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番外一如果那年(1)_失忆后我把渣攻当替身
米读小说 > 失忆后我把渣攻当替身 > 第56章 番外一如果那年(1)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56章 番外一如果那年(1)

  [笔迷楼]

  “叮铃铃铃——”

  一阵清脆的闹钟声划破了晨光,也将床上的人从漫长的梦境中唤回。

  谢沉猛地惊醒,从床上坐起来环视了一圈四周,房间的布局还是他熟悉的样子,蓝色的床帘前放着书桌,桌角整齐地搁着几本曲谱,还有他写歌词的本子,桌面上摊开了一本高中数学,微风吹动纸页哗啦啦地前后翻动着,椅背上斜斜地挂着一个黑色的书包。

  果然,一切都只是梦而已,他还是一个高一的学生,并没有成为万众瞩目的大明星,更没有什么……男朋友。

  谢沉的眉间微蹙,这个梦实在是太过真实了些,好像他真的在另一个维度度过了十年的人生。梦里他和隔壁班追他的那个男生在一起了,准确地说,是宋钦扬坚持不懈地喜欢了他八年才交往的,宋钦扬开了一家公司,他成了一个歌手,还为了宋钦扬事业的发展回国。

  想到这里,谢沉摇了摇头,这实在不像是他会做出来的事。

  梦里他们在一起后,似乎还有点甜蜜,连触感都隐约残留着,十指交握时手心穿来的热度,他抚摸过宋钦扬发丝的柔软,亲吻时的气息交融……

  他忽然惊醒,把思绪迅速扯回来,脸上的表情很不自在,他为什么会梦到这些?

  再往后就是噩梦了,有一天,宋钦扬忽然不要他了,对他超级冷淡疏远,他能清楚地感觉到梦里自己的恐慌,宋钦扬离开他之后那种撕心裂肺的绝望,即使醒来之后还让人后背发凉。

  他今天真的很奇怪。

  城市的另一角,宋钦扬从床上爬起来,迷迷糊糊地去洗手间刷牙。

  他叼着牙刷看向镜子,他的头发天然卷得很明显,一旦睡觉压着了就容易乱,偏偏他睡相又不老实。宋钦扬吐掉嘴里的泡泡,湿水对着翘起来的一簇头发压了好几遍。

  等洗漱完,他换上学校的衬衫制服,拿书包时瞥见桌子上放的一个盒子,是一盒巧克力,包装十分精美,做成了一个个小抽屉的样式,每一个里面都是不同形状和口味的巧克力。

  这是他前几天托人从意大利带的,是为了……送给谢沉?

  宋钦扬感觉今天起床后,自己的大脑似乎有点迟钝,可能是昨晚做了一晚上梦太疲惫了。但是梦的具体内容他也没有印象,只记得和谢沉有关,他好像喜欢了谢沉很久很久,久到都有些累了。

  清醒了一下,他终于想起今天是五月二十号,少年少女们总对这种浪漫的日子有种执着,学校里流行在这一天送喜欢的人巧克力表白,大胆一点的会当面交给对方,大部分人还是怀着忐忑的心情偷偷地塞进喜欢的人桌子抽屉里。

  同学们也会在早上看谁桌子里塞了巧克力,一起八卦地起哄。

  所以这是他专门准备了给谢沉的,宋钦扬盯着盒子上精致的花纹想,他从入学不久对谢沉一见钟情,到现在已经追了对方半年多,而谢沉每次都是拒绝,没有给过他哪怕一个眼神的回应。

  难道他要一直这样坚持个十年八年么?他第一次产生了犹豫,好像这个梦醒来之后,他的心境不知不觉间发生了变化。

  总之今天巧克力就先不送了吧,宋钦扬决定。反正谢沉本来就不爱吃甜的,也不可能会收。

  但这么大一盒巧克力他自己也吃不完,干脆拿到学校去和同学们分一下好了。

  六班和七班的教室是挨着的,谢沉早上从后门进班里的时候,正巧碰见宋钦扬从不远处快步走来,乖乖地背着双肩书包,一头深棕色的小卷毛格外引人注目,仔细看旁边还有一小撮微微翘着。

