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第 38 章_管管穿书,救救男主!
米读小说 > 管管穿书,救救男主! > 38、第 38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38、第 38 章

  天才一秒记住·八六中文网()

  第三日的运动会正是盛怀中学.运动会最热闹的时候,因为赛程这时候基本是各个社团的比拼,尤其是击剑、划艇、马术之类盛怀中学的王牌社团。

  顾之行三人是着实没想出什么办法,这几日也颇有些自暴自弃干脆按下不提。

  不过今天赛事丰富,三人也终于能暂时转移下注意力,现在正在观看马术比赛。

  下午三点,赛事观众席坐了一大票人。

  比赛按时开始,群马奔腾出栏,没几分钟一批棕色的马率先冲出重围,赛场响起一片惊呼。

  顾之行打了个哈欠,有些没兴趣地道:“下一场看什么比较好啊?”

  李寒山看了眼手机,“这场结束后,有篮球赛和击剑。”

  “看篮球呗。”

  周如曜提议。

  顾之行没说话,越发有些困,又旧事重提,“白芷不回我信息。”

  李寒山顿了下,才道:“没有人会愿意回复那样的信息的。”

  “你说气话,我不信。”周如曜显得十分不平,又道:“我觉得她应该是真的害羞了。”

  李寒山:“……你们要是这么想,那我没办法。”

  顾之行拿出手机玩了会儿,低笑了声,随后收起手机,道:“下场比赛看击剑吧。”

  周如曜皱眉,“阿行,你——”

  顾之行摇头,“没事啊,看看也挺好的。”

  “怎么了?”李寒山敏感地察觉到二人情绪的不对劲,“你们和击剑比赛有什么渊源吗?”

  顾之行道:“是如曜在乎。”

  李寒山看向周如曜。

  周如曜有些烦躁地挠了挠头,好一会儿才道:“阿行以前学击剑的,后来我不是说了么,我们夏令营走丢了,阿行出了点事故伤了右手导致右手发力不足。所以放弃了击剑。”

  李寒山沉默了几秒,“抱歉。”

  “没事啊,我是真的没感觉。”顾之行仰着身靠着椅背,说:“我本来也是当兴趣练的,倒是如曜忌讳得很,出了事后也不练了。”

  “那不是很正常,我本来就是为了跟你一块儿玩才练的。”周如曜振振有词,态度十分自然,“你不练了我跟谁一块儿玩啊,难道天天看周玦那个比的脸色吗?天天挎着一张脸,看着就烦。”

  顾之行:“……?你在暗示我?”

  周如曜:“你跟他又不一样。”

  李寒山微微蹙眉,“你们三个人一起练的?”

  顾之行点头,“是啊,他们俩纯属来凑热闹的。”

  周如曜笑眯眯的,又不说话了。

  马术比赛在几人的聊天中结束,三人起身离开场馆,准备前往室内体育馆。

  刚走到门口,周如曜突然一把搂住顾之行的肩膀,“我突然肚子好饿,不然我们去超市买点零食再看吧?”

  李寒山微微蹙眉,“我们刚吃午饭没多久吧?”

  “你要实在饿的话,进场等下小吃推车吧。”顾之行看向周如曜,继续说:“里面不也有热狗冰淇淋爆米花?”

  周如曜摸了摸脖子,“感觉好油腻。”

  顾之行:“你是减肥中的青春少女吗?”

  “可是我真的好饿。”周如曜故作娇羞地捧着脸,“饿饿,饭饭。”

  顾之行几欲作呕,却还是昂了下下巴,“行吧,走了。”

  说完,她又道:“李寒山你要有什么想买的给我发信息。”

  “行,我想到了再说。”李寒山又道:“那我先进去了。”

  顾之行还没点头,就被周如曜一拽转了个方向,直冲超市去了。

  李寒山扫了眼手机的电子票,刚走几步就被和一人迎面撞上。

  “抱歉。”

  低沉的,没什么起伏的,却又有些耳熟的声音响起。

  李寒山下意识说了声,“没事。”

  他抬头看过去时,那人已经离开了,只能看见一个削瘦高挑的身影,身边簇拥着几个人。一人似乎说了什么,几个人都笑了起来,只有他微微仰起头打了个哈欠,像是困倦又像是没兴趣。

  李寒山微微眯起了眼,直觉有些怪异,却又找不到头绪。

  他进入体育馆。

  “感觉今年的女子击剑不如去年。”比赛刚过半,顾之行就有些按捺不住了,“今年的没什么观赏性,双方都打得很保守。”

  她看了眼时间,又道:“男子击剑什么时候开始?”

