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第 5 章_管管穿书,救救男主!
米读小说 > 管管穿书,救救男主! > 5、第 5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5、第 5 章

  天才一秒记住·八六中文网()

  周如曜搭着顾之行的肩膀,也看向了宋娇娇。

  宋娇娇对面前的场景感到困惑,她隐约感觉到他们似乎等着她说些什么,可她却怎么也找不到答案。

  空气似乎安静了几秒,顾之行面色不变,视线转到周如曜身上。

  周如曜伸手轻拍了下顾之行,随后又伸出另一只手朝向宋娇娇。

  宋娇娇下意识后退半步,却见周如曜用两只手点在自己的嘴角。

  她惊慌地抬头,看见他笑容灿烂,话音十分轻快地道:“既然是队友了,听队长说笑话怎么不笑啊。”

  宋娇娇“呃”了声。

  周如曜的手指微微用力,像是闹着玩似的将她嘴角抬起来,认真的话里又带着揶揄,“是不是听了别人讲笑话总是笑不出来呢?这样会显得非常没礼貌哦,合格的人应该把嘴张开露出笑容,来,试一试吧!”

  他松开了手。

  宋娇娇嘴唇颤动了小,不知为何觉得有些惊慌,却也扯着嘴唇看向顾之行,最后咧嘴咧出一个笑,“哈哈哈哈哈哈……刚刚、刚没反应过来哈哈哈……”

  随后,她看见顾之行似乎十分满意似的点点头,黑眸含了点笑意,疏离冷漠的气质也柔和了些。

  宋娇娇嘴巴动了下,想搭话,“顾学——”

  “打球打得好累啊,我们俩也去休息了,你还想打球的话等我们休息完吧。”周如曜突然长叹一口气,把身子弯得跟个小老头似的,满脸疲惫,“你们高一的还真是活力啊,我们比不上了。”

  宋娇娇话被打断,却也只道:“好的,我等你们。”

  顾之行颇有些热,捏着棒球帽一面扇风一面跟着周如曜走向休息区。

  两人刚坐下,周如曜就道:“你刚刚说有人看你?”

  “应该是错觉吧。”顾之行拧开瓶盖喝了口水,黑眸散漫,“或者是那些女生吧。”

  “倒也是,除了宋娇娇外应该也没有其他女主在——”周如曜话音顿住,挠了下脑袋,突然从怀里掏出个本子开始翻,“不对,好像有个运动系。”

  顾之行冷眼看着他,“你还真是随时随地带着你这破本子。”

  “这你吗是破本子吗,这是你的生死簿。”周如曜义正言辞地纠正,手下动作不停。没多时,他视线停在某一页,神色逐渐从认真变成了茫然,“啊,啊这……”

  “看到什么了。”顾之行伸手去夺,“他妈给我看看,怎么跟藏小.黄书一样,唉!给我看看!”

  周如曜三下五除二按住她的手,脸都快埋在本子里了,看了眼顾之行。

  顾之行:“……你又开始了是吧?”

  周如曜开始声情并茂地朗诵:“林荫明明只是个贫困资优生,却美得傲气明艳,凭借着出色的垒球技术在盛怀中学里被誉为垒球部玫瑰。盛怀中学里多少人觊觎玫瑰,可谁也不敢轻举妄动。因为他们看过那张照片,照片里,冷漠疏离的俊美男生将她按在限量跑车上吻,校服松散,姿态桀骜。林荫生性要强,她不知道,自己挑衅顾之行的行为竟是画地为牢。她成为了顾之行的掌中玫瑰、心尖宠、金丝雀,前提是“顾之行的”。排雷顾之行病娇疯批美人强取豪夺爱而不得但是本文he”

  顾之行:“……所以我怎么疯了?”

  周如曜:“强吻、告白、逼她交往、时常冷眸暗沉露出阴戾笑意眼睛发红声音嘶哑。”

  顾之行:“比起疯像是面部神经失调。”

  周如曜:“对了,你还——”

  周如曜站起身,沉浸在本子里一样,抑扬顿挫表情投入,“你冷眸暗沉,嘴角勾出一个阴戾的笑意,眼睛发红,声音嘶哑地说:荫荫,这次李寒山没了一条腿。但下次,你再接近他,我不知道他还会失去什么。”

  顾之行:“……?”

  顾之行感慨,“他家人竟然还没报复我。”

  周如曜道:“因为你吃醋把人家搞破产了。”

  顾之行:“……”

  那我本事还蛮大的。

  清风吹过,树叶哗哗作响。

  顾之行长长呼出一口气,接着就开始打哈欠,“你是怀疑刚刚看我的是林荫?”

  “也不算吧,感觉不可能这么巧。”周如曜揉了揉有点犯困的眼睛,道:“只是觉得情节还挺像,梦里好像也是说她在棒球场上挑衅你。”

  听到这里,顾之行倒是生了点兴趣,抬起眼皮扫了一圈。

  没多时,她便用肩膀撞了下周如曜,“喏,那是不是垒球场?”

  周如曜看过去,远处的一处场地堆积着堡垒,但在各处的细节上似乎又和棒球场有所区分。

  垒球运动从棒球运动中发展演变而来,但棒球运动只能由男性参与,而垒球则相反。垒球与棒球的器材规则都十分相似,却又有细微的区别。

  比起棒球场上的萧瑟,垒球场似乎热闹了不少,不少女生穿着训练服在打球。

  周如曜扫了一圈,“你找到那什么玫瑰了吗?”