  他记得很多次宋钦扬都和他同一时间进教室,肯定不是巧合,而是宋钦扬掐着点和他偶遇的。

  谢沉注意到宋钦扬手里提着的盒子,显然是一盒巧克力,今天这个日子,毫无疑问是拿来送他的。他心想这也太大盒了吧,搞这么夸张,谁能吃完?还有这个华丽的包装,贴着烫金立体的玫瑰和蝴蝶,估计只有女生会喜欢。

  这样想着,他却不由自主地转身又慢慢地走出了门,他觉得自己肯定是怕宋钦扬在他们班公开送巧克力,引起轩然大波,还不如让他在门口送完。

  宋钦扬终于走到了六班前门,正巧撞见谢沉从七班后门出来,惊喜地挥手打招呼:“谢沉,早上好。”

  说完又觉得这动作有点傻,赶紧把手收回来,可笑意还挂在脸上止不住往外冒。

  谢沉看着他笑得弯了起来的眼睛,像一片澄净的湖泊,早晨的太阳照在他脸上,给他整个人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光晕,唇边的笑却比阳光还灿烂。让谢沉忽然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梦醒后堵在胸腔里的一股烦躁感也消散了。

  宋钦扬本来以为谢沉会像往常一样,淡淡地扫他一眼就走,没想到谢沉却站定了,看着他道:“早。”

  不管看多少次,他都觉得谢沉穿着校服迎着光的样子好看得要命,可他多看了好几眼,谢沉都没有要挪步的意思,好像在等什么?

  他们就这么在教室门口对视了一会儿,宋钦扬觉得五月的空气似乎也开始变得有些热,抬起手指了指教室门:“那……我先进去了?”

  他说完好像看见谢沉的眼神凝滞了一秒,然后立即恢复面无表情,对他点了点头。在他转身的时候,又听见身后谢沉清冷的声线响起:“头发。”

  宋钦扬回过头,不解地问:“什么?”

  谢沉指了一下他的耳旁:“头发翘起来了。”

  宋钦扬腾地一下感觉脸烫了起来,慌忙伸手把发梢往下压,可那缕卷着弧度的头发看着软,实际很固执,他压了几次才收敛起来。

  而谢沉就这么站在门口盯着他,他飞快地说了句“谢谢”,逃跑似的转身走了。

  谢沉从背后看到他泛红的耳廓,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眼里漾起的一丝笑意。

  走进教室里,钟尧一看见他就问:“哎,小羊,你脸怎么这么红?”

  宋钦扬更不好意思了,用手背探了一下脸颊,搪塞道:“走得急有点热。”

  钟尧大大咧咧地也没多问:“赶快把作业拿出来给我抄抄。”

  “高中不比初中的时候那么没有压力了,你还是要自己写。”

  宋钦扬虽然认真说着这句话,还是把练习册掏出来递给了他。

  “钦扬哥哥,我爱你。”钟尧掐着嗓子,听得宋钦扬一脸嫌弃,这时钟尧发现了他拿的盒子,“哦呦,巧克力啊,这么高端,给我吃一块?”

  钟尧是开玩笑逗他,他猜也知道这是宋钦扬专门要送姓谢的,虽然大概率也是被原路返还,谁知却听见宋钦扬回答:“好啊。”

  说着宋钦扬还直接拉开了盒子上的抽屉,让他挑。

  “真的?”钟尧愣了,“我拿一块就不完整了,你怎么送啊?”

  宋钦扬抿唇笑了笑:“没打算送。”

  “你不准备把这送谢沉,顺便再表个白?”钟尧更加疑惑。

  宋钦扬摇头。

  “你是谁?你不是我认识的宋小羊。”钟尧诧异地晃着他的肩膀,“你被魂穿了吧?”

  宋钦扬拍掉他的爪子:“你到底吃不吃?”