  “嗯?”李寒山有些愕然,“他们比赛在女子组前啊,已经比完了。”

  周如曜道:“今年赛程调整了啊,去年是女子先比的。”

  “那没什么好看的了。”顾之行准备起身,“走吧。”

  李寒山也道:“那走吧,我也有点累了。”

  “不行啊,我们还得去游泳馆。”周如曜皱着眉头,又说:“我跟阿行刚刚从超市回来碰到程欢了,听程欢说她要去游泳馆看白术比赛。”

  李寒山想了下,“她一个人吗?白芷不在?”

  顾之行叹了口气,“我们刚刚也问了,程欢说这两天白芷好像很忙,都见不到人,应该是白芷在有意拉开距离吧。”

  李寒山蹙眉,几秒后,道:“那去游泳馆看下情况吧,虽然现在也没什么办法,多了解下总是不会错的。”

  三人找消遣的想法烟消云散,兜兜转转又回到解决她们的事情身上。一起前往游泳馆的路上,三人显得十分沉默,心情都不是很好。

  李寒山道:“我突然发觉我们暴露了一些以前没注意的短板。”

  “你这烂人自己有短板别拖上我们啊。”周如曜面上显出鄙夷,“这么多故事全都是因为你这个烂人而起的。”

  李寒山眉心跳了下,“我有一个藏在心里很久的疑问了。”

  顾之行看过去,颇有些稀奇,“什么?”

  李寒山道:“我到底哪里不如顾之行,为什么这个烂人非要我来当?”

  “我最近研读了很多爱情小说。”顾之行一本正经地分析,“你老当烂人的原因是你看起来像个好人。”

  李寒山:“……?”

  顾之行很认真地道:“而我,抽烟喝酒打架,看起来很烂人,所以我会是个好人。”

  李寒山:“……???”

  他冷静地将顾之行的两句话在心里重复了下,发觉自己隐约有些理解,但很快的,他又生出了新的疑问。

  李寒山指着周如曜,“他呢?他看起来也像个好人,为什么他不是烂人。”

  顾之行道:“他不一样。”

  李寒山:“什么不一样?”

  顾之行一把搂住周如曜,“他是我的好兄弟,一般负责跟女主角说:我从没见过阿行为哪个女孩子这么疯狂过。”

  周如曜补充:“还有以下句式:阿行对你这么好你能不能不要这么不识好歹?你知道阿行多么痛苦吗?我从来没见过阿行喝这么多酒?喂,你快来,阿行住院了!”

  李寒山:“……等等,我理一下。”

  李寒山的大脑缓缓运转了起来,随后,一个充满不平的想法悄悄冒头。李寒山像个做笔记太过认真的好学生顺便把老师说的“耽误大家下课时间再说一道题”也记下来了一样,在不平的想法出现的瞬间张口问了出来,“不是,我现在难道不是你的好兄弟,为什么这些台词不能我来说?”

  顾之行摇摇头,冷漠的脸上浮现出一点不赞同。

  周如曜更直接,直接走过来,围着李寒山转了几圈,黑眸一眯语气暧昧,“小姐姐长得真好看啊,留个联系方式呗?”

  李寒山:“……?”

  顾之行冷着脸,瞥了周如曜一眼,“别放肆。”

  周如曜嘟着嘴砸么了下,又转头道:“行哥,我是真心的,你干嘛啊,吓到小姐姐了怎么办?”

