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第 51 章_管管穿书,救救男主!
米读小说 > 管管穿书,救救男主! > 51、第 51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51、第 51 章

  天才一秒记住·八六中文网()

  李寒山尚未反应过来,只听见电话中周如曜的声音响起来,周如曜道:“我没事了,暂时的。”

  李寒山听出了不寻常,“也就是你之后还会变成另一个周如曜?他做的事情你有记忆还是阿行告诉你的。”

  “我有记忆。”周如曜给出了肯定的回答,语气显得有些烦闷,“我不知道该说是灵魂还是意识人格,总而言之他做的事情我全部能记忆能感受,但是我没办法占据身体的主动权。”

  顾之行的语气略显担忧,“现在是他睡着了,所以你能占据身体吗?”

  “很难说,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我只是感觉他在某个时刻对身体的掌控力变低了。”周如曜顿了下,又道:“而且我发现我还能看到这个周如曜的记忆,就是很自然而然地存在在脑中。”

  他说着,声音低下去了,显得很痛苦,“他的记忆太恶心了,我起鸡皮疙瘩了。”

  方才有些僵硬的气氛因为他这话瞬间轻松了不少,仿佛现在仍是同以前一样略带无奈又忍不住插科打诨的“开会”时间。

  顾之行笑了声,道:“细说。”

  李寒山也叹了口气,“我们赶紧趁着现在分析一下另一个周如曜的记忆吧。”

  “停,你能不能不要叫他另一个周如曜。”周如曜话音带上了点抱怨,“感觉连带我本人都被侮辱了!”

  顾之行表示了赞同,并且义正辞严地道:“尊重,respact!主要是我会反应过来。”

  李寒山想了下,道:“那就用周如曜和周如曜副本区分吧?”

  “周如曜副本名字太长了。”周如曜开始鸡蛋挑骨头,又道:“我觉得周如曜和周曜吧,用我的曾用名表示我对他本人的不屑!”

  “撕碎、伤口可还行。”顾之行顿了下,淡漠的话音里突然压低了,“我有一个绝妙的命名办法。”

  周如曜一如既往地捧场,仿佛能在现场看见他黑眸闪闪发光,“什么?”

  李寒山没说话,直觉多半又是个馊主意。

  顾之行:“为什么不直接叫他点p?”

  周如曜:“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李寒山:“……”

  李寒山受到了精神上的冲击,因为他竟然觉得这个名字居然确实如顾之行所说,无比的绝妙。动点p,一个并不美妙的变量,并且无法预测轨迹,包含动点p的图形,解题难度直接上升一个等级。现在用在此处,毫无违和,无比合适。

  而这个命名,数学最好的他居然没有想到。李寒山恍惚了,小时候无意瞥了几眼的肥皂剧经典台词“你学习好有什么用还不是要给小学初中毕业的大老板打工?”在脑中响起。

  或许,这句台词是真的吗?

  李寒山的大脑在宇宙里游荡了一圈后回归现实,他找到了自己的声音,道:“好,那就点p”

  “你对点p的记忆内容有什么印象深刻的地方吗?”李寒山接着又问道,“你们之间经历的事情相同吗?”

  顾之行问道:“你是觉得这个是平行世界的他?”

  李寒山点头,“我怀疑是,即便先知道他是小说男主,但其实我们从一开始到现在都没有确定。现在也是一个好机会。”

  周如曜在电话那头“emmmm”了很久,回答道:“他的记忆很零碎,我不知道是不是他本人的记忆就那样,但从零碎的记忆里看都大部分相同。”

  “零碎?”顾之行有些疑惑,“怎么个零碎法?”

  李寒山思考了下,回答道:“我猜或许是只有片段吧?”

  周如曜对他的回答给予了否定的回答:“不,是很难说的。”

  李寒山:“你大体说下吧?”