  “吃吃吃,”美食面前钟尧也不再纠结这么多,捏了块点星星形状的塞进嘴里,“我靠真好吃,再来一块。”

  宋钦扬伸手去抽屉里拿书,却碰到了个硬壳子,他拿出来看,也是一盒进口巧克力。

  钟尧吃着巧克力扭过头来,眼里冒着八卦的光:“我一来就发现了!你快拆开看看!”

  宋钦扬小心地把包装拆了,里面夹着一张卡片,上面用花体字写了一首英文的情诗,他捏着卡片疑惑地眨了眨眼。

  “怎么连个署名也没有,”钟尧把脑袋凑过来,“你有线索可能是谁没?”

  “没有,现在没有人在追我啊。”宋钦扬摇了摇头。

  “看这个字这么漂亮,肯定是一个大美女,要我说你别在谢沉这棵树上吊死了,考虑下送你巧克力的人呗?”

  宋钦扬还是摇头:“那也没这么快吧。”

  钟尧再次愣住,这还是第一次他撺掇宋钦扬放弃,宋钦扬没有坚定地拒绝,说明有戏,宋钦扬昨天晚上究竟经历了什么?是被雷劈醒了吗?

  谢沉在桌前坐下,把书包往抽屉里塞,一下被堵着没塞进去,他把里面的巧克力盒和情书往旁边扫了扫,才放进了包。

  他一下又想到宋钦扬刚才在教室门口红着脸说不出话的模样,连个巧克力都不好意思当面给,也不知道准备什么时候偷偷过来放。

  第一个课间,他去开水房接了杯水,回来后课桌里仍然没什么变化。

  第二个课间,他去楼下小超市买了根红笔,回来抽屉里多了封情书,依旧没有宋钦扬的那个巧克力盒子。

  谢沉又皱着眉头扫了一眼,也是,他桌子里这么满,宋钦扬就算想放也塞不进来,他把里面的几盒巧克力拿出来,放进了教室后的柜子里,空出了好大一块空间。然后他动作顿住,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第三节他们班是体育课,他觉得宋钦扬毫无疑问会选择在这个时间行动,回来时做好了看到巧克力的准备,然而,空空如也。

  直到午休,都没有一点动静,谢沉抿起唇角,心说胆子要不要这么小啊。

  中午在食堂时,谢沉远远地又看到了宋钦扬的头发,别说在人群里还真的很显眼,已经梳理整齐了,柔顺地打着卷卷的弧度。

  然而很快又被弄乱了,钟尧不知从什么地方钻出来,一把摸上宋钦扬的后脑勺狂揉了几下,然后被宋钦扬追着揍,等俩人消停了又说笑起来,钟尧大大咧咧地把胳膊搭在宋钦扬肩上,说到起劲还收紧了勾宋钦扬的脖子。

  谢沉在后面看着宋钦扬一头小卷毛在钟尧的臂弯里晃来晃去,莫名觉得很不舒服。

  宋钦扬被钟尧锁着脖子,快晃成了脑震荡,笑着说:“行了行了,我认输,今天我帮你值日好吧。”

  这时旁边忽然响起了一个冷冷的声音:“借过。”

  宋钦扬猛地转头,看到谢沉排在了他们旁边的一队。

  钟尧也放开了他,冲谢沉挑了挑眉:“呦,校草也来食堂吃饭啊,我还以为你今天吃别人送的巧克力就能吃饱呢。”

  谢沉直接没搭理他,宋钦扬知道钟尧这人没事就喜欢对谢沉嘴贱两句,伸胳膊撞了撞他,钟尧这才把脸扭回来,宋钦扬却又飞快地回头偷瞄了谢沉一眼。

  他们两队正巧一起排到了窗口,钟尧顺着谢沉的视线瞥过去,看他看哪道菜,立刻跟阿姨说:“我要土豆烧牛腩,两份。”

  阿姨舀了两勺,牛腩立刻见底了。

  “你吃那么多干嘛?”宋钦扬问道。

  钟尧撇嘴:“我乐意。”

  谢沉很无语地换了个菜,在食堂桌子前坐下后,忽然有份土豆烧牛腩被放在他面前。

  他抬起头看见宋钦扬端着托盘站在桌边,对着他抱歉地笑笑:“钟尧这人就喜欢没事找事,这个给你。”

  宋钦扬本来送完菜就想走的,却看见谢沉推着托盘往里面挪了挪,他一愣,谢沉这是在邀请他一起坐吗?