  “别让我多说。”顾之行黑眸阴沉,语气愈发烦躁,“走了,别祸害别人。”

  周如曜尴尬地笑了下,三两步走到顾之行身边。

  随后两人开始原地踏步。

  周如曜晃着脑袋,“行哥你干什么啊真是,那小姐姐多漂亮啊,看着就想搂着亲两口。”

  顾之行嗤笑了声,眉眼里都是淡漠,两指夹着空气烟抽了口。许久,她低声,嘴角翘出一个不羁的笑,“你当别人菟丝花,别人当你冤大头。我一眼就看得出来,就你这段位,能被她吃得骨头不剩。”

  “真的假的这么夸张。”周如曜摸了摸头,又一脸暧昧地道:“虽然我刚刚骚扰了下她,但她可是一直在看你呢,行哥。”

  顾之行冷笑:“你没完了?”

  两人停止脚步。

  周如曜朝着李寒山扬了下下巴,语气炫耀,“懂了吗?这种事儿只能我来干,你做得到吗?”

  李寒山:“……”

  倒也不必,这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情。

  李寒山按了下眉心,“好的,我理解了。”

  三人说着也走到了到了游泳馆,或许是这两人表演的时间太长了,三人到的时候白术的比赛已经结束了。

  李寒山扫了眼场馆,一眼看到白术披着毛巾,似乎在跟程欢说着什么,面上满是笑意。

  “白芷也够能躲,她哥的比赛也不来看啊?”

  周如曜用眼睛找了圈,怎么也没找到白芷。

  顾之行也没说话,带着两人走过去。

  刚走到他们两人身后,程欢的声音就传来了,“小芷没来吗?不知道为什么前天开始她一直不怎么回我信息,在忙什么啊?”

  “啊,这个啊,我也不知道哈哈。”白术说着,那起毛巾擦了擦脸,又道:“可能是心情不好吧,不然也不会连我的比赛都不来哈哈哈。”

  “那好吧,她如果不想被打扰的话我也不烦她了。”程欢不太好意思地扭了下身体,又说:“你见到小芷跟她说一声,有什么事可以跟我说一下的,我能帮忙的话一定可以的!”

  白术笑了几声,又道:“我知道了,你放心吧,她就是小孩子脾气不知道跟谁闹别扭。你应该也要去兼职了吧,赶紧去吧,我也得去后台了。”

  “嗯嗯。”程欢点头,“那我先走了,比赛辛苦了。”

  程欢说完话,转身离开。

  三人本来就是找他们的,见程欢转头,三人也下意识齐齐转过身假装看着远处。

  等程欢走远后,李寒山才道:“我们为什么要躲着。”

  顾之行:“……不知道。”

  周如曜:“这不是偷听的气氛烘托好了嘛。”

  李寒山:“……行吧。”

  顾之行:“现在要回去跟白术搭话吗?”

  周如曜:“跟他有什么好说的?说你妹重生了?”

  李寒山:“那程欢已经走了,只能跟白术聊聊吧?”

  三人说到这里,最终还是决定转身找白术,刚一转身便见白芷从另一边走了过来,三人立刻再次转身。

  顾之行:“……白芷怎么又来了?”

  李寒山:“人家哥哥比赛,当然要来了。”

  周如曜:“服了,白术不是说回后台吗,还站着干什么?”

  顾之行:“那我们……?”

  周如曜:“继续听着吧。”

  正说着,只听见后面传来一阵脚步声,接着便是兄妹两人的对话。

  白芷道:“哥,你怎么比赛都比完了?我还想来给你加油的。”

  “今天比赛快了点,没办法嘛。”白术又道:“对了,程欢没跟你一起来吗?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不是说了,我说不清楚,总是我现在不想跟她一起。”白芷说着像是跺了下脚,语气里也添了几分烦躁,“你也是,听我的,离她远一点好吗?我们别跟她一起了。”

  “我跟她能有什么联系啊,你别想太多。”白术笑了下,又说:“不过你们关系这么好,还是希望你们之间也早点处理你们的问题。”

  “呵呵,你少来这里唬我。”白芷有些置气似的,“你就是不信我呗,我等着以后你自己吃苦头。”

  三人对视了一眼,互相接收到了对方的意思,没再听下去,屏住呼吸像连体海豹似的悄悄挪着离开了。

  走到了游泳馆门口,三人这才松了口气。

  李寒山道:“你们感受到不对劲了吗?”