  顾之行摇头,“没,脸都看不清。”

  周如曜有些无聊地活动了身体,起身,“那估计她应该不在,走,打球去。”

  他伸手,拉起顾之行。

  顾之行叹了口气,弯腰理了下衣服上的灰尘和褶皱。

  她刚准备直起身,却率先看到一双鞋停留在眼前。

  顾之行抬头,面前的人并不高,运动服紧贴着前凸后翘的身材,戴着一顶垒球头盔,铁丝框架模糊了她的面容。

  周如曜蹙眉,“你是哪位?”

  顾之行没说话,只是看着她。

  “我是垒球部的投手。”

  女生话音抬高,略显尖细的声音使得她显出几分傲气来。

  顾之行薄唇微动,正想说话,却见她陡然摘下了头盔,一头黑发顺势垂落,露出了一张明艳漂亮的面容,“我叫林荫。”

  风又吹过,她用手指梳理着自己浓密的黑发,漂亮的脸上含了点嘲讽,“你们棒球部的也不怎么样么。”

  周如曜感觉活见鬼了,这些人怎么看见他们玩什么就猜他们什么部的。

  “请问,发生什么事情了?”

  不远处见状不对的宋娇娇走了过来,小心地看向几人。

  林荫自信又张扬地伸出手指指向顾之行,“喂,就是你,刚好我看你们棒球社的不爽很久了,我从小就喜欢棒球,但凭什么只有男的才能打棒球,女生却只能打垒球。刚好今天碰到了,我就直说吧,我代表垒球部向你们棒球部宣战。”

  她愈发显得志得意满,语气也更高昂了,“我要挑战你们,我会找够队友,你们也自己准备好,然后让我们在赛场上一决胜负吧。”

  林荫话音落下,心脏跳动的速度却快了些,但她仍然抬高了脑袋。

  她确实心生这种想法很久了,但今天才鼓起勇气,因为顾之行看起来实在太出挑了。他只是穿着棒球服站在那里,似乎便如寒松立山。这让她即因此感到心动,也让她油然生出一种不甘心来。

  林荫要打败他,要证明,她可以比男性做得更好。

  林荫见他不说话,便没忍住冷笑道:“怎么了,你要是怕时间不够,可以你来定——”

  下一秒,她的话被打断。

  顾之行道:“就现在吧。”

  林荫愣住,“什么?现在人还——”

  顾之行神情淡漠,“你跟我单挑。”

  林荫再次愣住,但这次,她却感觉到自己的热血沸腾了起来。

  于是林荫眯起眼睛,笑了起来,神情轻蔑,“好。”

  两分钟后,两人站到了棒球场上。

  林荫冷冷地道:“说规则吧。”

  顾之行也冷冷地道:“我扔,你接。”

  林荫:“……什么?”

  即便垒球和棒球规则有很多区别,但她百分百确定,规则不至于如同小孩子玩的抛接球这般简单。这人,明显是在戏弄她。

  林荫瞪着眼睛,狠狠看着顾之行,却看见顾之行黑眸认真,神情冷静。她突然有些动摇了。

  林荫抿了下嘴巴,最终颇有些咬牙切齿地道:“我知道了。”

  她平复心情,脚尖绷紧,做出来了一个标准又漂亮的投球姿势:“我准备好了。”

  李寒山扫了眼课本,随便划下一行划下一行重点,便有些没心思听课了。

  高中范围的课程于他来说实在没有太费心的必要。

  正有些轻微走神,却陡然听见玻璃被敲击的声音。

  李寒山转头,只看见是教导主任站在窗边,这会儿推开了窗问话,“顾之行跟周如曜呢,不在上课?”

  李寒山道:“上节课他们不舒服去医务室。”

  “啧。”教导主任并不满意这个回答,皱眉道:“那李同学那麻烦等你下课时去找找他们,然后把他们带到办公室。”

  李寒山挑眉,“好。”

  没多时,下了课,李寒山离开教室。

  他找到顾之行并没花多大力气,他们本来就是为了打篮球,先去篮球场问了一圈差不多就知道位置了。

  进到棒球场时,李寒山还感觉有些久违,他有段时间没打过棒球了。

  李寒山扫了一圈,很快找到了顾之行,似乎在打球。

  他走近了些,然后只看见顾之行和一个女生面对面,重复着扔球接球的动作,似乎玩得很开心的样子。

  李寒山:“……”

  这些人到底在棒球场上干什么,在玩抛接球吗?

  李寒山克制着内心对于这滑稽场面的困惑,走到顾之行身边,喊了一声,“顾同学,刚刚——”他话音顿住。

  顾之行回头,扛着棒球棒,显得像个经历了激烈运动的棒球选手似的气喘吁吁。

  明明只是在玩抛接球吧。

  李寒山微笑:“……你没事吧?”

  顾之行摘下棒球帽开始扇风,几滴汗水沾染睫毛,白皙的面容潮红。

  然后李寒山看见他摘下帽子指向对面的女生,冷冷地回答道:“我在接受她的挑战,我们还没决出胜负,等一下。”

  抛接球,还要决胜负?

  李寒山:“……”

  这么喜欢扔球的话为什么不去玩沙包。

  手机用户请浏览八六中文网()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