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第 43 章_管管穿书,救救男主!
米读小说 > 管管穿书,救救男主! > 43、第 43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43、第 43 章

  天才一秒记住·八六中文网()

  “这是什么。”李寒山问,他看向顾之行与周如曜,脸上已经失去了表情,如同一团模糊的面团。他又重复了一遍自己的问题,“这是什么。”

  周如曜舔了下嘴巴,“我很难跟你解释。”

  顾之行也舔了下嘴巴,神情十分真诚,“我看不懂,但目前可以排除这是外语。”

  李寒山:“你觉得我是看不出来这是中文吗?”

  顾之行道:“那你不也没看懂?”

  而周如曜已经老老实实地掏出了手机,“有什么事情不能依靠科技呢?让我搜一搜。”

  几分钟后,周如曜道:“我找到了翻译。”

  顾之行凑过去看了眼,读道:“翻译过来的意思就是今天去喝了奶茶,碰到了你和我们但是她今天没化妆感觉很无语,不过也算是秋天第一次约会——”

  “停。”李寒山伸出手,阻止了她继续说话,“这些东西我还是看得懂的。”

  周如曜“啧”了声,开始生气了,“你看得懂还在这里问?”

  顾之行也摇头,看着周如曜道:“这人不行,不能处。”

  李寒山深呼了一口气,及时找回了自己的大脑和脸上的表情,他道:“我的意思是,这些乱七八糟的语气助词到底是什么。”

  顾之行:“什么语气助词?”

  周如曜:“哪些语气助词?”

  李寒山:“就那些呃……之类的。”

  顾之行:“我听不懂,你要说清楚。”

  周如曜:“说出来啊,你不说出来我们怎么知道你说什么。”

  李寒山:“不,就朋友圈里那些重复的还有字母符号之类的……”

  顾之行:“说出来。”

  周如曜:“兄弟,大胆一点,读出来是哪些。”

  李寒山:“……迷hotel、集美、yyds之类——”

  周如曜:“噗——”

  他攥着拳头,咬着牙保持着微笑艰难地根据回忆念了出来,一抬头去看见周如曜和顾之行扁着鸭子嘴腮帮子鼓着脸色涨红。

  周如曜嘴巴一张就是一连串大笑声,他笑得抖着身子,“哈哈哈哈哈哈草啊他真的说出来啊阿行你听到了吗?集美yyds哈哈哈哈哈哈!”

  顾之行的腮帮子越来越鼓,眼角沁出了泪水,将一连串笑声咽在喉咙里,随后朝着他竖起了大拇指。

  李寒山:“……”

  你们两个混蛋。

  李寒山有些崩溃了,“别他妈笑了!”

  周如曜笑得更加猖狂,指着李寒山看着顾之行,“阿行,他生气了!究极理智人生气了!”

  “不会吧,怎么生气了啊?”顾之行佯装茫然,做作地挠头,“有什么好生气的,大家都是好兄弟嘛,不会吧?”

  李寒山:“……”

  他想到这两个心理年龄加起来还不够二十的人这样戏弄了他,这一刻,他开始觉得自己的人生是何等的失败。

  李寒山默默转身,离开了这家奶茶店。

  已经步入深秋的季节,风很冷,但一定没有他心冷。

  李寒山想。

  他再跟这两个人来往,他很难不成为小说里那些丧心病狂的法制咖。

  李寒山走了两步,听见一阵匆忙的脚步声传来,两边肩膀一边搭了一只手。

  李寒山:“……”

  周如曜从左边凑过来,“哇,你怎么就走了啊,真是的,不会真的就生气了吧?”

  顾之行马上又从右边凑过来,“兄弟你听我说,我又想到了一个好办法,这个办法真的很行。”

  李寒山:“……”

  他懒得理睬,继续走着。

  周如曜一把扯过李寒山的身子,对着顾之行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请听。”

  顾之行清了清嗓子,“下面,我简单说两句。”

  李寒山:“……”

  他停下了脚步,伸手揉了下头,“行了,说吧。”

  顾之行朝着周如曜伸出手,周如曜立刻了然,从包里掏出一个保温杯。她接过水杯,拧开盖子吹了两口,嗦了两口水,“咳咳咳,呸呸呸,喂喂喂?听得见吗?”

