮——”

  打火机的声音响起。

  顾之行点了根烟,氤氲的烟雾似乎将她腹内那些浮躁一同带出,然后随风消散。

  烟燃至过半。

  顾之行转过身,熄灭烟火。

  她道:“有结果没?”

  周如曜终于将本子收好,抬头,“有了。”

  顾之行“嗯”了声,坐了下来,有些漫不经心地把玩起了银色的口喷。

  “我的梦醒来也不是很清晰,但根据我当时记下来的来看,没问题。她的故事里,你是强取豪夺的男主,李寒山是那个看似温和有礼却情根深种的男配。故事最后你们谁也没断手断腿。”周如曜顿了下,道:“算是个c级女主。”

  顾之行停下动作,挑眉,“怎么说?”

  “我自己分的。”周如曜长叹了口气,“c级就是不接触就没问题的类型,b级是适当接触可以解除危机,a级是你接不接触最终都会因为她跟李寒山碰一碰被碰个稀碎的类型。s级自然就是李寒山,命中注定你死我活。”

  “我不理解。”顾之行眉目淡漠,语气是纯粹的疑惑,“他喜欢谁关我屁事。”

  周如曜意味深长地看着她,故弄玄虚,“格局小了。”

  他道:“我还做过重生女主角的梦,这人最后选了李寒山,结果婚后不幸福。于是她重生回来想选你,追你的时候刺激到李寒山,你就被——”

  周如曜再次掏出小本子,迅速翻页,开始了声情并茂地朗诵:“重活一世,她一定要逃离李寒山,选择那个看似冷漠阴暗实则赤忱热烈的小狼狗顾之行。但没曾想在追求过程中,原本应该毫无关系的李寒山竟然黑化成了病娇!这魔爪她无法逃脱,却也知道原来众人皆知是温润如玉的君子只是一张面皮,里面蕴藏的却是一具藏着阴鸷偏执的灵魂!救命,她要的是狼狗不是疯狗!ps:1v1追妻火葬场高甜无虐!”

  顾之行:“……”

  顾之行沉默良久,“李寒山竟然是这种人。”

  周如曜也沉默良久,“你不也是这种人。”

  顾之行:“……”

  翌日,这炎热的夏日里终于迎来了这个时节最凉快的天气——多云,天阴,风大。

  但低气压的空气仍然让整个学校都充满了恹恹的气息,上下师生都显得有些浮躁和疲惫。

  早上八点半,学校规定的早读时间,但纵观整栋教学楼,读书声也是有气无力。

  顾之行今天倒是逃离了巡查老师的监督,因为她需要值日——打扫花坛。

  但运气也不十分好,因为李寒山也需要跟她一起值日,一起打扫。

  顾之行向来是摸鱼一把好手,老师经过时,她便埋头扫两下。老师一走,她便开始发呆。

  可李寒山不是。

  他只是握着扫把,低头扫掉花坛边的烟头和泥土。

  顾之行想起昨日与周如曜的对话,便拄着扫把,淡漠的黑眸盯着李寒山审视着。

  半分钟后,李寒山抬头,对上她的视线。

  他微笑,黑眸弯着,“顾同学,有事吗?”

  顾之行沉吟了几秒,移开了视线,没说话。

  李寒山似乎也不介意,继续清扫,背部依然挺直如松。

  顾之行若有所思,却走了过去,随手摘了朵花递给了李寒山。

  李寒山微微蹙眉,面上仍是有礼的笑,“什么?”

  顾之行道:“花很衬你。”

  李寒山看过去,顾之行嘴角翘着,黑眸里含着点奇怪的笑意,使得他周身那种淡漠桀骜的气质越发显出点挑衅来。

  李寒山握着扫把的手指微动,接过了花,“谢谢,花很美。”他若无其事地将花插在西装校服口袋上,那皎洁柔软的花朵仿佛在此刻真的如同天生属于那里似的,衬得他面容如玉风度翩翩。

  顾之行挑眉,似乎是觉得无趣似的,转身走了。

  李寒山黑眸扫到口袋的花,伸手捻起,凝视了几秒。

  随后,他揉搓几下扔到了花坛里,黑眸里没什么起伏。

  方才开得艳丽的花如今颓颓地散落开来,洁白的花瓣沾染了些许泥土。

  另一边,顾之行拖着扫把找到了周如曜。

  她呵欠连天地道:“我观察了一下李寒山。”

  在厕所放水的周如曜:“……?”

  顾之行道:“这人行,能处。”

  什么阴鸷偏执的灵魂,试了下,就这啊?

  手机用户请浏览八六中文网()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