  “感受到了,白芷原来是兄控啊。”周如曜一脸认真,“双胞胎兄妹跟兄弟差别这么大吗?”

  顾之行也点头,“确实,怪吓人的。”

  李寒山:“……”

  你们感受到了个屁,他妈的听不懂人话是不是?

  他深呼了口气,在脑子里默念起了斐波那契数列,让自己保持在理智的状态。

  李寒山道:“白术的表现很奇怪。从你们遇见程欢的时间来看,她应该是在比赛开始前来的,而白芷却刚刚才来,白术还解释是比赛结束得快。这么一分析就知道,白术是有意岔开她们来的时间。”

  “他是在和稀泥吧。”周如曜想了又说:“而且我看他也没传达程欢的话啊,表现得好像很置身事外。”

  “是的。”李寒山垂眸,顿了几秒,又道:“白术的表现根本不像是想让她们直接交流,而且一直努力保持中立的角色,对两个人都说好话。我觉得他看起来很——”

  李寒山沉默了下,不知道怎么措辞。

  顾之行一语点破,“懦弱。”

  李寒山颇为惊讶,却也表达了赞同,“他是害怕她们争吵吗?但他又完全不像想解决事情一样,这样结合确实显得很懦弱。”

  “哗啦啦——”

  书页被翻动的声音响起。

  李寒山与顾之行转头看过去,只见周如曜蹲在一边翻笔记翻了好一会儿。

  顾之行道:“你现在翻什么呢?”

  “我在看她们俩的故事里有没有白术。”周如曜头也不抬,仍然在快速翻看着,好一会儿才放下笔记本站起身,“程欢里,白术出现了一小节,是个暗恋的男n号,刚出现一段就被李寒山警告了。”

  顾之行:“怎么回回干这种烂事的都有你?”

  李寒山:“……哦。”

  顾之行又道:“白芷的呢?白术是她哥哥,应该没有吧?”

  “有,但是很……”周如曜摸了摸脖子,显得十分犹豫,“你们也知道白芷的故事是那种风格的吧,所以白芷的故事里,程欢是故意接近白术做了很多那种呃呃呃……的事情,白术全程冷眼旁观高人一等……就怪……嗯。”

  李寒山与顾之行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表情都有些扭曲。

  顾之行道:“但是刚刚他跟程欢说话,明明笑得很开心。”

  “是啊,但是到了这里怎么就……”周如曜深深皱眉,“烂人,跟李寒山一样的烂人。”

  李寒山:“……这么看我觉得白芷的故事应该还有很多我们疏漏的信息,我现在有了一个猜测,程欢在白芷的眼里从好朋友变成心机的原因会不是白术的行为造成的误会?”

  周如曜:“你在转移你是烂人的话题吗?”

  顾之行:“你为何不自信一点。”

  李寒山:“……这样的话题我听够了,能不能聊正事。”

  “能啊,但是我们现在只能从笔记本里的东西瞎猜啊,已知信息就这么多。”周如曜嘟囔着道:“这又不是本格推理小说。”

  李寒山看向顾之行,“你有办法能再接近一下白芷吗?套套话之类的。”

  顾之行点头,“可以啊。”

  “不是吧,这怎么接近怎么套话啊!”周如曜瞪大眼,“阿行,你真要出卖色相啊?不是吧?这怎么看都太难了,她不是一直不回你消息吗?”

  顾之行:“马术比赛的时候我跟她聊了一下。”

  周如曜:“然后呢?”

  顾之行:“她约我看午夜十二点的电影。”

  周如曜:“……什么时候?”