  将信将疑地坐下后,谢沉从自己的托盘里拿起盛着糖醋鱼的碗,在他面前一放。

  宋钦扬连忙摇头:“不用,不用还我的。”

  “我不爱吃甜的菜。”谢沉道。

  “这样啊,”宋钦扬放心地夹起来一块,冲他弯起眼睛笑了笑,“没事,我喜欢。”

  他总觉得今天谢沉对他的话特别多,这还是他们第一次坐在一起吃饭,宋钦扬心情有点激动,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垂着眼帘默默吃鱼。

  这时候他们对面响起了一阵起哄声,宋钦扬抬头看见原来是前面的一桌有人表白,男生捧着花和巧克力,女生红透了脸,旁边的同学全在起哄在一起,最后女生被男生牵着手走了。

  真甜蜜啊,他面带微笑地收回视线,发现谢沉正侧着头看他。

  宋钦扬笑容一滞,试探着问:“怎么了?”

  谢沉又看了他两秒,才神色略显不自然地开口:“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宋钦扬疑惑地眨眼,忽然明白过来:“啊,忘记买喝的了,我帮你带。”

  说完他三步并作两步去了卖饮料的窗口,心想谢沉肯定是渴了,他堵在外面出不去又不好意思提。

  看着放在自己面前的一杯绿豆沙,谢沉抿了抿唇,心说宋钦扬还真能忍啊,反正剩半天就放学了,看他能憋到什么时候。

  宋钦扬还毫不知情地喝着杯子里的冰镇绿豆沙,内心雀跃地想,好像跟谢沉坐在一起,饮料都变得更甜了。

  午休结束后,班里的同学陆陆续续地回了教室,谢沉枕在手臂上闭目养神,几个女生从他身边经过,叽叽喳喳地聊天。

  “意大利的巧克力就是好吃啊,样子也超可爱。”

  “哇,谁送你的啊?”

  “不是送我,六班的宋钦扬给了我两块。”

  这个名字闯进耳朵里时,谢沉趴在桌子上的后背微不可闻地一僵,听到她们接着讨论。

  “是不是对你有意思啊?”

  “真不是,他在他们班分了巧克力,很大一盒,我刚好过去而已。”

  “这么大方,宋钦扬是那个头发自来卷的吗?我觉得他还挺帅的诶。”

  “是很帅,而且性格又温柔,一看就标准的好学生。”

  “其实比起咱班校草,我更喜欢这一型的,他有女朋友么?”

  “我觉得你该问他有没有男朋友……”

  后面的话她们走远听不真切了,谢沉坐起来,脸上神色有一丝复杂,难道那一盒巧克力宋钦扬本来就没打算送他?

  昨天的梦境再次在他脑海里涌现,宋钦扬目光炽热地说爱他,和冷淡地把他推开的画面交替出现,他感觉自己今天真的太不正常了,竟然会因为没收到一盒巧克力而隐隐不安。

  放学后因为钟尧要去足球队训练,宋钦扬留在教室替他值日,四周空无一人,只有扫地的沙沙声。忽然他听到有人推门,抬头发现居然是谢沉。

  谢沉依然没什么表情:“借一下你们班的白板擦。”

  “今天你们班是你值日啊,好巧。”宋钦扬惊喜道。

  “嗯。”

  宋钦扬拿了板擦给他,谢沉却没有立刻走,垂下眼睛扫过地上躺着的两张糖纸,上面印的图案和宋钦扬早上拿的盒子上是一样的。

  宋钦扬顺着他的视线看去,不明白为什么这两张纸让谢沉的气压瞬间低了一度,拿起扫帚把纸扫了,忽然听见谢沉问:

  “这个好吃么?”