  李寒山:“……说。”

  顾之行“嘶”了声,又清了清嗓子,道:“关于这件事吧,啊,就是见义勇为这个事儿啊,咳咳。啊,这个啊,我有一点要说明,对,就是说明。”

  周如曜在一旁热烈鼓掌,“说得好!”

  李寒山:“……”

  他转身就走。

  他为什么非得跟着两个人浪费时间!

  李寒山走了两步,听见顾之行在后面大喊:“你急什么啊,就她喜欢你见义勇为,说明是觉得你是个好人呗!你就试试当个烂人啊。”他停住脚步转身看向他们,“不要把事情说得这么简单,既然你们真的觉得这个主意可行,不妨说一下你们怎么定义烂人又或者说一下该怎么去扮演这个人设?”

  周如曜:“我们定义烂人是李寒山。”

  顾之行:“所以你本色出演就好了。”

  李寒山:“……”

  他受够了。

  李寒山负气离开

  晚上八点,天色早已陷入了全然的墨色。

  顾之行与周如曜坐在显示屏面前,两人身子颠来倒去,游戏音效声响彻整个公寓。打着打着周如曜喊了句:“李寒山,几点了?”

  坐在沙发上的李寒山有些烦躁地看了眼表,道:“八点。”

  他说完,又道:“你们能不能别玩了,吵得我头疼。”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

  顾之行敷衍的声音响起。

  李寒山更烦躁了,“你们家就没有个安静点的地方吗?”

  顾之行道:“我房间很大,你要去看看嘛?”

  周如曜插话:“行哥不要啊!”

  李寒山:“……”

  没几分钟,两人打完一局似乎也累了,纷纷放下了手柄。

  顾之行起身伸了个懒腰,道:“还有三四个小时才到十二点呢,你真要在这里干等啊?”

  “我们现在必须搞清楚,她附身的是不是只有这根树枝。”李寒山看向不远处的裹着黑布的玻璃柜,又道:“如果可以确定的话,我们完全可以在保证树枝完好无损的情况下将它直接送到鹿萌萌手上,让她自己去解决。”

  周如曜咕咚咕咚地喝着水,打了个哈欠,“我好困啊,阿行,我们去困觉吧。”

  李寒山:“这才八点,我不知道你们作息什么时候这么规律了。”

  顾之行砸么了下嘴,“不啊,我们一般睡到凌晨,起来打游戏。”

  李寒山:“……你们这是什么作息规律,早上呢?”

  “那不然为什么我一上课就睡觉。”顾之行十分理直气壮,又道:“至于如曜,他不一样,他不会困,他一直睡眠少。”

  李寒山想了下,看向周如曜,“你平常睡多少个小时?”

  “我?我一般六个小时就够了,五个小时也行。”周如曜摸了摸下巴,唔唔唔了许久显出了真诚又委屈的表情,“实在不行,四个小时吧。”

  李寒山大为震撼,“你不会猝死吗?”

  “还好吧,我主要是睡不着。”

  周如曜道。

  顾之行又补充道:“如曜自从会做有关小说的梦后就睡得很少,感觉是梦境影响了他。”

  “这么说倒也合理。”

  周如曜说着又打了个哈欠。

  他揉着眼睛,干脆躺在了沙发上摊开手脚,“我现在睡会儿,阿行你叫我。”

  顾之行点头,从电视柜下抽出了本漫画。

  到了这会儿,整间公寓总算安静了下来,李寒山也总算是能安静看会儿书了。但可惜他翻了几页就因为今天睡眠不足也有些犯困了,他眯了眯眼想打起精神继续看,却愈发困倦。

  李寒山叹了口气,放下书,看向顾之行,“我有点困了,我眯一下,你——”

  “你睡吧,我会叫你们的。”顾之行头也不回,继续看着漫画,又道:“你睡得不舒服的话跟如曜一样躺下来就行,我不介意的。”

  李寒山已经闭着眼了,含糊地应了声,没多时就沉沉地睡去了。恍惚中,他听见“啪嗒啪嗒”上下楼的脚步声,没多时,脚步声在不远处停顿了下,随后走向了自己。

  毯子轻柔的触感盖在了身上。

  李寒山彻底失去意识。

  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他头脑依旧昏昏沉沉的,耳边传来了对话声。

  “阿行,为什么你给我盖的不是小熊的毯子,为什么给李寒山了!我恨你!”

  “你又开始了是吧,下次看我还不还给你盖。”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会这样!”