  顾之行:“今晚。”

  李寒山:“……你行动力还挺强。”

  顾之行整理了下衣服,看了眼李寒山与周如曜,面带怜悯,“好了,我先回家睡觉了,晚上的约会不能犯困。你们俩自己想办法吧,我走了。”

  周如曜:“……”

  李寒山:“……”

  怎么说,有时候会忘记顾之行其实很受欢迎的事实。

  深夜,电影院门前停下了一辆车。

  先下车的是个身材高挑的男生,黑发乌眉,面容俊美,薄唇紧抿,身上显出几分疏离淡漠的气质。没几秒,一个相貌漂亮的女孩也下了车,笑意淡淡。

  白芷饶有兴趣地看着顾之行,“你怎么还要我去接你啊?”

  顾之行道:“你约的我,不是吗?”

  她并不多说,迈着长腿三两步进了影院,白芷便在后面跟上她。

  白芷道:“但明明是你在朋友圈里暗示我的吧?”

  顾之行转头看她,她两手背在身后,身体微微向前,显得很有几分娇俏。

  顾之行笑了声,拿出手机点了几下扔过去,“自己看。”

  白芷愣了下,低头看了眼。

  [行哥还是很行:有时候也在想,我身边是不是应该站着另一个人。【单人影子照片.jpg】]

  [sana敲可爱:行哥,我可以!]

  [在逃魔仙堡魔女:芜湖,海王下钩了,谁上钩了,我的意思是我]

  [·人间白桃·:今晚有局,来不?]

  [某地区知名美女:废话少说,哥哥带我上大分]

  一连串回复见不到底。

  白芷:“……”

  她清了下嗓子,将手机递回去,“但至少你只回复了我对吧?”

  顾之行转头看她,点头,“可以这么说。”

  两人一面说着,一面检票进了电影厅。

  或许是时间太晚,或许是选的电影比较冷门,偌大一个厅竟只有她们两人。

  白芷笑着道:“怎么没人啊,这电影很有意思的。”

  再有意思也不会挑这个时间来。

  顾之行这么想,却也没应和她,因为实际上李寒山与周如曜也订了票。

  不出意外的话,他们应该偷偷藏在她们后一排。

  两人落座,顾之行借着放可乐的空悄悄回头看了眼,不出意外看见两个竭力缩着身子减少存在感的两人。

  她看了眼手机。

  [兄弟这波不应该啊]

  粥粥粥:我已就位。

  寒山:。

  顾之行笑了下,收起了手机。

  她们卡在电影前几分钟来的,没多时,厅内灯光消失,银幕开始播放片头。

  顾之行道:“你不是替你朋友考察我么,怎么这就约我看电影了?”

  白芷一愣,好几秒才道:“你不也来赴约了吗?这难道不能说明我比程欢更优秀吗?”

  “也许只是我想看看你在玩什么花样。”顾之行声音低了些,“你能告诉我么?告诉我为什么前一秒还在努力保护朋友的人,后一秒就撩拨一个想追求朋友的人?”

  白芷“你”了声,卡了半晌,似乎不知怎么回答。

  顾之行手指点了下膝盖,又道:“莫非你是那种两面三刀心机深沉的人?那你的演技真不错。”

  白芷这会儿彻底说不出话了,心中生出恼怒感,“你应我约只是为了来羞辱我是吗?”

  她说完后,只觉得脸一阵阵发热,脑子有些发晕。她本来只是想借着由头接近顾之行,却没想到反倒搬着石头砸了脚。

  白芷正盘算着该如何挽回印象是,却又听顾之行道:“不是。”

  她转头看过去,想看顾之行的表情,然而在这黑暗中,她什么也看不清。

  在后面听着的周如曜与李寒山在黑暗中对视了一眼,各自低头拿出手机。

  [兄弟这波不应该啊]

  粥粥粥:阿行你拿的什么剧本???