  顾之行:“我听不懂,如曜。”

  周如曜:“就是我明明能清楚地记得点p抓周这种小事,但是却记不住很多大事。”

  顾之行:“也许是点p不在意。”

  李寒山:“我觉得有点不合理,我需要更多信息。”

  周如曜:“点p能记得的是什么,是幼儿园我妈接他跟周玦没接他,是他过生日没人陪他,是他跟父母吵架,还有就是关于关明月的一切。比如他有时多么想关明月,比如有时候他看到关明月的心理活动,再比如他发誓必须得到关明月之类的……对了,你们知道吗,他记忆里幼儿园父母少接一个的画面是灰色的,并且还有下雨的滤镜。记忆里百分之四十苦大仇深,百分之六十好爱关明月。”

  李寒山:“……”

  顾之行:“……”

  李寒山想了很久,冷静地回答:“你好,这不是奇怪,这是男主。”

  周如曜:“啊???”

  顾之行沉默了几秒,道:“你说的这些,不就是构成男主的元素么?从娘胎里出来就是深沉抑郁的,经历了悲惨身世,抑郁变成阴郁,最后对某某一见钟情随后强取豪夺。”

  李寒山总结道:“从我们经历的故事来看,我们觉得重要的大事并不重要,有关于女主的事情以及爱女主比较重要。”

  周如曜也沉默了,他垂死挣扎,“可是点p跟我是一个家庭处境,我妈虽然疯批一点但是也出国好多年了,这怎么能让他就苦大仇深啊?”

  顾之行的声音缓慢又坚定:“这不就有了幼儿园少接了一个的事情催促你苦大仇深吗?”

  周如曜:“……”

  周如曜崩溃了,“就这?就这我就黑化了?不是,我他妈???”

  顾之行道:“所以——”

  周如曜低呼了一声,“草啊——”

  李寒山微微倾斜了下手机,“怎么了?”

  顾之行也担忧地抿了抿嘴。

  周如曜似乎在咬着牙关,说话的声音又闷又轻,“感觉他要醒了,我的意识有点不清楚了。”

  “我们也知道不少信息了。”李寒山呼出一口气,“我跟阿行会聊一下怎么让他离开的。”

  “我觉得多半还是跟幼儿园的记忆有关。”顾之行想起了什么,又说:“我们定个暗号吧,你在本家时我让周玦问你,在学校时我们问你,这样你变回来了我们赶紧见面。”

  周如曜“嗯”了声,道:“就定我们之前那个吧?”

  顾之行应声,“行。”

  李寒山一头雾水:“你们的暗号是什么?”

  顾之行:“有去清复明的膏药吗?”

  李寒山:“……什么?”

  周如曜:“有,你是……地振高冈,一派溪山千古秀!”

  顾之行:“门朝大海,三河合水万年流。”

  李寒山:“……”

  你们直接照抄鹿鼎记台词是吧?

  李寒山语塞。

  他们对完暗号没多时,周如曜便已经挂了,挂电话时声音几乎只是气声了,听得出来对方已经十分疲惫了。

  周如曜挂了,但顾之行与李寒山并没有,他们还要讨论怎么对付点p的方法。

  顾之行道:“你有什么头绪吗?我在想,解决点p是不是需要明月的帮助。毕竟点p的执念是关明月。”

  李寒山起身走了几步,垂眸想了下,又道:“我觉得不一定,因为周如曜提到过,点p幼儿园的记忆。我的想法是,是不是这个节点促使他的性格发生变化,而且这件事是他的心结。我倾向于用先根据以往的经验,试着解决他的诉求。毕竟考虑到点p的性格,如果让关明月直接拒绝或许会让他变得更具有攻击性和危险性。”

  顾之行:“直接从舔狗变成疯狗可还行。”

  “所以你是觉得我们需要化解他的心结?”顾之行坐到了沙发上,两条腿搭在沙发背上,“我虽然不觉得不行,但是感觉很慢。我想让如曜尽快回来。”

  李寒山道:“不用这么担心,至少现在可以确定周如曜本人是没事的,只是我们现在需要面对一个陌生的周如曜罢了。”

  “不是担心,是不习惯。”顾之行想了下,道:“我从小至今至交不多,如曜阿玦,再加上一个你也就三个人。”

  李寒山微怔,他印象里顾之行是甚少表明自我的人,现在这样的表述多少使得他有些惊讶。意外之余,也不禁感到有些感动。

  李寒山道:“嗯,我会尽快想办法的。”

  他说完话,只听见听筒里传来震动声,他问道:“发生什么了?”