  “时间是不是快到了,我看箱子里有动静了。”

  “等下,我们先把脸蒙上。”

  “好了,去看看吧。”

  树枝?

  李寒山听到关键词,想睁开眼,但疲惫使得他的身体甚至无法支撑这样的行为。他的脑子愈发昏沉,困倦感让他在心理上也很难提起精神醒来。

  他想,睡一会儿,再一会儿。

  李寒山这么想着,耳边的对话声仍然在继续。

  “如曜,说实话我看久了还是觉得这是我最喜欢的小树枝。”

  “别说,我也觉得,它动起来都这么窈窕纤细。”

  “反正它现在也看不清我们,我们把玩一下吧。”

  “我觉得行,我冲了!”

  没多时,公寓内突然响起噼里啪啦的声音,刺耳的动静使得李寒山昏沉的脑子清醒了些,就在这时他感觉有人在努力摇晃自己的胳膊,“李寒山,醒醒!”

  李寒山的理智终于充电完成,精神克制了□□,他恍惚地睁开眼,“怎么了?时间到了?”

  他扶着沙发起身,只见客厅一片狼藉,箱子与黑布倒在地上。顾之行蒙头蒙脸站在自己身前,眼神里透着点焦急。

  李寒山黑眸朦胧,有些茫然,嗓音有些沙哑,“树枝呢?周如曜呢?怎么这么乱?”

  顾之行似乎有些迟疑,“刚刚树枝动起来了,周如曜去摸了摸树枝。”

  李寒山揉了下眼睛,清了清嗓子,“嗯,然后呢?”

  顾之行:“树枝好像生气了。”

  李寒山:“……所以?”

  顾之行:“所以他现在在跟树枝搏斗。”

  李寒山:“嗯——嗯???”

  他正感到震撼之时,只见周如曜不知从厨房蹦了出来,朝着树枝猛烈挥拳。树枝灵活地躲过,然后直直敲向周如曜的头,再下一秒又被周如曜格挡住。一人一树枝就这样你来我往,一边打着一边到处走位,随后身影消失在了

  李寒山:“……???”

  这他妈都什么跟什么????

  李寒山按着鼻梁,冷静了两秒,“等我想下办法。”

  他话音刚落,又听顾之行道:“对了,你手机刚刚震动了好多次,好像有消息或者电话。”

  “我知道了。”李寒山有些疲惫地摸出了手机,低头看了眼,“孟娇娇的信息啊,找我干什么。”

  他说着,点开锁屏,只看到一连串消息。

  [在逃迪士尼干饭人:我看你也很喜欢喝奶茶,明天我们一起去探店吧?]

  [在逃迪士尼干饭人:一起喝奶茶鸭]

  [在逃迪士尼干饭人:怎么不回我鸭]

  [在逃迪士尼干饭人:无语子,那我当你答应啦]

  [在逃迪士尼干饭人:明天一起搞点神仙奶茶778]

  [在逃迪士尼干饭人:呼呼呼,我预约好位置了]

  【在逃迪士尼干饭人发了一条朋友圈同时提到了你】

  [在逃迪士尼干饭人:今日份聊天碎片嗨嗨嗨【牛油果,嗑奶茶有第二杯半价啦绝绝子【涂指甲】,所有默认在本公主眼里都是心照不宣的肯定【皇冠】一个小秘密,我是月亮,但是摔倒啦,所以我碎了【星星】灿烂星河,是碎了的月亮啊【星星】]

  旁观的顾之行“啧啧啧”了几声,“孟娇娇这是找你约会还是强制消费?”

  李寒山有些崩溃。

  此时,还在跟树枝搏斗的周如曜路过两人面前还不忘贴心说一句:“李寒山明天要去约会?绝绝子!”

  李寒山:“……”

  李寒山崩溃了。

  早上九点,阳光正好,黑色轿车里静默无声。

  李寒山支着脸补觉,顾之行与周如曜也睡得东倒西歪。

  三人昨晚又是这样折腾到了凌晨几点才制服了小树枝,又商量了许久怎么应付今天与孟娇娇的约会,统共没睡几个小时又要忙着出发。在这样高强度的体力与脑里的耗费下,三人的周末过得竟是比平日上课还累。

  司机虽然纳闷他们如今的样子,却也并没说什么,到了地方后才叫醒了他们。

  顾之行最先醒来,晃了下脑袋推了推身边两个人,“到了,醒醒。”