  宋钦扬一愣:“好吃啊,我觉得朗姆松露和樱桃味的最好吃……”

  介绍到一半,宋钦扬忽然福至心灵:“你想吃吗?还有几块,我给你拿。”

  他打开巧克力盒上的几个格子,里面都空了,只剩下几块黑巧克力,因为造型普通没有被女生们挑走。

  宋钦扬有些尴尬地抓了抓头发:“不好意思,只剩这种。”

  谢沉说不上来是什么滋味,总之酸酸的,本来该说没事,他也没想要。

  说出口却变成了:“我就只能吃你送别人剩下的是不是?宋钦扬,你就是这样喜欢我的。”

  宋钦扬没想到他会这么在意,忙解释道:“不是,我本来是一整盒都打算送给你,可早上觉得有点夸张,你也不喜欢甜的,我怕你不收,又怕……”

  他抬眸看着谢沉墨黑色的眼睛,声音小了下去:“怕你觉得我缠你缠得太紧。”

  谢沉在心底哼了一声,这还叫缠得太紧,他在他身边转了一天,也没吃到一块宋钦扬给的巧克力。

  但宋钦扬这样说了之后,他心情神奇地开阔了起来,压在心里的郁闷都被吹散了。

  宋钦扬看他不说话,以为他生气了,默默把盒子关上。

  谢沉看见他一下黯淡了的目光,胸口像被戳了一下,打开格子拿出一块黑巧克力。

  “正好,我只喜欢这个味道。”

  宋钦扬听到这句话,眼神瞬间又亮了:“真的?太好了,这个太苦了,一块都没被拿走。”

  谢沉咬了一口,真够苦的,吃完了一块,在宋钦扬期待的目光中,只能又拿了一块。

  宋钦扬脸上的笑意越来越藏不住,谢沉心里也觉得好笑,怎么会有人从失落,一秒变得像充满了电一样开心。

  鬼使神差,他硬着头皮把几块巨苦的巧克力都吃完了。

  宋钦扬扔垃圾的时候,谢沉忽然瞥见他抽屉里露出了一半的另一个巧克力盒。

  “这也是给我的?”

  宋钦扬闻声疾步冲过来抓住了他的手腕,可已经晚了一步,谢沉打开了盖子,里面字迹优美的英文情诗展露在两个人的视线中。

  空气忽然凝固了一秒,宋钦扬耳朵发烫,小声说:“这是别人送给我的。”

  这也太巧了,刚好就被谢沉看到。

  谢沉想着谁喜欢宋钦扬,都和他没关系,心底燃起的一点小火苗却越烧越旺,仿佛有人在暗中盯着他的所有物一样不舒服。就像他们班那几个女生说的,他也能想到宋钦扬确实挺讨人喜欢,可知道是一回事,发现有人准备出手是另一回事。

  他回过神才发现自己为什么像把宋钦扬划进了自己的领地一般,是因为宋钦扬总在他身边转悠,让他习惯了,还是因为那个漫长的梦,给了他一种暗示,觉得他们未来一定会在一起。

  宋钦扬感觉谢沉整个人气压忽然下降,听见他问:“是谁?”

  “我也不知道,没有署名。”宋钦扬如实以告。

  谢沉的目光再次扫过卡片上的花体字,什么年代了,还写情诗,字还这么丑,怪不得不敢留名字。

  宋钦扬这才意识到他还抓着谢沉的手腕,脸上一热,触电般地收回了手。

  肌肤相贴的柔软转瞬即逝,连手腕上残留的温度都马上消散了,谢沉震惊地发现自己竟有一丝失落,好像不舍得宋钦扬松开他似的。

  他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请收藏本站:https://www.mdxs123.com。米读小说手机版:https://m.mdxs123.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