  “我刚刚把暗号发给阿玦,让阿玦见到点p就问他暗号。”顾之行似乎在打字,“他回信息说可以。”

  李寒山点头,又道:“那我先挂了,我去洗个澡,回来再想办法吧。”

  顾之行表明知道了,挂了电话。

  李寒山将手机放到一边洗了个澡,热水水流浇在身上洗去了一些疲惫,他站在热水下却又想起刚刚顾之行的话。

  说实话,他还是有些意外,并且开始思考于顾之行这个人。

  李寒山意识到顾之行在他的印象中,有一点特质是至今没有改变的:极少表明自我。

  大部分时候,顾之行只是谈及自我,却很少对自我进行深入的剖析和解释。

  这是隐藏自我人格与意识的一种表现,而这种表现,通常是在酝酿一场阴谋中的人会做的事。可是回想起来,顾之行坚持一直如此表现显然也不像是酝酿一场铺垫过长的阴谋,那么这就指向了另一个答案:隐藏自我。

  顾之行有事瞒着他们,并且这件事促使着顾之行淡化自我以远离话题中心。简而言之,顾之行在深入了解他们,他们却只能感受到顾之行所表现出来的形象与意识。

  这太不合理了。

  李寒山有些惊心于自己居然现在才开始在乎这个一直存在的使人觉得怪异的问题。

  他关掉热水,拿出浴巾擦了擦头,结束了洗浴。

  李寒山带着周遭的水蒸气离开浴室,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走向客厅,还没走进手机便听到剧烈的震动声。

  阿行那边又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李寒山有些奇怪,快步走过去拿起手机一看,只看到几条信息。

  [行哥行行好:针对如曜的事情,我又拉一个阿玦和我们的讨论组。]

  他打开界面一看,确实看到一个新的讨论组,还未说话又看到几条新的消息。

  【求点p运行轨迹(3)】

  [zj:阿行,我刚刚看到周如曜起床上厕所,所以我跟他对了暗号]

  [行哥行行好:对出来了吗?]

  [zj:没有]

  [寒山:现在应该对不出来的,明天再试试?]

  [zj:哦]

  [zj:阿行,我还在继续对,他还是没答出来]

  [行哥行行好:暗号有这么长吗?]

  [寒山:不就是一句话吗?你对了多长时间啊?]

  [zj:半个小时]

  [zj:【视频】]

  李寒山点开视频看了眼。

  视频中,点p倒在泳池边,周玦用手抓着他的头发往游泳池里按。按了两分钟,提起来,一道声音响起:“有去清复明的膏药吗?”

  点p周如曜喊道:“我他妈杀咕噜咕噜咕噜咕噜咕噜——”

  他话没说完又被按进了泳池里。

  李寒山:“……???!??”

  李寒山沉默地放下了手机,后退了几步,转身走回了浴室。

  没几秒,水声响起。

  浴室里,一个少年的脑中只有一个圆,以及一个动点p在疯狂的旋转。

  作者有话要说:阿玦:来对暗号

  好消息,我签合同啦,过几天就能去新家啦!

  感谢在2021-09-0400:35:32~2021-09-0619:48:1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北山有麓、x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薛二羊羊羊、x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君辞2个;人間的我還愛妳?、教你做人,帮你上坟、53903772、46725219、x、小青溪、糖龄、gardez-vous、47037484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恃宠而娇100瓶;猫冬69瓶;ssr60瓶;古古34瓶;每天都在想中午吃啥、小乱、光之崽种、吃兔子的鱼30瓶;cilly青丘萝25瓶;green、kaka、3377755420瓶;橙子的橙子16瓶;3503503812瓶;教你做人,帮你上坟、十七、qt、少女时代最可爱、小娜娜、太太全all好不好、小鱼干没了、28920505、想休息10瓶;50886568、朱古力8瓶;wyl无语了6瓶;姐姐、星河韬韬、青猫、秦鱼、disclosure、晏枳、给我一个高质量好名字、幽梦5瓶;云玥4瓶;bbibbi、来瓶儿橙味汽水叭、追月人、53788452、wwww3瓶;哦卖嘎der2瓶;-moona、逾渊鱼、夏彦今天求婚了吗、六元老婆、常俊、噠宰賽高、绿江的千层套路、47037484、沈时暻、云止听舟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手机用户请浏览八六中文网()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