  周如曜最先睁开眼,伸了个懒腰。

  李寒山也迷糊着睁开眼,醒来第一时间就长叹了口气。

  三人脸上愁容满面,担负着与年龄不相符的哀愁。

  顾之行打开车门,三人纷纷下车。

  这会儿正好九点半,李寒山与孟娇娇约的时间是十点,提前了半个小时。

  三人到了预订的位置,却发现孟娇娇早已经坐着了,正在补妆。

  见到他们,孟娇娇睁大了眼,立刻收起了化妆镜。随后,她有些尴尬地看着顾之行与周如曜,又对李寒山道:“你跟你朋友一起来的啊?哈哈,我还以为你一个人来呢?”

  李寒山镇定自若,“不能带吗?我还以为是一起聚会呢。”

  这就是他们讨论出来的第一个应对方法,直接将这场约会变成聚会。

  孟娇娇果然不好意思点明什么,只是道:“没事,就出来玩嘛,人多也好。”

  她说着,又站起身招呼他们:“站着干什么呀,坐啊,喝完奶茶我们顺便去游乐园玩玩吧?附近新开的游乐园有好多好玩新奇的项目呢!我看点评网给的分可高啦!”

  三人落座,各自点了些甜点与饮品。

  李寒山随便吃了点,又听到周如曜揶揄自己:“李寒山,你行啊,又是一个漂亮妹妹啊?好大的面子。”

  这是第二步计划,营造烂人形象。

  孟娇娇再次中计,追问道:“什么叫又一个呀,还有其他漂亮妹妹吗?”

  她说着,眼睛却看向了李寒山。

  李寒山喝了口咖啡,嘴角翘了下,显得有些漫不经心,“别乱说。”

  “什么乱不乱说的。”周如曜颇为不服气,又笑嘻嘻地道:“你别看他跟个正人君子温文尔雅的,但可招女孩子喜欢了,沾花惹草的。”

  顾之行也迎合道:“情况属实。”

  “哈哈哈哈哈哈你们这么说别惹人不开心了。”孟娇娇干笑了下,用叉子叉了块甜点,但又有些不甘心地看李寒山,“你不会真是这种人吧?”

  李寒山仍是笑了下,但并不回答,只是说:“快点吃吧。”

  顾之行支着脸,黑眸淡漠,嘴角却乜斜出一点饶有兴味的笑来,“有男朋友吗?没有的话看我怎么样?”

  “少来,明明是我先来的。”周如曜直接朝着孟娇娇眨了眨眼,笑容灿烂,“我比阿行会哄女孩子多了,考虑考虑我?”

  这是第三步,营造出两个狐朋狗友来,让她觉得他们三人是一路人。

  目前看起来,这三步计划十分奏效,因为孟娇娇已经抿着嘴不说话了,她只是低头吃着蛋糕。

  李寒山看着孟娇娇这个状态,猜得出来用不了多久,她就会先找借口开溜了。

  但出乎意料的是,孟娇娇并没有。

  吃完甜点后,四人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三人始终没等到她的推辞,心中不由得有些奇怪。

  顾之行起身,朝着两人使了个眼色,“我出去抽根烟。”

  周如曜与李寒山也各自找了理由跟了出去。

  店门口外。

  顾之行:“她难不成还真想跟我们一起啊?”

  周如曜:“一般这个程度对方都会直接走人了吧?”

  李寒山:“我也没想明白。”

  顾之行:“现在怎么办?算了,我查查。”

  顾之行说着,低头拿起了手机,开始搜索。站在一边的李寒山看了眼,一眼看到搜索框里的内容:怎么让人在恋爱中下头。

  李寒山:“……”

  周如曜在一边想了会儿,突然道:“我想起了笔记本的内容,你说,她会不会跟应采莲一样,其实就喜欢你这种烂人啊?”