  寒山:我觉得你真的比我烂人。

  行哥还是很行:这是欲擒故纵

  寒山:我觉得你把她惹急了

  粥粥粥:我好怕她从此恨上了你,然后调查你的公寓位置,天天凌晨三点用石头扔你窗户

  顾之行放下手机,微微凑近白芷,低声道:“我只是很好奇,你到底对程欢是什么样的感情。不过你放心,我也只是感兴趣,并不打算插手。甚至,如果你需要帮助,我或许也会帮你。”

  “我和程欢……”

  白芷没了声音,微微垂眸。

  几秒后,她愈发心情复杂,便也转头看向顾之行,正正撞进顾之行的视线中。

  晦暗的环境里,顾之行的黑眸显得平静淡漠,一下子,白芷的心也仿佛平静了些。

  她凑近了些,两人之间气息交缠,气氛暧昧。

  白芷道:“我好像有点喜欢你了。”

  顾之行:“我需要回答我也是吗?不过我更想问那你有点喜欢过多少个男生呢?”

  白芷道:“就你一个,你呢?”

  顾之行:“我也就你一个。”

  白芷笑出了声,她“啧”了声,“那你朋友圈里那些女生呢?”

  顾之行:“……”

  她下意识低头看了眼手机。

  [兄弟这波不应该啊]

  粥粥粥:好肉麻,我要死了,救救我

  粥粥粥:阿行,你非要我坐牢吗?

  粥粥粥:活不下去了

  寒山:……确实。

  粥粥粥:操,这怎么说啊??说你就喜欢她一个人?

  寒山:是不是太套话了。

  寒山:你好好回答拉近一下关系。

  李寒山想了下,又生怕顾之行再搞出什么幺蛾子,立刻补了一条信息:算了,你转移下话题,别再继续了。点到为止。

  李寒山补充完,安心地放下手机。

  没几秒,他听见顾之行话音认真极了,“啊,你刚刚不是问男生吗?”

  李寒山:“……??????”

  不是,转移不是这么转吧?啊?这?你到底在干什么??

  果然,白芷的语气顿时变得有些迷惑,“你什么意思?你喜欢男的?”

  顾之行笑了声,“开个玩笑,你生气了?”

  白芷也笑了出来,“那你到底喜不喜欢我呢?”

  看来事情还没有这么糟糕,李寒山松了口气,努力找回理智之时突然看见周如曜站了起来。

  周如曜弯腰,附在白芷身侧,声音沧桑:“行哥当然喜欢你,我们这些兄弟好久没看见行哥这么开心过了!”

  你他妈的!周如曜你他妈的!

  李寒山脑子里一片空白,默念的斐波那契数列瞬间断了。他茫然,想闭上眼,却发觉眼前是一片雪花点。

  作者有话要说:阿行转移话题方案b:比起这个,我更想知道你对中东目前局势的看法。

  感谢在2021-08-1123:26:27~2021-08-1406:35:2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好看到伸出舌头去舔2个;睢竹、行而上学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358613294个;桃尼、castle-builder、aime、原园粉、41858899、解如之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解如之、derdiktator100瓶;sunny90瓶;一只两只小可爱50瓶;11、陌祭桖40瓶;这个名字绝对不会撞了36瓶;鹅羽、竹帛30瓶;可爱の小鸡仔27瓶;邓邓要上进的、不知名npc、安卿、恃宠而娇、索我枯鱼之肆20瓶;铿锵玫瑰16瓶;十七14瓶;亲亲鲸鱼13瓶;薛二羊羊羊、阿绿、季冉晨、19649577、我的名字是乱码、阿封、肖录、原园粉、覆岁、江淼10瓶;未来舒予9瓶;木栩mx.、241774988瓶;一曲清酒ゞ、seina7瓶;姜疯墨人、叶怀鹤、cardigan、今天也是无气满满的呢6瓶;清苑、51580298、心、怪士5瓶;奇奇怪怪的兔子、矮叽、孤爪研磨的游戏机4瓶;啁啾3瓶;兔子抱紧胡萝卜2瓶;青山入我怀、日暮、zack、子叶、粥粥、你的刘海飞了、本命有五个喲、金币、十七.、cauchy、47506889、。。。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手机用户请浏览八六中文网()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