  李寒山已经快习惯烂人的称呼了,只是道:“她看起来明显很没兴致了,而且也显得很沉默,我不觉得这是同一种表现。”

  “我查到了很实用的东西。”顾之行拿着手机就开始念:“最让人下头的就是油腻,比如动不动就压低声音发出气泡音,时不时喊两句宝贝,上来就以男朋友自居,对女生的行为妆容指指点点。”

  周如曜:“想了下李寒山这么干,今天又更想让他消失了。”

  顾之行:“李寒山,你好油腻啊。”

  李寒山:“……哦。”

  顾之行放下手机,拍了下他的肩膀,“去吧,喊宝贝去吧。”

  李寒山拒绝:“不了,我做不到。”

  “你做得到,你在每本小说里都做得很好。”周如曜也拍了下他的肩膀,“快过去,我们在外面观察你,给你们独处空间。”

  李寒山:“……不。”

  他下意识后退了两步,想起来顾之行念的东西,感觉自己脑里都渗出了油。

  但无论他如何的抗拒与拒绝,最后却依然被无情的推进了店里。

  李寒山一抬头,只看见顾之行与周如曜在给他加油打气,他内心泛起了绝望。

  他不理解,为什么他总要陷入这种奇怪的角色扮演中。

  李寒山握着拳头,强行让自己不要显得尴尬,清了清嗓子淡然地走了过去。

  孟娇娇见他来了,立刻放下了手机,道:“他们怎么还不进来?”

  “他们有——”李寒山话说半截,用后槽牙抵住舌侧,压低了嗓音,轻笑了声:“他们想给我们独处的机会。”

  孟娇娇咬了下嘴,“哈哈”了两声,“瞎说什么呀。”

  李寒山又清了下嗓子,黑眸三分玩味四分笑意三分淡漠,凑近她,又停在了一个暧昧的距离。他微微昂起下巴,嘴边笑意八分讥讽三分两分凉薄二分之一分温柔二分之一分揶揄,嗓音沙哑:“难道你不就是想要这样吗?”

  他的手握住她的黑发把玩了下,“小把戏,耍一次就够了,宝——”李寒山话音卡住,始终难以迈过这如同珠穆朗玛峰的一关,临时改口,“包括现在,你不也想勾引我吗?太嫩了,小朋友。”

  李寒山正想继续油腻下去,却陡然听见手机震动了一声。

  他拿出手机,只见讨论组炸开了。

  [崩撤卖溜(3)]

  粥粥粥:别别别继续了!!!

  行就行不行算球:@寒山停停停!出大问题!

  粥粥粥:阿行朋友发截图了!!

  粥粥粥:妈的快跑!!!

  行就行不行算球:【截图】

  李寒山点开截图,只见是孟娇娇的朋友圈,发表时间是五分钟前。

  [在逃迪士尼干饭人:今日大无语事件【心碎】uu们我的crush是海王,呜呜呜,他居然是海王,我哭死。雨不会一直下,我以为我的头会【流泪】这不是我的快乐星球了【心碎】srds,本公主跟有个大病似的牛马,海王夺笋呐,但我好上头【委屈】我一把子冲了,诶!我不动心,我就是玩儿【蝴蝶结】]

  李寒山:“……”

  他默默拉开了距离,默默地收起了手机,默默地开始实行计划式崩溃。在计划中,有序且克制并且有限度的崩溃。

  作者有话要说:孟娇娇:海王yyds!

  昨天心情不好,预定的航班取消了三次,宠物托运证件又花了一大笔钱,评论区还一片吵架乱象,所以心烦意乱写不出来东西。不好意思。今天写了六千,把昨天的更新补上了。希望评论区别再吵架了,这件事就此揭过,希望能看到更多认真聊剧情的小读者。

  感谢在2021-08-2023:58:59~2021-08-2223:52:2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教你做人,帮你上坟、21700481、故渊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稚予.100瓶;春野月光50瓶;真的最后一章了、rofd40瓶;「」、俗话30瓶;1111129瓶;古色、一曲清酒ゞ、咩咩咩咩25瓶;绚斗。22瓶;54620926、留一刀、披着狼皮的喵星人、永远的幸运e、、38332924、有妖气20瓶;太太求更新???18瓶;咸柑橘月饼17瓶;撒币来自撒哈拉16瓶;学霸15瓶;光之崽种14瓶;2494126911瓶;别睡啦起来嗨、petrichor、薄薄猪肉脯、怪兽l、睢竹、洛丧、我的天哪10瓶;达西先生、拾十年光8瓶;是酱紫啊、温柔还爱笑5瓶;金币、kidyuan4瓶;海岛小百合、杏仁儿、chenzhi3瓶;梦灼央央、闵suga小馒宝宝2瓶;南岸、miapropherola、嗷嗷嗷、黎晓、大润发十年杀鱼工、向生活鼓掌、粥粥、云止听舟、意蔓蔓、很简单、梦里不知身是客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手机用户请浏览八六中文网()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